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玄幻小说 > 宁凡 > 章节目录 第182章臣服
    前段时间,周彪虽然被关在警局,但对蜀南的局势了如指掌,也知晓了钱军的死讯。

    他误以为这是宁凡下的手,心中对宁凡的敬畏更加强烈,这也相当于给他报了仇,所以他下定决心,以后真心向宁凡臣服,不再以兄弟相称,而是以大哥相称。

    听着这声“凡哥”,几人都闪过异样的神色,宁凡饶有深意的看了周彪一眼,便也不纠正。

    牡丹却心底震撼,这个年轻人不仅是靠山那么简单,看周彪的样子,他是真的向他臣服了,以前周彪宁愿蜗居在麓山区,也不愿向其他任何一个老大臣服,但现在却对一个年轻人臣服,那说明此人的本事究竟有多大

    牡丹按捺住惊讶,表面却依旧保持着淡淡的媚笑。

    周彪与宁凡略作寒暄,便盯着牡丹,他已从东子的口中知道牡丹是来找王建业争吵的,来意颇为不善。

    一听这话,他当时就火了,心说“牡丹,若不是我把你拉上战车,你现在可能也是钱军一个下场,你竟敢如此嚣张”

    “彪哥,他是为毒品的事而来。”王建业小声提醒道。

    周彪恍然,他当然清楚宁凡对于毒品的态度,看来牡丹是眼红毒品的生意了,不过既然宁凡定下了调子,他周彪也绝对不敢反抗。

    如今,他的眼界更加广阔,猜到宁凡是不会局限于蜀南一隅之地,他将来究竟能达到何等成就,他都无法想象,跟着这种老大,对毒品这一块看似肥美的蛋糕,他就有些看不上眼了,何况,人生必须有舍才有得,为了更大的利益,舍弃这一块蛋糕有何不可

    “牡丹,凡哥说蜀南不能有毒品,那就不能有毒品,若是让彪子我发现谁敢插手这一块,那我就把他的手剁了。”周彪鼓着眼睛,厉声说道。

    看着对方气势汹汹的样子,牡丹再难生出抵抗之心。罢了,即便割了这一块肉,自己的地盘已经比以前大了许多,收入也会多不少。

    想通了这一点,牡丹浅浅一笑,娇滴滴的说“呵呵,那我就依照凡哥的意思办事,以后我的场子里绝对不会出现毒品。”

    “这样最好。”宁凡欣然点头。牡丹是一个识时务的人,审时度势,知道什么才是利益最大化。

    “彪哥,你今天刚出来,小妹做东,为彪哥接风洗尘,而且今天如此荣幸能够认识凡哥,我也要和凡哥好好的喝上几杯,凡哥,彪哥,王哥,不知给不给小妹这个机会呢”

    既然服软,牡丹便放开了心结,巴结起这几位大佬来,只盼着他们能够念着自己的好,不要过河拆桥。

    周彪扭头看宁凡,见他微微点头,便说“那就谢谢牡丹了。”

    “呵呵,彪哥客气了,这是我的荣幸。”牡丹见状,心满意足的笑了,一双妙目在宁凡身上扫来扫去,她现在对宁凡的兴趣颇大,恨不得扒开他的神秘面纱,弄清楚他究竟是什么身份,既然自己还要在蜀南混下去,那么就必须紧紧的抱住这条大腿。

    “叫上东子一起。”宁凡开口说。

    于是,一行五人,东子开车,浩浩荡荡的向君悦酒店飞驰而去,牡丹在车行便拨通了一个电话“老何,帮我留天字号房间。”

    君悦酒店,宁凡这是第二次到这里,第一次是聂驰风请客。车刚停好,他便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笑脸盈盈地小跑了过来。

    看着这个熟悉的面孔,宁凡会心一笑,这不是君悦酒店的经理何运全吗他知道楚子君对何运全比较重视,平时与他还有联系,毕竟君悦酒店这个大招牌摆在这里,浣花酒店要发展壮大,少不了与这种龙头打交道。

    何运全堆着笑脸,拉开了车门,首先引入眼帘的居然是一张清秀的熟悉面孔,他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伸出了手,激动的说道“哎呀,宁先生,欢迎大驾光临。”

    他心里却在嘀咕,这不是牡丹的车吗怎么宁凡坐在里面

    宁凡与他轻轻握手,淡然笑道“何经理,我们又见面了。”

    “呵呵,谢谢宁先生捧场,照顾我们酒店生意。”何运全脸上笑成了一朵花,瞥见牡丹也走下车来,便又喊道“牡丹姐大驾光临,蓬荜生辉啊,牡丹姐你可越来越漂亮了。”

    “老何,你这嘴还是那么甜。”牡丹娇媚的笑道。

    “哎,我说的是实话嘛”何运全插科打诨道。

    他身为君悦酒店的经理,按理来说并不会与牡丹这种道上大姐认识,但其实不然。酒店开门做生意,接纳的就是五湖四海,鱼龙混杂之辈,不时会发生一些乱子。

    若是不与道上搞好关系,这生意是甭指望安安生生,况且君悦酒店恰好在牡丹区,乃是牡丹的地盘,所以他与牡丹很是熟稔,以前牡丹宴请宾客都是在君悦酒店。

    “凡哥,请”牡丹走到宁凡一旁,伸手示意,神态恭敬。

    何运全见状,心中打了一个突,禁不住瞅了宁凡几眼,暗道“牡丹怎么会对宁凡这般恭敬他究竟是什么身份,不仅聂市长对他礼敬三分,连道上大姐也如今敬畏,黑白两道通吃,他莫非是什么大人物家的公子”

    一念至此,何运全就再也不敢去看宁凡的脸了,垂着头,满面笑容走在前面领路。

    周彪几人也下了车,一行人在穿过大堂,七弯八拐,来到一处包厢,只见包厢门上方悬着一块匾,上书一个“天”字。何远全见宁凡盯着匾额看,便介绍到“天字号包厢是我们酒店最好的包厢。”

    其实,这个包厢一般不对外开放,只接待熟客及重要宾客,上次聂驰风请客为了低调,只是订了一个普通包厢。

    进门,宁凡发现这个包厢巨大无比,一方古色古香的圆桌摆在屋中央,圆桌后面竖着一个屏风,屏风后是一个茶艺室,左右两侧还有两个房间相连,看样子是作为休息之所。

    宁凡暗暗点头,这个包厢确实不错,心中对有钱人的生活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众人各自落座,牡丹张罗着点菜,不一会儿,各色佳肴与美酒便摆了满满的一桌。牡丹端起酒杯,说“今天能够认识凡哥,真是小妹的荣幸,小妹敬你一杯,希望凡哥以后多多关照。”

    宁凡淡然一笑,牡丹比他还要大几岁,但听她这声“凡哥”叫的无比顺口,挑不出一丝毛病,他也听的很舒坦。

    两人碰杯,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