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110章 质疑
    三炷香之后,南司凉被西烈钦送回了南湘宫,西烈钦再临走的时候,满眼不舍得的看着南司凉,最后西烈钦将南司凉拉到怀里,靠近南司凉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a>

    “小谅,你要相信我。”

    “钦,我相信你。”

    二人深情对视,南司凉的眉眼都是笑。

    这一切都被路过的阿黛看在眼里,阿黛站在那里良久,嘴上不禁喃喃自语,“殿下,你做的一切真的值得吗?若你亲眼看到了这副画面,心中又是什么感受呢?”

    阿黛看到了这一幕,是真的替北冥羽感到不值,虽然北冥羽过去对南司凉做的种种,可是在阿黛看来北冥羽也是被逼无奈,而且如今北冥羽正受着千万倍的惩罚煎熬。

    西烈钦走后,南司凉独自一人进了南湘宫,回答了房间。

    今日南司棉在御书房和自己说的话,南司凉并没有告诉西烈钦,因为南司凉自己都没有想明白,南司棉为什么要那么问她。

    “谅儿,你怕九皇子是吗?”

    “谅儿,你真的不记得他了?”

    对于南司棉的这两个问题,南司凉百般疑惑,为什么她的对也会如此问呢?难道她和九皇子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被自己遗忘了?

    南司凉没有回答南司棉的问题,南司棉也没有在问,南司棉只是别有深意的看了南司凉很久。

    南司凉躺在床榻上。脑子里不断的闪过,南司棉的那两个问题,不知不觉中南司凉竟然睡着了。

    御书房

    亥时已过,但南司棉依旧在御书房中,一直陪着南司棉的宦官,看了看南司棉还是开口说,“陛下,时间不早了,还是回宫歇息吧!”

    “好。”南司棉长叹了一口气,站起身子说了一声好。

    “陛下,还在为凉公主的事情忧心?”

    “凉儿命苦。”南司棉叹了一口气,那宦官伸出手扶着南司棉,一主一仆慢步走出了御书房。

    “陛下,凉公主吉人自有天相,这些磨难凉公主一定会挺过去的。”

    “可怜我的凉儿了。”南司棉语调感慨的说。

    各国皆传闻,南司棉最不喜欢的就是南司凉,可是事实正好相反,南司棉最疼爱的最是南司凉,有的时候最疼爱的人,反而要做的满不在乎,否则南司凉的身边岂不是危机四伏?

    南司棉对南司炯的喜爱也是一样的,南司炯和南司凉的母妃是南司棉最爱的妃子。但别说实在各国传来,就是在南司宫中,也没有人发现南司棉对他们的偏爱。

    北冥羽已经昏迷半个月由于,西烈钦说的五日,也只剩下了一日。南司凉本在床榻上睡得好好的,忽然不知怎么的就醒了,南司凉看着窗外,月黑风高,忽然想起北冥羽还没有醒,南司凉便下了床,左思右想还是想去看看北冥羽。

    夜深人静,北冥羽房间里还有光亮,东云玉原是时时刻刻守着北冥羽,却是东云玉日渐消瘦,被木子强行带回房间,南司凉看了看房间里面此时此刻并没有人,南司凉推开门进入了房间,南司凉心里还想,守着北冥羽的人怎么不在,也不怕北冥羽发生意外吗?

    南司凉一边走向床榻一边想,南司凉站在床榻边许久,才坐在了椅子上。

    “九皇子,你快醒过来,只要你能醒过来。我愿意听你讲故事。”南司凉顿了顿说出了,这几天一直让自己不解的事情,“父皇,那天问我是不是忘了你,难道我们真的认识吗?九皇子,你醒过来,你告诉我究竟怎么回事?”

    南司凉哪里知道,今夜守着北冥羽的人是阿莫,阿莫见南司凉蹑手蹑脚的走过来,便躲在了暗处。

    阿莫虽然不知道,北冥羽这么做事为了什么,但是阿莫清楚,北冥羽冒着生命危险,做的这件事一定要他的道理。

    阿莫站在门外,听着南司凉对北冥羽说的话,阿莫不由得在心里叹气,“凉公主,你若能不恐惧殿下该多好……若是能想起殿下那就更好了……”

    “九皇子,你就醒过来吧!”南司凉顿了顿又说,“你这不醒过来……整个南司提心吊胆,钦也因为我不能回去而愁眉不展……”说着说着南司凉竟感觉困意涌上心头。

    次日,天泛白肚。

    南司凉睡得正好,却感觉手被什么握住,南司凉猛地睁开眼睛,见北冥羽正看着自己,自己的手还被北冥羽握住。

    “九皇子,你醒了?”南司凉嘴角露出喜出望外的微笑。

    “水,水……”北冥羽的语调沙哑而难听。

    “好,我给你倒水。”南司凉转身走到桌子边倒了一杯子,之后又走回床榻,将北冥羽扶起来喂北冥羽喝水。

    北冥羽一边喝水,余光还不忘看着南司凉,一杯水喝完,北冥羽忽然开口。

    “皇后,你不怕我了吗?”

    听了北冥羽的话,南司凉才发现,自己竟然离北冥羽很近,自己竟然敢喂她喝水。南司凉放开了北冥羽,站在了身体发呆了很久。

    因为南司凉是突然放开北冥羽,由于惯性的问题,北冥羽的身子一震,震的伤口生疼,北冥羽眉头紧锁额头又些许汗珠。

    南司凉刚刚是见北冥羽醒了过来,南司的危机解除,并没有注意其他,南司凉心里更加疑惑了,她怎么就不怕北冥羽了呢?

    “九皇子,我为何不怕你了?”

    “难道皇后想一直怕我不曾?”

    “那倒不是……”南司凉语调还摇了摇头。

    北冥羽看着南司凉,南司凉的目光第一次,与北冥羽对视。

    “父皇,那日问我,真的忘记米了吗?”南司凉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真的认识吗?我又是因为什么忘记了你?”

    “我们……何止是认识……”北冥羽的嘴角扯出一抹苦涩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