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穿越小说 > 抱的大腿还是黑化了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为什么被点名的总是我
    &513nbsp;  

    &emsp;&emsp;昨夜春熙春雨忙活到半夜,又是按摩又是热敷,让她今天早上终于能起床了,只是胳膊和小腿还有些疼,但也不至于行路艰难。</a>

    &emsp;&emsp;她请完安出门,发现楚白还是提前走了,没等她。

    &emsp;&emsp;她认命的爬上马车,自己去书院。

    &emsp;&emsp;有春熙扶着还好点,等进了书院,春熙退出去,她一个人走路,这剧烈运动的后遗症就上来了,让她想起初中体育老师请假,数学老师代课,真的是很认真的带她们上体育课,一节课四十分钟完全没停下,热身运动过后就是蛙跳,爬楼梯,跳楼梯,单脚跳楼梯,背人爬楼梯,一节课下来她大腿疼了半个月,从此再也没人愿上体育课。

    &ep;&emsp;她现在跟那时候情况差不多,进门槛的时候,不自己抬着腿,根本迈不进去。

    &emsp;&emsp;她艰难的抱着一条腿跨进学堂,正费力抬另外一条腿,后背被人大力撞了一下,她脚下不稳,险些来了个脸着地,她慌乱的想要以手撑地,温热的手掌抓住了她的胳膊。

    &emsp;&emsp;她就着这只手力道站稳,回头道谢:“多谢,咦,孟容,你也是丁班的”

    &emsp;&emsp;孟容的功夫那可是孟家家传的,天下第一剑客的水平不是吹,整个书院没人能胜过他,竟然也被分到了丁班。

    &emsp;&emsp;“是。”孟容只不过是恰好看到有人摔倒,便伸手一扶,没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是他的恩人,顿时眼前一亮。

    &emsp;&emsp;“恩人也是丁班那现在恩人可否告知姓名”母亲常常教诲,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孟容不是知恩不报之徒,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已下定决心,不管恩人愿不愿意,他都会追随恩人左右。

    &emsp;&emsp;“好说,小女子姓苏,名婉翎,以后我们就是同窗了。”和未来禁军大统领做同窗,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

    &emsp;&emsp;“切,沾花惹草,不知羞耻。”花想容翻了个白眼,言语嘲讽。

    &emsp;&emsp;以往苏婉翎和她争三皇子,与她处处作对,她怎么看她都不顺眼,现在她说不喜欢三皇子,明明应该不恨她才对了,可是不知道怎么的,还是看不惯她那个样子。

    &emsp;&emsp;花想容想不通,干脆懒得想,跟着心走就好了。所以看见她狼狈的抬着腿进学堂,她想也不想就撞了上去,谁知道被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英雄救美。

    &emsp;&emsp;她皱着眉头打量着新来的小子,长得倒挺不错,只是看上去挺木讷,一身穿戴寒酸简朴,一看就是清苦人家出身,也难为一向最喜欢捧高踩低的苏婉翎对他笑得那么灿烂。

    &emsp;&emsp;现在竟然饥不择食到连这种货色都招惹了,花想容有些嫌弃的摆摆脑袋,脱口而出。

    &emsp;&emsp;苏翎瞪了眼花想容:“花想容,你还有完没完了”

    &emsp;&emsp;花想容回瞪她:“没完,你能把我怎么的”

    &emsp;&emsp;要不是看你还没干出什么太出格的事,作为亲妈我都想收拾你这丫头了,没事找事,她白了她一眼:“懒得搭理你。”

    &emsp;&emsp;花想容一拳打在棉花上,人家不生气,她气得要死,只能哼了一声,自己生闷气。

    &emsp;&emsp;“孟容,你的剑呢”苏翎找一下,竟然没看见他的无名,现在孟淮山隔三差五就会到书院来,看见那把剑,父子俩自然就能相认。

    &e有人冒名顶替的故事,现在她帮他保住了剑,应该很快就能认祖归宗吧。

    &emsp;&emsp;“我把剑随着母亲一同下葬了。”孟容神情悲伤:“母亲等了父亲一生,那把剑是父亲留下的唯一的东西,我把它与母亲葬在一起,成全母亲最后的念想,就当做是父亲陪着她吧。”

    &emsp;&emsp;额孟大公子,你家老子还没死呢,你说这话不大吉利吧。

    &emsp;&emsp;“孟公子果然孝心可嘉,感天动地啊。”苏翎除了夸他,当真是无话可说了,说多就让人怀疑了,更何况人家孟容现在还沉浸在丧母之痛中,她更不宜提及其他。

    &emsp;&emsp;“都回到座位上去。”先生一进门,看见大家还乱糟糟的站着,眉头一皱,神情不悦。

    &emsp;&emsp;今天来上课的先生不是陆先生,而是一位姓宋的先生,不在三军任职,但智谋无双,没有被请到麓山书院任教之前,传闻是江湖上有名的游方道长。宋道长不会武功,乃一介文人,但也是个很严肃的文人,总是喜欢捏着胡子皱着眉点名,于是大家给他起名胡子老道,但也只敢背地里叫一叫。

    &emsp;&emsp;“听说你们班有人对兵法见解颇深,是谁啊,站起来让我瞧瞧。”宋先生捏着胡子突然点名,苏翎还在揉腿,猝不及防就听到花想容兴奋的喊着她的名字:“先生,是她,苏婉翎。”

    &emsp;&emsp;宋先生捏着胡子沉吟:“苏婉翎昨天与谢家二公子打赌射箭被罚的那个”

    &emsp;&emsp;苏翎有些尴尬,她才来一天,似乎已经声名远播了呢。

    &emsp;&emsp;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来:“先生,是我。”

    &emsp;&emsp;宋先生略有些惊讶:“竟还是个女子,有意思。陆先生说你博览群书,对兵法见解颇深,不如你与我说说,你都看过哪些书”

    &emsp;&emsp;她写这本书之前,只是粗略读过孙子兵法,鬼谷子,在网上看过各路大神对兵法的见解,实在算不得博览群书,于是她很诚恳的答:“只是粗略看过些书,是陆先生谬赞了,学生愧不敢当。”

    &emsp;&emsp;“倒还懂得谦虚,那我且问问你,何谓道”

    &emsp;&emsp;苏翎时隔多年再次体会到上课被点名的恐惧,只能凭着仅限的记忆,一知半解,十分笼统的答:“道者万物之奥,道者万物之源。道生万物,万物依道而行。”

    &emsp;&emsp;宋先生摸着胡子点头:“学问尚可,坐下吧。今天,我们就来讲讲,何谓道。苏婉翎说得不错,道者,万物之源,道生一,一化气,气生天地而化万物”

    &emsp;&emsp;苏翎忍不住打了个呵欠,赫然发现宋先生正看着她,她赶紧放下爪子低头,好在宋先生没有骂人,继续讲着他的道,她继续揉着腿,视线不由自主往外瞟,猛地睁大眼。

    &emsp;&emsp;天津https:.tetb.

    &enten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