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穿越小说 > 抱的大腿还是黑化了 > 章节目录 第八十八章 谢二解围
    “皇上驾到。</a>”太监嘹亮尖锐的声音响彻整个宴会厅,文武百官纷纷下跪。

    “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元德帝虎步龙威地走进宴会厅,朝太皇太后和太后行礼。

    “孙儿来迟,还望皇祖母恕罪。”

    太皇太后十分慈祥地看着皇帝,笑得像一个平常百姓家的祖母:“皇帝哪里的话,你处理前朝事务繁忙,殚精竭虑,是百姓之福。”

    “多谢皇祖母夸赞。”元德帝和太皇太后好一阵寒暄,又和太后见了礼,方才叫众人平身:“众卿平身。”

    “谢皇上。”

    苏翎是第一次见元德帝,她依稀记得自己写的这个元德帝是个十分有主见,懂隐忍,善权谋,性子里还有513几分杀伐果断的主儿,如今瞧着,元德帝的长相真是半点也没有枉费她给他设的这个设定,看上去当真是十分威武霸气,坐在那里浑身上下都会流露出一股君王的尊贵霸气。

    “进行到何处了,继续吧,别因为朕耽搁了进度。”皇帝甫一坐下,就开口问,皇后娘娘正要开口,坐在身后一脸装得一脸天真烂漫的长阳郡主开口:“回皇上,各家正在献礼呢。”

    皇后将要出口的话咽了回去,眼神淡淡地看了眼长阳郡主,并未说话。

    长阳郡主是异姓王,按规矩是不能坐在主位之上的,但这个长阳郡主十分会讨太皇太后欢心,所以每每被太皇太后叫到宫中解闷说话,地位自然也比一般的郡主要高,皇帝也喜欢她,闻言笑道:“那就继续吧。”

    有了前面两位皇子的大手笔,其他人的献礼便显得有些不够看了,太皇太后选了几个用心的世家小姐的献礼点名表扬了一下,献礼结束,便是每年宫宴例行重头戏,击鼓传花,主持的是皇后身边的大宫女江月姑姑。

    “见过各位贵人小姐,今年便由奴婢为大家主持这击鼓传花大会,想必规则大家都是清楚的,奴婢手中这颗花球,鼓声响起便开始传递,若鼓声停下,花球在哪位公子或者小姐的手里,就请这位公子或者小姐出来表演个节目,若有表演得好又能逗太皇太后娘娘开怀的,除了往年例行的奖赏,皇后娘娘也准备了丰厚的奖赏,各位公子小姐,请准备好,鼓声起。”

    厚重响亮的鼓声‘咚咚咚’响起,花球开始传递,和苏翎的消极懒怠不同,别家的姑娘们似乎个个都想得到这个花球,每每花球到了自己手里,都要停顿挣扎个几秒,偏偏鼓声不停,只好继续往下面传递。

    苏翎瞧着那花球,却仿佛一个烫手山芋,花球从武将家眷那边很快传了过来,眼看就要到她们这里了,江月姑姑却还是没有喊停的意思,苏翎有点心慌,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那花球。

    “这第一次花落谁家,奴婢斗胆,请太皇太后亲自喊停。”江月姑姑朝着太皇太后微微施礼,太皇太后喜上眉梢,似乎很喜欢这件事情,点头道:“那就停吧。”

    鼓声霎时停下,花球刚好到了苏翎手里,她眼疾手快,赶紧扔在了苏婉致怀里。

    苏婉致手里抱着那花球,眼中有错愕,有惊讶,但更多的是欣喜。

    徐氏不满地瞪了眼苏翎,苏翎讨好了笑了笑,但依旧没能让她老人家皱着的眉头松开半分,只能厚着脸皮假装没看到,望着主位上的各位贵人。

    “花落谁家了?”太皇太后望着人群里的苏婉致,问身边的人。

    淑妃看见拿着捧花的人竟然是苏婉致,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温顺和缓的答:“回太皇太后,是臣妾娘家的五妹妹,苏婉致。”

    “吏部尚书家的?”太皇太后想了想,似乎想起些什么不好的传闻,脸色并不是很欣慰。

    太后却突然笑了,语调轻柔却带着一丝明显的嘲讽:“太后娘娘怕是想错了人,这位可不是那个名满泾阳城的苏三姑娘,这位是尚书府的庶女苏家五姑娘,据说琴棋书画样样了得,舞更是跳得不错,也不知尚书府是如何培养的,一个庶女竟然比嫡女还更有才学。”

    突然被点名的苏婉翎笑不动了。

    淑妃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但是碍于对方是太后娘娘,她也只能隐忍不发,一双美眸盈盈若秋水,委屈地看了眼皇帝,然后低下头。

    元德帝见爱妃受了委屈,便起了维护之心:“能得太后娘娘的夸赞,想必你这位妹妹舞艺确实了得,便出来展示展示,让朕开开眼界吧。”

    “是,请容小女下去换衣裳。”

    得了皇帝首肯,苏婉致便下去换衣裳了,可上面的几位却并未消停。

    “皇帝对淑妃可当真是恩宠日渐,这偌大的后宫,恐怕淑妃有这样的恩典殊荣,你说是不是啊,皇后?”太后娘娘眼神落在皇后身上,皇后脸色微微一僵,瞬间又恢复了微笑,不甘示弱道:“淑妃妹妹能得皇上的圣宠,是她的福气,当然也得多亏了母后,若非当年您一眼相中了淑妃妹妹,她哪来今日的殊荣。”

    太后想让她对对淑妃,若是以往她还确实会和淑妃过不去,可如今淑妃已生了旁的心思,可没有从前那般好拿捏和听话了,太后拿她没办法,想让她出手,她如何可能会出手帮太后解决难题。

    这个因是她自己种下的,这苦果自然也要让她自己尝。

    可笑太后还以为自己选得是只金丝雀,却没想到是只苍鹰,被鹰啄了眼的滋味,太后可要好好享受享受。

    太后脸上的笑意渐渐收敛,语气渐冷:“皇后可真是贤惠大度啊,也是,皇后的处境,也只能贤惠大度了。”

    皇后脸色一白,捏着手帕的手逐渐攥紧。

    气氛有些压抑,主位之上的两个贵妇只见仿佛有一道看不见的电流,苏翎忍不住叹口气,神仙打架啊神仙打架,这二位个个说话诛心的本事都是一等一的。

    一个说你自己玩鹰的被鹰啄了眼,一个说你堂堂皇后除了贤惠大度,就没别的了,就差直接说她生不出孩子了。

    音乐声渐渐响起,熟悉的前奏让苏翎眉头一挑,忍不住看向了铺着红色地毯的尽头,苏婉致穿着厚重的大红裙袍,金线绣着的牡丹栩栩如生,长长的头发已经挽起,梳成了盛唐模样,这不是她准备的节目和衣服。

    若说是巧合,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因为她的节目是借鉴李玉刚的《新贵妃醉酒》,她苏婉致就是有通天的本事也不可能自己创造出这首歌,唯一的可能就是自己身边有苏婉致的人。

    苏翎忍不住回头,身后的春雨心虚地避开了她的目光。

    苏婉致目光轻轻瞟了眼苏婉翎,唇角勾起一丝冷笑,现在你发现了又如何,已经迟了,你想出来的舞蹈确实别出心裁,若不是她得了消息,仅凭自己的排练的舞蹈还真难超过你的风头。

    舞台上音乐已起,苏婉致收回目光,朱唇轻启,柔柔的戏腔缓缓响起:“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爱恨两茫茫,问君何时恋;菊花台倒影明月,谁知吾爱心中寒,醉在君王怀,梦回大唐爱。”

    一曲终了,众人尚且还沉浸在这新鲜有趣的戏曲之中,只见空中忽然纷纷洒洒飘下无数花瓣,只听‘哇’声一片,众人惊讶之余,发现花瓣之中的苏婉致不知何时竟然已经换了一身衣裳。

    只见白色舞衣轻纱漫舞,风一吹衣袂飘飘,仙气十足,胸前绣着栩栩如生的莲花,莲花高洁,花衬人娇,脖子上挂着一条七彩的水袖,七彩水袖长约一丈,忽然间水袖甩开,如天边的彩虹随风流动,纷纷扬扬的花瓣,似花间蝴蝶,佳人身姿婀娜,纤腰灵动,舞步蹁跹,如仙女临世,令人如痴如醉,回味流连。

    一曲罢了,宴席之上大多数公子的目光都停留在她身上,各家长辈们也纷纷露出几分感兴趣的目光,苏婉致微微喘着气,心里十分得意。

    这一次,她一定能拔得头筹,谁也比不上,就算徐氏抢了她的献礼又如何,她抢了苏婉翎的舞,也算是扯平了。

    “不错,却如母后所言,舞技了得,皇祖母,您觉得如何?”皇帝见过了不少舞蹈,还是头一次见到这般新颖的歌舞。

    “确实不错,小小年纪,别出心裁,将戏曲和舞蹈融为一体,这水袖丈余长,她也能舞得如此灵动,难得。”太皇太后不喜歌舞,但对戏曲却十分喜欢,见这孩子能将戏曲和舞蹈结合,别出心裁,十分新颖,便忍不住夸了几句。

    “这段戏曲从未听闻,你是从何处听来的?”太后眼神淡淡,目光落在人身上却似千斤重,苏婉致小心翼翼,答:“回太后娘娘,此曲是小女自己作的。”

    苏翎翻了个白眼,你还真是什么瞎话都敢编。

    “哦,自己作的?可有名字?”太后不依不饶。

    苏婉致心中‘咯噔’一下,糟了,她忘了问名字,她眼珠子咕噜噜一转,心思飞快:“尚未取名,请太后娘娘赐名。”

    “淑妃,你这个妹妹可真是机灵得很呐,今日是太皇太后的寿诞,便是取名,也应该是太皇太后来起,哀家就不凑这个热闹了。”太后没有问出自己想要的,便又把话头甩到了太皇太后身上。

    “听曲中之意,似诉说宫中妃嫔醉酒思君王,那便叫贵妃醉酒吧。”太皇太后略一思索,便开口赐下了名字,苏婉致立刻跪在地上:“谢太皇太后赐名。”

    苏翎呵呵了,您老人家可真会起名。

    “起来吧。淑妃,你这个妹妹不仅舞艺了得,还十分聪慧机灵,一如当年刚刚入宫的你。”太皇太后看着舞台之上的小姑娘,生得眉清目秀,模样也尚可,只可惜啊,是个庶女。

    “多谢太皇太后夸赞,能得太皇太后一句夸赞,也是五妹妹的福气。”虽然不是翎儿,但婉致毕竟也苏家的姑娘,能得到太皇太后的的夸赞,整个苏家脸上都有光。

    徐氏看着苏婉致,气得差点扯断了手里的帕子。

    这个小贱人,竟然让她在宫宴之上大放异彩,她一个外室生的小野种,也配和淑妃相提并论,太皇太后莫不是老糊涂了。她回过头看着苏婉翎,低声道:“你和教你舞蹈的那位姑姑练的舞蹈如何?可能超过苏婉致这个小贱人?”

    超过,她现在都懵了好吧。我能说这就是我辛苦排练的舞蹈吗?

    为了舞动那一丈长的水袖,她差点没把自己勒死,可是苏婉致,顶多三天时间,竟然能将她的舞蹈别无二致的炮制,还能呈现出这样效果,苏翎往四周看了一眼,京中各家公子眼中都透着几分灼热,显然她今日这风头只怕是无人能出其右了。

    “只怕是不能了。”苏翎现在只期盼着,那花球千万千万别落在她手里,否则她恐怕只能上去说一段儿单口相声了。

    徐氏的脸色更难看了。

    “想不到尚书府的庶女随便跳个舞都如此厉害,想必嫡女准备的节目更加厉害,不如下一轮也别传什么花球了,直接让苏家的三姑娘出来表演节目吧,毕竟是淑妃娘娘的亲妹妹,淑妃娘娘才情绝世,传闻弹得一手好琴,苏三姑娘一母同胞,应该也不会太差吧。”长阳郡主一脸‘我初来乍到,什么都不知道’的无辜模样,别有用心地看了眼苏婉翎,缓缓提议道。

    苏翎心中‘咯噔’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题外话------

    本来准备定时发送,明天八点,结果手抖点错了,而且这是八十八章,八十七都没发呢,编辑也没上班,删也不能删,被自己蠢哭。好在发现标题虽然不能改,但内容能改,灵机一动就把内容替换了。

    我的存稿啊,欲哭无泪。卡文卡得厉害,都不敢乱发,怕开天窗。

    还有问我有其他作品的,我忘了说,话萌那边对话小说,我还有个正在连载的对话小说《我的桃花扇成精了》,免费的,大家可以去看看给我点赞收藏就好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