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111章 我们只是青梅竹马
    “既然如此我又怎么不记得你了?”南司凉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北冥羽,眸子里都是疑问与好奇。</a>

    “你坐下来我讲给你听。”北冥羽看着床榻边的椅子,示意南司凉坐在,北冥羽撑起身子靠在床住上,“我们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小便订了婚事……咳咳……”北冥羽轻咳嗦了两声继续说,“无奈我总被人暗算,有一次中毒将你忘了,这期间发生了一些事情,你爱上了我三哥北冥彻……”

    “北冥彻……”南司凉重复着北冥彻的名字,她怎么对北冥彻也没有印象,南司凉望着北冥羽听他继续说。

    “我便同意你我之间退婚,辗转之间又发生一些事情,你认识了西烈当时还是五皇子的西烈钦……”

    “按你这么说,我和钦确实成过婚?”南司凉忽然打断北冥羽说。

    “嗯。”北冥羽点了点头。

    “那我们之间呢?我爱你吗?你又爱我吗?”南司凉一连问了北冥羽三个问题,北冥羽看了南司凉半晌,有些问题北冥羽不知道如何回答。

    毕竟,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还怎么能说的出口。

    “看来我们之间,也只是认识罢了。”南司凉见北冥羽许久不说话,心里忽然一阵烦闷,“怪不得我初见你那么恐惧,想必你我自小定的那门亲事,也并非我的本意。”南司凉深呼了一口气,“幸亏我遇到了钦……父皇,问一下是否真的忘记你,我还以为我们之间有什么。”南司凉忽然嘴角扬起说,“这下好了我没有对不起钦。”

    南司凉说的一字一句,重重的刺进北冥羽的心里,不过北冥羽也不能否认,他与南司凉之间,除了他的伤害什么都没有,他醒来的时候,南司凉就爱上了北冥彻,仔细想想他们之间也没有那么多的刻骨铭心,若非要说有,就是在东云的时候。

    “九皇子,你也醒了,我可以回南希宫了吗?”南司凉看着北冥羽问。

    “既然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皇后如今已不再惧怕我……咳咳……咳咳……皇后,不必担心我们只是青梅竹马而已。”北冥羽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嗦,北冥羽忙用手捂住,声音发闷的说,“难道皇后如今改为讨厌我了吗?”

    “九皇子,你……还是别说话了……”南司凉看北冥羽咳成那样,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南司凉刚要叫人,被北冥羽制止住了。

    “皇后,无妨。”北冥羽拿开手看着南司凉说,“你在这里陪陪我就好。”

    北冥羽将手拿来的时候,却握成了拳头,北冥羽本想将手放进被子里,没想到被南司凉看到了指缝中的血。

    “九皇子……你……”南司凉伸手抓住北冥羽的手腕,“伸开手我看看。”

    北冥羽看着南司凉摇摇头。

    “给我看看。”南司凉再一次说。

    北冥羽看着南司凉依旧摇头。

    南司凉不在征求北冥羽的同意,而是强行用手打开北冥羽的手,“北冥羽,你让我看看,你咳血了?”南司凉的语调有几分哽咽。

    “你怎么哭了?”北冥羽一时惊讶,南司凉趁机将北冥的手掰开。

    南司凉看见北冥羽的的手掌心里都是血,南司凉的手捧着北冥羽的手许久。

    “没事,我还死不了。”

    “九皇子,我不是讨厌你……而是……”南司凉顿了顿说,“我发现你不怕你之后,感觉你特别的熟悉,可是……我们之间,又没有什么……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只是有个假婚约,现在还不存在了……”南司凉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可是我又感觉那样的感觉不对劲,我觉得对不起钦……”

    “怎么会对不起西烈陛下呢?”南司凉捧着的北冥羽的那只手,忽然握住了南司凉的手,“皇后,只要不怕我就心满意足了。”

    南司凉和西烈钦现在有了孩子,他还能做什么呢?做的再多无非是让南司凉为难,忘情散的毒无解,如今的南司凉就是爱着西烈钦,如果南司凉对自己产生了感情,恐怕只能逼得南司凉自杀。

    “皇后,我们之间真的只是儿时玩伴,非说成什么也就是青梅竹马……只是皇后当时如此怕我,我又怎么甘心……”

    “九皇子,那我们一直都只是青马竹马?”南司凉顿了顿,“我想起来了,你有心上人,她……她死了……”

    “嗯,她死了。”北冥羽望着南司凉很久才回答。

    “哈哈哈,哈哈哈。”南司凉破涕为笑的说,“九皇子,你是好人,你和四公主会很幸福。”

    “多谢皇后吉言。”此时此刻北冥羽的微笑,比哭还难看。

    “九皇子,那我可以回南希宫了吗?”南司凉看着北冥羽甜甜一笑问。

    “嗯。”北冥羽点了点头。

    “九皇子,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那日也中毒了是不是。”

    “嗯。”北冥羽又只应了一声。

    南司凉的手从北冥羽的手中抽了出来。

    “九皇子,多谢你救了我和孩子。”

    “你我之间何必言谢。”北冥羽想了想说,“皇后,放心我不会再对皇后……皇后终究不是她……”

    “九皇子,你很爱她?”南司凉问。

    “当然。”北冥羽轻声的说,“只不过有一件事她骗了我。”

    “她骗了九皇子,何事?”

    “她在东云的时候和我说,将我们的头发绑在一起埋起来,我们就会天长地久,永不分离……可是……”

    “九皇子,你也相信这个?”南司凉有些惊讶的看着北冥羽。

    “她说的我怎么能不信。”北冥羽顿了顿又说,“但现在不信了。”

    九皇子,我还是那句话,逝者已矣来着可追。南司凉忽然用手拍了拍北冥羽的肩膀说。

    “九皇子,还是忘了她吧!他也不希望九皇子如此痛苦,九皇子只有放下她,才能看到四公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