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穿越小说 > 抱的大腿还是黑化了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一章 刺客(二更)
    宁海是被疼醒的,他捂着鲜血直流的右眼,左眼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大哥,目光落在正在埋头掩埋证据的背影上,落在一旁的长刀在月光底下反着光,他咬了咬牙,将刀拿在手里,朝着那个娇小的背影狠狠捅了下去。</a>

    苏翎只觉得腰间剧痛,低头看了眼腹中穿出来的长刀,咬牙将喉咙间涌上的腥甜咽了下去,飞快拔下头上发簪,反手插进对方的太阳穴中。

    宁海睁大了仅存的一只左眼,似乎到死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小丫头手里。

    苏翎看着宁海高大的身子轰然倒地,心跳如擂鼓地收回自己的手,染满了鲜血的手在黑暗中微微发抖,她有些害怕的咽了咽口水,才后知后觉的感觉到疼。

    苏翎几乎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光了,她痛苦的抬起头看了眼灯火通明的前殿,前殿丝竹之声不绝于耳,后殿不论多大的动静,半点也传不过去,苏翎脚步虚浮,走到春熙身边,将她摇醒。

    春熙幽幽转醒,看见她,差点哭出声:“小姐,您没事吧。”

    苏翎疼得直抽气:“我有事,快……去前殿,找皇上……还有淑妃娘娘……就说宫里有人……要置我于死地……”

    春熙见自家小姐小脸惨白,吓得六神无主,手一摸,竟然摸到一手的血,更加急了:“小姐,您受伤了,我带你去找太医。”

    “好丫头,你看我这样能走多远,快……如果不想我死在这里……快去前殿……叫人……”苏翎使出最后的力气,把春熙推开,春熙一抹眼泪,赶紧爬起来,往前殿赶。

    苏翎看着春熙跌跌撞撞地往前殿去了,才松了一口气,赶紧用手按住伤口,她还不能晕,只要不拔刀,减少出血量,在春熙带人赶到之前,应该还死不了,现在就看是聂静姝的人先来,还是春熙先带人回来了。

    “殿中没人,宁海和宁泉兄弟俩怎么办事的,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难道两个三品御前侍卫,还拿不下苏婉翎一个小姑娘?”

    有人来了,苏翎躲在暗处,听到声音心下一惊。

    糟了!竟然是聂静姝的人先来了,苏翎拖着有些虚浮的双腿,躲在了一块大石头后头,那后面是一簇茂盛的细竹林,因为贴着墙,又有大石头当着,天色昏暗,倒也很难发现。

    “啊,嬷嬷,你看地上躺着两个人。”

    “快去看看。”

    “嬷嬷,好像是宁泉侍卫和宁海侍卫,啊~!”

    “叫唤什么?”

    “没气了,宁泉宁海侍卫都死了。”

    “死了,两个废物,竟然连个女人都抓不住,他们死了,代表苏婉翎逃了,这个女人一定是有所察觉,千万不能让她逃出去告状,只要我们抓住她,一不做二不休,就说宫里进了刺客,宁泉和宁海为了保护她死了,谁也不会怀疑到我们晋阳王府。”

    这么狠,而且听声音略显老态,十分镇定沉稳,想必此人一定是聂静姝的奶嬷嬷岳氏。

    “还不快去找,苏婉翎一个小姑娘,再厉害也不可能在两个三品侍卫手底下全身而退,一定受了伤,你们赶紧追,千万不能留下活口。”

    苏翎咬牙,岳嬷嬷不愧是晋阳王府家养的奶嬷嬷,这气魄比宫里一般的嬷嬷都还厉害些。要是落在她手里,只怕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苏翎捂着嘴,大气都不敢出,心里却道:春熙啊春熙,你丫头可得快点,你家小姐的命可都在你身上系着了。

    *

    前殿,宴会之上,天色渐晚,击鼓传花大会已近尾声,太皇太后看了眼天色,吩咐道:“天色不早了,今日便先到这里,皇帝,今年击鼓传花大会的魁首,你觉得该是何人?”

    皇帝道:“谢芳踪的书法隽秀,苍劲有力,出人意料,令人眼前一亮,但苏家姐妹俩一个舞艺超群,贵妃醉酒新颖独特,一个天籁之音,如黄莺出谷,出场方式更是令人眼前一亮,过目不忘,与琴音配合,更是完美无缺。不过今日是皇祖母您的寿诞,这魁首还是您老人家说了算。”

    “皇帝所言极是,哀家也觉得他们三个的节目最为出众,细细品鉴,苏家三姑娘确实更胜一筹,这孩子通透,鬼点子也多,今年就她吧。”太皇太后看向苏家的坐席,见苏翎的位置还空着,问:“苏家那丫头去换衣裳怎么还没有回来?”

    淑妃也有了几分担忧,长阳郡主聂静姝见状赶紧出声:“想必是什么事情耽搁了吧。”

    “女儿家换衣裳总是慢的,天色不早了,皇祖母,不如我们先开席吧。”皇后娘娘提议,太皇太后便点了头:“那就准备开席吧,至于赏赐,就等苏家三丫头回来再行封赏。”

    苏婉致差点掐断了自己的指甲。

    宫女们鱼贯而入,有序不紊的上着酒菜。

    “有酒岂能无乐,皇后,听说你还准备了戏班子唱戏,此时还不传上来?”太皇太后如今年岁越发大了,除了礼佛,唯一的爱好也就是听听戏了,但她老人家一向节俭,皇帝准备在寿昌宫搭一座戏台子,请一个戏班子专门给她老人家唱戏,但她老人家不同意,所以皇后特意请了戏班子,来逗太皇太后开心。

    “皇上说的是,让何家班的人都上来吧。”皇后吩咐江月姑姑,江月姑姑行了礼,立刻向一旁的太监点点头。

    太监转身离开,不肖片刻,早已上好妆的何家班纷纷上台,跪在地上参拜:“参见皇上,太皇太后,太后,皇后,以及各位娘娘贵人。”

    皇上想着今日到底是太皇太后的寿宴,不好太过喧宾夺主,便看向太皇太后,太皇太后笑着摆手:“平身啊,你们今日准备唱的是什么戏?”

    跪在最前面的画着武生妆的男子立刻小心翼翼答:“回太皇太后,小的们今天唱的是张生喊冤。”

    “张生喊冤?”太皇太后一头雾水:“这戏有些耳生,是你们戏班子自己写的戏吗?”

    “回太皇太后,是。”

    太皇太后点点头:“好,那便唱来听听,若是唱得好,重重有赏。”

    “谢太皇太后。”

    戏乐声缓缓响起,吹拉弹唱一应俱全,那武生刚要开口,春熙跌跌撞撞闯进来:“皇上,淑妃娘娘,救命啊,宫里有人要杀了小姐。”

    聂静姝脸色微微一变,苏婉翎的丫头怎么逃出来了,宁泉宁海这两个饭桶就是怎么办事的?

    淑妃打翻了手中的酒盏,站起身来:“皇上。”

    皇上震怒:“什么人如此大胆,竟然在宫里行凶。孟淮山,立刻带人去看看。”

    “微臣遵旨。”孟大统领领命,握着腰间的长刀,威风赫赫:“禁卫军何在。”

    “属下在。”

    “随我捉拿刺客。”孟大统领带着大批侍卫往后殿而去。

    徐氏听闻十分心急,也不顾不得礼仪了:“春熙,你为什么一个人回来,三小姐呢?”

    “三小姐受了重伤,腹部中了一刀,无法成行,让我前来搬救兵,皇上,淑妃娘娘,小姐快死了,您快让太医去瞧瞧吧。”

    “什么?”徐氏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了过去。

    苏婉致低着头,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冷笑。

    没想到聂静姝竟然下手这么狠,直接要杀了苏婉翎,这下更好,她们鹬蚌相争,两败俱伤,到时候就没人跟她抢三皇子了,苏婉翎,你死了才叫大快人心,若是你能拖着聂静姝一起,往后我一定去你坟前烧香。

    谢芳思没想到太皇太后的寿宴之上,竟然有人这么大胆子,敢杀一品大臣的家眷,而且还是苏婉翎,她回过头看向谢芳踪,原本还在这里买醉的人,早已消失不见,没了主人的酒杯被打翻,酒水流了一地。

    “起驾。”苏培高喊一声,皇帝带着淑妃让春熙带路。

    春熙点点头,立刻要走,那高台子上准备唱戏的武生忽然跳了下来,拦住了去路,苏培反应极快:“来人,有刺客,护驾,护驾。”

    孟淮山刚带着大批禁卫军离开,守在皇帝身边的贴身禁卫军立刻围了上来,将皇帝团团围住,手中长枪出手,那武生却是个练家子,功法刚猛,竟然一把抓住了十几个禁卫军手中的长枪,一掌拍断了。

    坐在高位上的妃子们除了太皇太后,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吓得腿都软了,唯有太皇太后巍然不动,皇后和德妃赶紧站起来,一左一右站在太皇太后身边:“皇曾祖母,我们还是快走吧。”

    “若是这小小刺客都降不住,这些禁卫军还有何用,皇后,你出身叶家,乃将门之后,德妃,你虽从小只读诗书,却也是我谢家的子孙,遇事怎可如此方寸大乱。”

    德妃从小就是按照大家闺秀的礼仪培养的,虽然出身谢家,却和那些文臣家的女子没有任何区别,她有些害怕的看着那个于数十个禁卫军对战竟然不见劣势的武生,害怕道:“太皇太后,话虽如此,但此人非一般刺客,我们还是先回避一下吧。”

    “皇帝尚且还在此处,淑妃都没有躲,你们一个是皇后,一个同为四妃之一,竟然想要逃?”太皇太后一句话,皇后和德妃都不敢说话了,德妃不由得看向淑妃,只见淑妃虽然瑟瑟发抖,竟然用小小的身躯挡在皇帝面前,她们脸上做不出任何表情,生死之前,淑妃竟然半点也不害怕吗?

    皇后却并非害怕,只是觉得嘲讽,当年她也曾这般挡在皇帝面前,何曾换来他半分怜惜,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做,也会呈献两个不同的极端,她以为,他是帝王,帝王无情,可前有元妃,后有淑妃,他只是不爱罢了。

    淑妃那个女人,似乎也摸准了皇帝的心思,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像极了当年的元妃,皇后眼神渐渐发冷,无言地站在太皇太后身边。

    “来人,快来人,给我抓住这个刺客。”苏培声音尖利,一边慌忙的指挥着禁军,一边挡在皇帝和淑妃面前:“皇上,淑妃娘娘,二位主子还是先避一避吧。这刺客凶猛异常,孟大统领不在,禁军们怕是挡不住啊。”

    苏培话音刚落,那武生一声怒吼,竟然将一个禁卫军提了起来举在半空,朝着围着他的禁军砸了下去,前赴后继的禁卫军摔成了一团,皇帝后退一步,脸上却并无慌乱之意:“在场所有人听令,谁若能拿下这刺客,朕加官进爵,重重有赏。”

    在场皆是女眷,看见那刺客凶猛非常,一个个早已吓得花容失色,便是有几个学武的公子少爷,也不过是花拳绣腿,见那么多禁卫军都拦不住他,吓得更是瑟缩在一旁。

    皇帝失望地看向众人,眉头一皱,人海之后,两道身影同时跳了出来。

    一人锦衣华服,头戴玉冠,浓眉星目,正是三皇子李亶。

    另一人一身黑色侍卫常服,面冠如玉,身姿俊朗,竟是楚白。

    两人互看一眼,眼中皆闪过一丝讶异,但很快恢复如常,互相点了点头,竟是难得的默契,一左一右左右开弓,长剑在手,剑气如虹,同时攻了过去。

    那武生反应极快,即便同时应付二人的攻势竟也游刃有余,不落下风,楚白剑法集飘逸剑法和孟家剑法是大成,快而猛,没有多余的花招,只有取人性命的杀招。

    但刺客显然是练过硬气功夫的,长剑戳在他身上竟然不能入体半寸,剑尖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楚白一个翻身,倒退一丈远,再极速刺过去,动作快得只能看到一个黑色的残影,刺客被他这快到看不清人影的身法搞得眼花缭乱,忍不住甩了甩脑袋,集中注意力,竟然双手同时握住了两把剑。

    三皇子拔了一下,拔不出自己的剑,脸色微变。

    楚白神色不变,身体一个诡异的弧度翻转,竟然直接爬上了刺客的肩,长腿交叉,往后一倒,刺客身体一个不稳,轰然倒地。几十个禁卫军立刻上前,长枪对准刺客的脑袋,刺客还想要爬起来,看着近在眼前的十数柄长枪,画满了油彩的脸上,闪过一丝绝望,大声吼道:“我不是刺客,我要见皇上,我是来喊冤告状的,我不是刺客,我要见皇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