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118章 冰释前嫌
    北冥羽刚走到南湘宫,就看见阿莫和阿黛在宫外等着自己,北冥羽快步走过去,北冥羽心想是北冥雪出事了。</a>

    “你们怎么在这里?”北冥羽看着二人问,“是雪弟出事了吗?”

    “不,不是。”阿莫看着北冥羽连忙回,“殿下,放心小皇子没事。”

    ‘殿下,是西烈陛下来了。’阿莫语毕阿黛随即开口说,“来了好一会了,正在同皇后说话。”

    北冥羽紧张的神情一下子放松了,北冥羽走进南湘宫。阿莫和阿黛看着北冥羽的背影,是那么的凄楚。

    北冥羽知道这一天早晚会来,西烈钦怎么会让南司凉一直在南湘宫,只是北冥羽也曾小小的期盼着会有奇迹发生,可是现实永远都是那么的残酷。

    北冥羽没有进内殿,而是坐在了正殿,等着西烈钦和南司凉,北冥羽进去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要看着他们你侬我侬,自己难堪难过?

    思及此,北冥羽的嘴角起了一抹苦涩的微笑,随即北冥羽还摇了摇头。

    房间里

    南司凉和西烈钦同时坐在床榻上,西烈钦一手抱住南司凉的腰,眼神温和的看着南司凉。

    “小谅,对不我,我太冲动了。”西烈钦顿了顿说,“我竟然没有理解你的意思。”随即西烈钦脸上露出微笑,“小谅,不会是我西烈的皇后,凡事都也我西烈考虑。”

    南司凉听了西烈钦的话,有些害羞的看着西烈钦。

    “钦,我也有不对,应该先和你说的。”南司凉的手握住西烈钦的手,一脸认真严肃的说,“钦,你一定要相信我,那夜我只是坐在椅子上,在九皇子的房间里做了一夜。”南司凉还是说了谎话,许是,不想在同西烈钦因为这件事不愉快。

    西烈钦闻言反手握住南司凉的手,将南司凉的手放在了唇边亲了一下,深情款款的看着南司凉说,“让小谅受苦了。”西烈钦神情十分认真的说,“小谅,我保证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嗯。”南司凉点了点头说,“钦,这可是你说的要记住。”

    “一定牢记在心。”西烈钦握住南司凉的手紧了紧。

    “小谅,同我回南希宫可好。”

    “嗯。”

    西烈钦拉着南司凉站起身,二人一同出了房间。二人走到正殿,北冥羽看着西烈钦先开口。

    “西烈陛下既然来了何不喝杯茶再走?”北冥羽语气和善的说。

    西烈钦看了北冥羽很久,拉着南司凉走到椅子边上,让南司凉先坐在,自己也坐在了南司凉的旁边。

    “九皇子如此雅兴,钦自放奉陪。”西烈钦顿了顿又说,“小谅,这些时日打扰,多谢九皇子照顾。”

    “西烈陛下严重了。”北冥羽面无表情的说,“我同皇后也算是友人,自然不能看着皇后进不了南希宫,而置之不理。”

    听了北冥的话,西烈钦的脸色明显一沉,南司凉也看出了西烈钦的神情变化。南司凉的手握住西烈钦。

    “九皇子,所言极是。”不久西烈钦微笑的看着北冥羽说,“钦保证再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经过这件事之后,我一定会对小谅百般体贴,万般宠爱,绝对在不让九皇子为之操心。”

    西烈钦说完,南司凉的目光落在了北冥羽的身上,北冥羽依旧是面无表情,南司凉看不出北冥羽是喜是怒。

    “哈哈哈,哈哈哈。”北冥羽忽然笑了说,“西烈陛下能做到最后。”随即北冥羽的话锋一转,“西烈陛下,来喝茶,喝茶。”

    其实,南司凉早就有疑问,北冥羽和西烈钦看上去,都是不拘小节心胸豁达之人,怎么这二人只要一遇到,就会剑拔弩张把气氛搞得如此尴尬。

    南司凉在心里暗暗想,有机会还是问问南司炯比较好。

    虽然北冥羽和西烈钦喝着茶,没有说什么,但是南司凉就是能感觉到,二人眼中的杀气。

    “钦,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南司凉知道,缓解这紧张气氛的唯一办法就是,赶紧同西烈钦离开南湘宫。

    “好小凉,我们这就回南希宫。”西烈钦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看了一眼北冥羽,伸手抱住南司的腰,西烈钦看北冥羽那一眼别有深意。

    因南司凉没有喝茶,不知道北冥羽给西烈钦准备的那杯茶,其实是凉茶。

    凉茶伤胃喝了还不如不喝,西烈钦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道理。西烈钦的心里,他与北冥羽早就已经是不共戴天,现如今只是加深了而已。

    西烈钦和南司凉走后,北冥雪从内殿走了出来,走到北冥羽的面前。

    “哥,你就这样什么也不做,任由凉姐姐和西烈钦在一起?”北冥雪语调质疑的说,“这还是我哥吗?是哪个说爱凉姐姐,永远不放手的你吗?”

    听了北冥雪的话,北冥羽的心里一阵酸楚,北冥羽自从醒了以后,第一次感觉到无能为力,这样的感觉是发自内心的。

    “雪弟,你以为我不想做什么吗?”北冥羽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北冥雪一字一顿的说,“我还能做什么?”

    北冥雪望着北冥羽一阵沉默。

    “雪弟,那你呢?”见北冥雪沉默,北冥羽继续开口说,“雪弟,又能做什么呢?”

    北冥羽的话问的北冥雪牙口无言,是呀!他还能做什么呢?他的炯哥哥下个月就要大婚了。

    想到这里北冥雪忽然悲从中来,眸子里又泪花。

    “哥,我们一醉方休好不好?”

    “好。”

    北冥羽什么都不能为北冥雪做,除了被北冥雪一起一醉方休。

    炯明宫

    而南司炯一直在思考北冥羽的话,最后南司炯忽然想到,裳铭儿三日后生辰,可以将裳铭儿接到宫中小住,算算时间他也许久没有见到裳铭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