97小说 > 穿越小说 > 抱的大腿还是黑化了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翎儿,你吃错什么药了?
      

    &emsp;&emsp;锦衣冷面世无双,若博一笑,愿为此生再轮回。</a>

    &emsp;&emsp;楚白身为镇南侯府世子素有佳名,见过他的女子无不为他倾心。就是这样一个不染尘埃如在云端的人物,最后沦落为公主面首,如那傲雪寒梅,零落成泥碾作尘,引起了读者怜惜心疼。

    &emsp;&emsp;苏翎承认她是故意写得这么惨,以前的她,是个没感情的码字机器。

    &emsp;&emsp;当她挽着苏老太太的手赶到紫湘院的时候,看到楚白被打得不成人形了,后背以下小腿以上鲜血淋漓,洗的发白的青衫染红了一大片,他趴在长条板凳上,脸色苍白,却咬着牙不肯发出一丝声音,目光狠狠地盯着所有人,冰凉刺骨的目光扫过苏翎时,她忍不住打了寒颤。

    &emsp;&emsp;她忽然能理解读者们为什么会这么心疼他,那样一个不染尘埃的人物,却受过人世间最痛的苦。

    &emsp;&emsp;她赶紧收回目光,深吸一口气。

    &emsp;&emsp;幸好,还不算太晚。

    &emsp;&emsp;“徐氏,你这是在干什么楚白好歹是静玉临终托付给我照顾的,你现在这样当众责打他,据说还要把他赶出府,是不是没有把我这个老太婆放在眼里。”老太太重重地杵着拐杖,青砖地面发出沉闷的响声。

    &emsp;&emsp;徐氏见老太太来了,又看了一眼她身边的苏翎,脸色变了变,但还是保持镇定地给老太太行了礼,方道:“母亲,不是我有意抹杀您的面子,实在是这小子根本就是个白眼狼,我们苏家供他吃喝,他不感恩就算了,翎儿落水,他竟然见死不救,您说,这样的人媳妇怎能容他。”

    &emsp;&emsp;老太太的怒容消散了些,疑虑的看了眼楚白,又转头问苏翎:“你母亲此话当真”

    &emsp;&emsp;苏翎早就想好了说辞,一脸无辜道:“母亲在说什么啊什么见死不救,翎儿落水那天,没见到楚白表哥啊。”

    &emsp;&emsp;“翎儿,你到底吃错什么药了,你的两个贴身丫鬟都说当时那个白眼狼就在不远处,你做什么维护他。”徐氏脸色不大好看,问她的语气都带着质问。

    &emsp;&emsp;苏翎怕她怀疑,也知道如果一味维护他会引起怀疑,只能委屈道:“女儿只是实话实说,难道您不相信我。”

    &e给我难堪,你是不是因为我同意胡姨娘娘儿几个进府,所以心怀不满,你到底是大妇,又是有诰命在身的尚书夫人,怎么这点容人之心也没有,五丫头和英哥儿好歹也是我徐家血脉,我怎能不让他们认祖归宗。”老太太也是气急了,当众说这些,也算是给徐氏下了脸面。

    &emsp;&emsp;徐氏面子上难堪,但又不敢真跟老太太过不去,又怕她再说出些什么难听的话,让她这个当家主母颜面无存,只能愤愤道:“母亲这说的是什么话,媳妇怎么敢心怀不满。既然话说清楚了,楚白没有见死不救,那就不用罚了,来人啊,送表少爷回房,找个大夫好好医治一下。”

    &emsp;&emsp;“是。”两个府卫上前,扶起楚白。

    &emsp;&emsp;他已经站都站不稳,几乎是被拖着走的,从始至终,他都面无表情,眼神冷若冰霜,漆黑的眼眸里,有屈辱,有不甘,有憎恨,但仅仅一瞬便消失殆尽,几乎无人察觉,除了苏翎。

    &emsp;&emsp;只有她知道,现在的楚白就好比离了狼群的头狼,没有牙齿的幼虎,一旦给他一丁点机会,他就能武装自己的实力然后反扑,狠狠地咬上敌人的脖子,用鲜血祭奠他屈辱不堪的过去。

    &emsp;&emsp;苏翎很想跟上去看看,但是老太太和徐氏都在,她也不好直接走,只能对老太太道:“祖母,这里风大,翎儿送您回房吧。”

    &emsp;&emsp;“你这丫头,捡回一条命倒是懂事不少,比你母亲强。”

    &emsp;&emsp;苏翎讪讪的笑着,回头看见徐氏脸色更加难看,知道这次为了救楚白,必定是把徐氏给得罪了。不过她不在意,得罪徐氏总比得罪楚白好,毕竟一个再怎么说也是苏婉翎的亲生母亲,再怎么生气,母亲总归不会和自己的儿女过多计较,但是后者却不一样,一不留神,就是要你的命。

    &emsp;&emsp;“来人啊,把那两个乱嚼舌根诬告主子的丫头拉出去卖了。”徐氏气得不轻,不能和自己女儿计较,只能拿两个丫头撒气。

    &emsp;&emsp;夏雨夏雪在家养伤等消息,两个丫头的老子娘倒是在下面候着,一听要把自己的女儿卖了,连忙跪下磕头求饶:“夫人饶命啊,念在丫头还小,您就再给她一次机会吧。”

    &emsp;&emsp;“是啊夫人,念在老奴伺候夫人这么些年尽心尽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就放过她们吧。”

    &emsp;&emsp;“谁再求情,一并发卖了。”徐氏一甩袖子,气冲冲的转身进了屋。

    &emsp;&emsp;夏家当家的见徐氏这么狠绝,知道她的威严无人能冒犯,不敢再求。毕竟他们老两口除了夏雨夏雪,还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一家子若是被连累了,日子更不好过,索性闭了嘴,谁让这两个死丫头不听话,非要告状,三小姐要是真想对付表少爷,哪需要她们多事。

    &emsp;&emsp;想必是三小姐想开了,他们俩到底是有婚约的人,表少爷虽然家道中落,但胜在一表人才,那容貌放眼京都也没几个比得上的,她们两个整天跟在三小姐身边,竟然这点眼力见都没有,活该被发卖,还差点连累全家。

    &emsp;&emsp;一低头,见孩儿她娘还在那嚎,吼道:“哭什么,是她们自作自受,去庄子有什么不好,不就是苦点,非要闹,这下好了,还差点连累全家,真是晦气,都是你教的好女儿,还有脸在这嚎,跟老子回家。”

    &emsp;&emsp;苏翎将老太太送回福寿院,便连忙告退了,出了院门,才想起自己根本不知道楚白究竟住在哪里。

    &emsp;&emsp;虽说这偌大的苏府是她写出来的,但真正身临其境,才知道自己随手写的这几十进的尚书府简直大得不像话,走在里面跟迷宫一样,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再加上她地理本来就不好,长这么大认路从来只分前后左右。

    &emsp;&emsp;“春雨,你去表哥的梧桐苑瞧瞧,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告诉大夫,无论如何,用最好的药,也要治好表哥,知道吗”苏翎从荷包里掏出几锭碎银子交到她手上,吩咐她快去,万不能耽搁。

    &emsp;&emsp;春雨在苏府待了几年,一直听闻三小姐不喜欢她那个和她有婚约的表哥,不仅逼着人家退亲,还千方百计的折辱他,今日蓦然听到三小姐如此关心表少爷,顿时没反应过来。

    &e抽你。”苏翎装腔作势,凶神恶煞道。

    &emsp;&emsp;春雨一个激灵,这果然还是那个骄纵蛮横心狠手辣的三小姐嘛。

    &emsp;&emsp;“奴婢这就去。”

    &emsp;&emsp;看着春雨兔子一样的转身逃走,苏翎赶紧跟在她后头,大概走了一刻钟,终于走到了楚白的梧桐苑。

    &emsp;&emsp;天津https:.tetb.

    &enten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