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31章 占卜
    云暖宫

    “公主,算算日子我们来西烈也有半月了。</a>”木子看着东云玉还是开口,“公主准备何时下手?”木子心里时时刻刻都以,她和东云玉此行来西烈的目的为主。

    而木子发现,东云玉的心思好像不在这里,而是在北冥羽的身上。

    “公主,木子知道你的心思。”木子叹了一口气说,“但是木子还是希望公主能以大局为重。”

    “木子,我没有忘记我们的目的。”东云玉望着木子说,“但是此事不能操之过急,我们还没有取得西烈皇的信任,又怎么能成功呢?”

    “木子只是怕公主一时之间,意乱情迷……忘记了……”木子看着东云玉的脸色,吞吞吐吐的说着。

    “够了。”东云玉语调微怒的说,“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别忘谁是主子谁是奴婢。”

    “公主息怒。”木子顷刻间跪在了地上,“公主恕罪,木子不敢了,木子也只是一时着急。”

    “起来了吧!”东云玉思考了良久说,“木子,若再有下次,你就先滚回东云去。”

    “是,公主。”木子站起身来低着头说,“木子,谨记。”

    祥和宫

    自上次西烈钦对南司凉说了那些话以后,又有好些天没有来祥和宫。

    “凉姐姐,这五皇子又不来祥和宫了。”瑶儿的语调中略有埋怨的说,“这五皇子也不怕凉姐姐再被欺负吗?”瑶儿似乎是在说给南司凉听,又好似在自言自语。

    南司凉一边刺绣,听了瑶儿的话摇了摇头心里想,“瑶儿,还真的只是一个孩子。”

    南司凉也清楚,在瑶儿的眼中心里,恐怕早就把西烈钦看成她的良人了。

    而南司凉只想快些将刺绣弄好,再给西烈钦的时候,与西烈钦说明白。

    即使时至今日,她的心里还是有北冥彻,即使她现在口不能言,在西烈宫中也根本没有人提起北冥彻,可南司凉自己在清楚不过了,她爱的还是北冥彻。

    也许,是她这么认为,无论怎么样,南司凉可以确定她和西烈钦没有可能。南司凉不得不承认,西烈钦很好,对她更好。可是那并不是爱,若西烈钦可以做她的哥哥。对南司凉而言那是再好不过了。

    瑶儿看着南司凉看着远处发呆,连瑶儿走到她的身边都没有发现。

    “凉姐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瑶儿伸出手推了推南司凉。

    南司凉回过神来看着瑶儿摇了摇头,伸出手握住了瑶儿的手,微笑的看着瑶儿。

    “凉姐姐,你这么好不应该受这些苦的。”

    南司凉释然的看着瑶儿,放开了瑶儿的手继续刺绣。瑶儿那天真无邪的眼神,那稚嫩的话语。有些苦是一定要承受的,而现在的南司凉觉得,活着就好。

    能活着至少还有念想,哪怕和心里的那个人,有可能今生都在难相见。

    御花园

    “五皇子找我何事?”北冥羽看了看这御花园的四周,“难道五皇子是约我来看花?”

    北冥羽和西烈钦坐在石椅上,石桌上当着点心和茶,刚刚起了一阵微风,阿黛将拿来的披风给北冥羽披上。

    “九皇子,前些日子西烈钦一时心急多有冒犯,还望九皇子恕罪。”西烈钦看着北冥羽,语调诚恳。

    “五皇子,若是来赔罪的。”北冥羽顿了顿,“我听到了,如此我是不是可以回西慕宫了。”北冥羽又咳嗽了几声,“咳咳咳咳,我这身子实在是受不住。”

    语毕,北冥羽便要站起身

    “九皇子且慢。”西烈钦忙开口叫住北冥羽,“西烈钦有一事寻问。”

    “何事?”北冥羽忽然来了兴致的看着西烈钦,“我若和凉公主表明心意,可有几分可成?”

    “五皇子真的想知道?”北冥羽嘴角扬起,笑容别有意味。

    “当然,西烈钦特来相问。”

    北冥羽强烈的感觉到,坐在他对面的西烈钦,已经深深地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南司凉。只是就如今而言,西烈钦无论是做什么都是徒劳。

    “九皇子为何不语。”西烈钦捉摸不透北冥羽的这抹笑意。

    “五皇子,此时表明心迹,不仅会无功而返,还会被凉公主拒绝。”

    “九皇子,何出此言,西烈钦愿闻其详。”西烈钦对北冥羽的话半信半疑,北冥羽也知道这样的事实,对于西烈钦而言,自然是无法接受。

    “凉公主,心中有人。”

    “北冥彻?”

    北冥羽点了点头,西烈钦的心顿是凉了半截。坐在石椅上良久一动不动。西烈钦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与南司凉的相处使得自己越陷越深,只记得南司凉与北冥羽解除了婚约,一时间却忘记了南司凉心里还有一个北冥彻。

    “五皇子,也莫要着急。”

    “九皇子可有办法?”

    西烈钦听了北冥羽的话,忽然想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一般,眸子里都满是光芒。

    “我可以为五皇子卜上一卦,但我有一个条件。”

    “卜上一卦?”西烈钦忽然想到,北冥的占卜术天下闻名,但只要北冥的历代君王才会,西烈钦心里想,“难道北冥锦将这占卜之术传给了北冥羽。”

    “五皇子,意下如何?”

    “九皇子严重了,何来条件一说,西烈钦愿意为九皇子效劳。”

    “三日之后,西慕宫中告诉五皇子答案。”

    “三日?好。”

    西烈钦与北冥羽对视了良久,忽然二人同时放声大笑。

    西烈钦不管北冥羽的条件是什么,在西烈钦的眼里,现在南司凉是最重要的。若自己真的能娶了南司凉,那他与西烈凌楚的两个月之期,也可是暂缓。

    西烈钦也想过,若是南司凉同意,自己也可以放弃皇子之位,带着南司凉离开西烈。

    西慕宫

    “殿下,要与五皇子谈的条件是?”

    “北冥四旗中的北墨旗。”

    阿莫闻言,“殿下,不怕西烈钦起疑?”

    “时间紧迫,已经顾不得许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