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47章 再卜一卦
    距西烈钦与南司凉大婚已经过去半个月了,这半个月以来,

    日子过得还算是风平浪静,只是近几日一到夜半就有宫女侍从离奇死去,却都是在西烈凌楚的御书房中,且连西烈钦都查不出死因,从表面看上去就是突然猝死。</a>

    御花园中

    “你说今天晚上还会死人吗?”

    “我怎么知道,希望不会在死人了。”

    “我听说五皇子娶的那个,南司的凉公主是灾星祸水,五皇子才大婚没多久就开始死人了。”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陛下原想将凉公主送回南司,五皇子却执意要娶。”

    “对了对了,还有一件事,凉公主醒来之后本不能说话,大婚之后忽然可以开口说话了。”

    “这凉公主太诡异了,以后我们绕着五皇子的宫殿走吧!”

    “我觉得也是,我觉得也是。”

    两个宫女一边踩花,一边窃窃私语的说,然儿,这些话好巧不巧的被来御花园散步的南司凉和瑶儿听到了。

    瑶儿气的双手我成了拳头,冲过去走到那两个宫女身后,南司凉想拉住瑶儿却没有拉住。

    “谁允许你们在这里嚼舌根,在胡说八道,让五皇子割了你们舌头。”瑶儿一字一顿的说。

    两名婢女转过头看了看瑶儿,之后将目光落在南司凉的身上。

    “五皇妃恕罪,五皇妃恕罪,奴婢在也不敢乱说了。”两名婢女连连磕头求饶。

    “你们起来吧!”南司凉走过去看着她们说。

    两个婢女站起身涩涩发抖的低着头,不敢看南司凉。

    “还不快滚,下次在听到你们乱嚼舌根,绝对让五皇子不饶你们。”

    “多谢五皇妃,多谢五皇妃。”两名宫女快步离开了南司凉的视线。

    两名宫女离开后,瑶儿看着南司凉说。

    “凉姐姐,你就是太善良了。”瑶儿顿了顿一副为南司凉打抱不平的说,“她们那么说你,你还放她们离开?”

    南司凉抬手点了点瑶儿的额头说,“傻瑶儿,他们说的没错,确实自我嫁给五皇子以来,死人的怪事就连连发生,而且还都是死在陛下的御书房中,宫中类似于这样的话,又何止他们两个人说。”南司凉叹了一口气,语调有些凄楚,南司凉抬头看了看天喃喃自语的说,“也许我真的是灾星祸水,只希望不要在死人了。”

    “呸呸呸!凉姐姐才不是什么灾星祸水,凉姐姐是福星。”瑶儿抬起手要打南司凉,“凉姐姐,在这么说瑶儿就要打你了。”

    “噗!”南司凉被瑶儿的这一举动逗笑了,“好好好,我不说了。”

    “凉姐姐,起风了我们回了吧!”

    “好。”

    南司凉和瑶儿没有发现的是,她们转身离开之时,假山后面探出一宦官的头,将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御书房

    “陛下,老奴亲耳听到凉公主自己说,也许她真的是灾星祸水。”

    “是吗?”

    “千真万确。”西烈凌楚皱着眉头,还不等西烈凌楚开口说什么,那宦官继续说,“陛下,这宫中离奇死人而且还是死在陛下的御书房里,这北冥九皇子的话,现在想想也不可不信呀!”

    此时此刻西烈凌楚的心里乱的很,西烈钦与南司凉大婚的聘礼,以及书信已经送到了南司,南司皇的回信他也已经收到,现在要是贸然将南司凉送回南司,南司必定会认为西烈在耍他们,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北冥彻还没有继承北冥大位,现在与南司树敌不是上上之策。

    然,南司凉若真的是灾星祸水,祸及西烈西烈凌楚又担不起这千古骂名。

    “陛下,莫不如再请九皇子占卜一卦,一问吉凶。”

    “现在也只能如此了。”西烈钦站起身淡淡的说,“摆驾西慕宫。”

    西慕宫

    “阿莫,昨日为止死多少人了?”

    “回殿下,正正好好十个人。”

    “快了。”

    “殿下,什么快了。”

    阿莫的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通传,“陛下驾到。”

    “这不来了吗?”北冥羽笑了笑说。

    不一会西烈凌楚笑容满面的走了进来,北冥羽现在桌案前,桌案上摆着占卜用的竹简。

    “九皇子,近日身子可好?”西烈凌楚走过去说。

    “还好,劳烦陛下挂心了。”北冥羽顿了顿,“陛下,今日来西慕宫可是为了宫中离奇死人一事。”

    “既然九皇子,已经知道了朕的来意。”西烈钦坐在了北冥羽旁边的椅子上说,“朕就有话直说,九皇子那日说凉公主是灾星祸水,钦儿与她成婚之后宫中就频繁死人,可是与凉公主有关?”

    “那日我已和陛下众臣说了此事,陛下不行我也爱莫能助。”北冥羽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看着西烈凌楚。

    “朕今日前来是希望九皇子,能在为西烈卜上一卦,以看西烈国运。”西烈凌楚语调带请求。

    “陛下,既不信卜了又有何用?”

    “九皇子,在卜一卦朕必信。”

    “陛下,稍等片刻。”

    北冥羽拿出三支竹简,分别摆在了桌案上,北冥羽一会眉头紧锁一会薄唇紧泯。

    看的西烈凌楚心惊胆战,半柱香之后西烈钦小声询问。

    “九皇子,卦象如何?”

    “卦象显示,若执意留南司凉在宫中,必有大的灾难,甚至动摇西烈国本。”

    &nbsp513;  “九皇子,当真如此?”

    “千真万确。”

    北冥羽此言一出,西烈凌楚坐在那里久久不语,西烈凌楚不知道做了多久,才起身摆驾回宫。北冥羽知道西烈凌楚内心难以做出决定,毕竟西烈钦哪里就不好过。

    西烈凌楚走过换北冥羽,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深思良久。

    北冥羽不懂,这卦象怎么显示,南司凉在劫难逃,是一个死卦。难道西烈凌楚最后选择赐死南司凉,那东云玉的目的岂不落空?又或者东云玉杀了南司凉,还是西烈钦?无论北冥羽怎么想,或是怎么算南司凉都必死无疑,在算下去却成了此卦无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