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穿越小说 > 抱的大腿还是黑化了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这婚万万不能退
      

    &e把春雨吓得够呛,她只好坐下,享受了一把官小姐的颐指气使:“东西收拾好了就放一旁,你会不会生火”

    &emsp;&emsp;春雨点头:“奴婢会的。</a>”

    &emsp;&emsp;“那就好,你去厨房给表少爷烧些热水泡茶,然后把表少爷的药煎好。”

    &emsp;&emsp;春雨闻言立即拿着药包出去了,屋子里又只剩下她和楚白两个人。

    &emsp;&emsp;楚白吃完饭不愿意睡觉,让她拿了一本书给他看,她听话的应了,随手在桌上拿了一本书,书本有些旧了,但连一丝褶皱都没有,看得出主人平日里很爱惜。

    &emsp;&emsp;楚白看书,她倒是清闲没事做,又总觉得两个人静下来气氛有些怪异,于是她起身,说了声我去看看春雨怎么生火,然后就一溜烟跑了。

    &emsp;&emsp;楚白看着她的背影,没说话。

    &emsp;&emsp;苏翎走出屋外,看见缺了角的石桌,想起她明明吩咐过让管家过来修的,怎么没动静。

    &emsp;&emsp;“春雨,你找过苏管家吗”

    &emsp;&emsp;“奴婢去了,但是苏管家说他做不得主,府中的一切吃穿用度都是夫人说了算的。”

    &emsp;&emsp;看来楚白的身份尴尬,苏管家大概是不愿蹚浑水,又或者说奉了上面意思,不想办事,才把事情推到徐氏身上。

    &emsp;&emsp;正想着是不是应该去找徐氏求求情,春熙一溜小跑进来,福了福身道:“小姐,夫人请您过去一趟。”

    &emsp;&emsp;说曹操曹操到。

    &emsp;&emsp;“可有说什么事”苏翎心中虽然大概能猜到徐氏请她过去的原因,但还是忍不住问了句。

    &emsp;&emsp;春熙摇了摇头说不知。

    &emsp;&emsp;“我这就去,你留在梧桐苑伺候表少爷,切记千万不可怠慢,否则仔细你的皮。”苏翎发现自己恐吓的本事越来越驾轻就熟了,但是有了夏雨的前车之鉴,她可不敢再大意,免得又有不知死活的小丫头推她下悬崖。

    &emsp;&emsp;“是。”春熙瑟瑟的应了。

    &emsp;&emsp;苏翎到东院的时候,徐氏刚刚吃过饭让人撤桌,见她进来,先是下意识的笑了笑,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

    &emsp;&emsp;“母亲。”苏翎乖巧的行礼。

    &emsp;&emsp;徐氏正端了杯茶慢悠悠的饮,闻言并没有看她,也没有让人看坐,语气十分冷淡:“听说今日梧桐苑起火,如何了”

    &emsp;&emsp;“已经灭了,并没有烧毁什么财物。”苏翎知道这是徐氏在变相问她是不是去了梧桐苑。

    &emsp;&emsp;徐氏手中的茶盖重重的合上,目光终是落在她身上:“翎儿,你做什么突然和那个小野种如此亲近,今日之事,你是不是该给母亲一个交代,你为何要帮着老太太给母亲难堪”

    &emsp;&emsp;苏翎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气急了,以往这偌大的尚书府,除了苏怀远和老太太,人人都敬着她,何曾像今日这般没脸,还是因为自己的亲生女儿。

    &emsp;&emsp;“母亲,女儿这么做,都是为了您啊。”见徐氏目光望了过来,她兀自镇定继续道:“自从那件事后,父亲已经许久没有来过您这里了。您明明是为了尚书府的名声,但父亲被胡姨娘迷惑误会您,让您受尽委屈,老太太又因为女儿太过娇纵,对您也有偏见,如此一来二去,反倒让胡姨娘得了好处。”

    &emsp;&emsp;苏翎抬眼见徐氏面色有些松动,继续道:“祖母本来最重嫡庶之分,却待我那五妹妹比我这个嫡孙女还好,还不是因为苏婉致比我更会讨祖母欢心,女儿以往只是不愿做,并非不如苏婉致,想到还因此连累了母亲,女儿更觉得无地自容。”

    &emsp;&emsp;徐氏听得女儿如此说,心下感慨女儿总算是长大了,知道母亲的难处,但她也不是什么无知妇孺,女儿几句好听话就迷惑住她。自打她醒来之后,对梧桐苑那个落魄小子的态度简直是天翻地覆,以往是避如蛇蝎,处处刁难,如今却处处护着他,前后态度判若两人。

    &emsp;&emsp;“翎儿,你如实告诉母亲,你是不是后悔退婚了”

    &emsp;&emsp;知道徐氏想岔了,赶紧道“母亲,女儿这次在鬼门关走过一遭,看到了未来之事。”

    &emsp;&emsp;徐氏疑惑:“什么未来之事”

    &emsp;&emsp;苏翎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小声道:“父亲和姐姐可是有让八皇子入主东宫之意”

    &emsp;&emsp;徐氏闻言大惊,赶紧让下人们退出去,并让最后出去的月梅关上门。

    &emsp;&emsp;“你如何得知”此事尚在谋划之中,知之者甚少,她更是从未在她面前提及,翎儿是如何得知的

    &emsp;&emsp;“母亲,我说了,我看到了未来之事。”苏翎不能实话实说,但是要让徐氏和老太太相信,又必须说出点让她们信服的话。

    &emsp;&emsp;徐氏蹙眉,紧张地揉着手中的帕子,半信半疑:“那你看到了什么”

    &emsp;&emsp;“我看到大厦将倾,血流成河,看到太后故意放任我退婚,看到表哥被赶出尚书府,然后死于黑衣人刀下,太后娘娘借题发挥,御史弹劾,皇上下令彻查,牵扯出一桩旧案,关于元妃的旧案。”苏翎缓缓道来,看着徐氏的眼睛,果见她在听到元妃二字,神色大变。

    &emsp;&emsp;“孩子,你还看到什么”徐氏慌乱的抓着她肩膀。

    &emsp;&emsp;苏翎觉得说到此处已经差不多了,便见好就收,一脸想不起来的模样:“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死了好多人,父亲好像还被关起来,我们也被关起来了,姐姐也被打入冷宫,母亲,那个元妃就是何人为何皇上那么生气,他不是很喜欢姐姐吗”

    &emsp;&emsp;徐氏手微微颤抖,当年之事,无人知晓。若非翎儿真有奇遇若非如此,这么密辛之事她从何得知,毕竟元妃此人,是黎国皇室的禁忌,不是当年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存在过。

    &emsp;&emsp;“翎儿,你是不是和老太太说了这件事”徐氏很担心。

    &e对待表哥,祖母就信了,还说以后会好好待表哥,让您给表哥选个伶俐的人伺候,把他那破败的院子修一修什么的,母亲,我是不是该告诉祖母真话”

    &emsp;&emsp;徐氏连忙拍拍她的手:“不,翎儿做得很好,这件事,你谁都不能说,那个元妃,你更是提都不能提,知道了吗”

    &emsp;&emsp;苏翎一脸懵懂的样子,还是点点头。

    &emsp;&emsp;“那给表哥院里派人的事”苏翎小心翼翼,因为后面的话是她编的,老太太可没说这些。

    &emsp;&emsp;好在徐氏因为元妃一事过于震惊,心烦意乱倒也没有怀疑便道:“那倒不是什么大事,就当给老太太一个人情,只盼着她老人家的心莫要偏着长才好。冬香,拿我的对牌去找徐管家。”

    &emsp;&emsp;冬香缓缓上前,接过徐氏手里的对牌,苏翎喜形于色:“母亲,春管事家的小儿子尚未分派活计,春熙干活得力,求到了我面前,让我给他弟弟寻个差事。”

    &emsp;&emsp;“也不是什么好差事,他想去就让他去吧。你回去吧,母亲有些累了。”徐氏满脑子都是苏翎说的话,早就忘了她叫苏翎来的目的。

    &emsp;&emsp;苏翎并不走,等冬香拿着对牌走了,确定叫不回来,她才缓缓开口:“母亲,女儿思来想去,这婚万万不能退。不仅不能退,我们还要对表哥好一点。”

    &emsp;&emsp;天津https:.tetb.

    &enten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