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穿越小说 > 抱的大腿还是黑化了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收拾刁奴
      

    &emsp;&emsp;“去把苏管家给我叫来,我倒要看看他究竟有多大的威风。</a>”苏翎吩咐春雨,这府里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你们是生怕楚boss对尚书府的恨意不够是不是,一个个上赶着作死,如果不好好收拾收拾,只怕一个两个的都要翻天了。

    &emsp;&emsp;苏管家派头颇大,慢吞吞的一直不来,苏翎知道他托大,也不着急。

    &emsp;&emsp;“春熙,把我的钱匣子拿过来。”

    &emsp;&emsp;春熙很快就抱着个木匣子出来了,苏翎打开一看,里面有不少贵重的首饰,还有几个银元宝和一些碎银子,下面是两张银票,苏翎打开一看,一张一百两的,一张五百两的,按照度娘的说法,一两银子等于三百块,这些杂七杂八的不算首饰加起来少说应该有六百七八十两,也就是说她是个拥有二十万四千块现银的小富婆啦,要是把这些首饰都变卖了的话,哈哈,少说也有二十来万啊。

    &emsp;&emsp;不错不错,苏婉翎这个嫡小姐还是挺有钱的嘛,没办法,有个掌管天下官吏升迁的吏部尚书爹,还有个十分得宠的淑宠妃姐姐,外祖家也是握有实权的东阳侯。一般的官家小姐一个月的月利不过一两银子,她现在才十四岁,就算从出生开始算一共也才一百六十八两,她却有六百多两,好有钱,好嗨森,突然连被关禁闭都不在乎了,等姑奶奶我出去了,一定要去泾阳城最好的酒楼大吃特吃

    &emsp;&emsp;补回来

    &emsp;&emsp;她从盒子里拿了两个银元宝交给春六:“这是五十两银子,你去城中的墨宝轩,将城中秀才进士们常读的书都买回来,最好各种类型的书都要有。另外冬来天气渐凉,再给表少爷添几身厚衣裳和厚底棉靴,还有你看看表少爷的屋子里还缺什么,你做主就是,银子不够了再来取,若是有剩,你就交给表少爷,看看他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添置的。”

    &emsp;&emsp;春六小心翼翼的接过银子,苏翎唤了春熙进来,拿了一锭碎银子给她:“你的性子沉稳些,办事也妥帖,你弟弟初次出门办事,年岁还小,怕那些掌柜的欺负他年幼,你就同他一起去,再带两个家丁,这些碎银子就拿去请大家吃茶吧。”

    &emsp;&emsp;“是。”

    &emsp;&emsp;苏翎放心的看着两姐弟出门去了,她不担心春家姐弟会贪墨她的银子,五十两买了她要的那些东西应该也剩不了多少银子,只不过她放手让她们去做,也是想看看自己身边的人到底可不可靠,值不值得信任,但愿,别让她失望才好。

    &emsp;&emsp;不过梧桐苑那位的反应才是最让她关心的,她被罚禁食禁足还如此想着他帮着他,他就算不感激她,好歹对她的印象会更好一点吧,但愿这次马屁拍对了地方,好感度应该会提升吧,应该吧

    &emsp;&emsp;等春熙姐弟俩拿着银子出门了,苏管家才姗姗来迟,脸色还隐隐有些不耐烦。

    &emsp;&emsp;“奴才见过三小姐,不知三小姐有何吩咐啊老爷出门前吩咐奴才将西院枯败的花全部换一遍,奴才正忙着监督他们,实在是走不开。”苏管家在苏府伺候多年,深得重用,在府里的地位比一般的庶出子弟还高,俗话说宰相门房七品官,更何况他是掌管天下官吏升迁的吏部尚书府管家,平日里被人吹捧惯了,便自觉高人一等。

    &emsp;&emsp;苏翎冷笑:“苏管家可真是大忙人啊。一个姨娘的院子,也值得苏管家亲自监督啊。”

    &emsp;&emsp;苏管家何等聪明,自然听出这话里的嘲讽之意,眼珠子一转,心想他近日可没有得罪过这位三小姐。想来是西院受宠,惹得夫人不高兴,三小姐也跟着不高兴,所以故意拿他出气呢。

    &e奴才亲自监督,奴才只是听命行事。自然,若是三小姐有事需要奴才去办,奴才自然会先替三小姐办妥。”苏管家一脸低眉顺目的笑,因为他知道,如今虽然西院得宠,但老爷还是越不过夫人,毕竟上面还有位正得宠的娘娘,那可是夫人亲生女儿。

    &emsp;&emsp;“也没什么,就是听了个闲话,想说与苏管家听听。”苏翎托着腮,好整以暇。

    &emsp;&emsp;苏管家却皱了眉:“三小姐,奴才前院还有许多事要办,实在是没时间听小姐说什么闲话。”

    &emsp;&emsp;这位三小姐真是越来越任性了,仗着夫人的宠爱胡作非为,竟然闲来无事把他叫来听她说什么闲话,难怪老爷会不喜欢她,实在是和五小姐差得不止一点半点,半点嫡出小姐的气度都没有。

    &emsp;&emsp;“苏管家莫要着急,还是听本小姐说完比较好,也许你会很感兴趣也说不定呢。”苏翎缓缓道。

    &emsp;&emsp;什么闲话能让他感兴趣,这三小姐就是无事生非拿他寻开心罢。苏管家虽是厌烦,但面上不显,但语气却不好收敛,有些僵硬道:“请三小姐直言。”

    &emsp;&emsp;“我听闻一个故事,说是打北边来了个颇有钱的富商,想要花钱买个小官儿当当,奈何空有余钱,却求路无门。正哎嘘短叹之计,遇上一小公子,那小公子说他认识吏部尚书,有法子能让富商当上知县,因他说得头头是道,又有吏部尚书的令牌,胸膛拍得啪啪作响,富商便信了他,给了他纹银十万两,那小公子便让他回去等消息,不日便会有圣旨到富商当地的府衙,富商信以为真,兴高采烈的回去了,等了足足半年,愣是音信全无,才知上当受骗,遂击鼓鸣冤。”苏翎说到此处,苏管家已经忍不住擦汗。

    &emsp;&emsp;苏翎宛若未闻,继续道:“那知县是吏部尚书的门生,立即修书一封快马送到尚书府,但是信却被人截下了,并未送到尚书大人手中,但却有人回了信,那县令便依着信的指使,寻了个罪名,将那富商全家斩首,财产充公。此事本来作罢,又地处偏远,本因无人得知,奈何近日有一流民打扮的乞儿,逢人便说他家中冤屈,受人蒙骗家破人亡,虽然画出了那小公子的画像,但无人相信他的话,都说他是白日做梦,穷疯了。苏管家,你说他说的话可不可信”

    &emsp;&emsp;天津https:.tetb.

    &enten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