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156章 北冥继之
    三日之后,西烈舒然还是答应了西烈席的建议,但是西烈舒然同样有条件,西烈舒然的条件是让北冥彻给他们的孩子起名字,北冥彻都什么了,让西烈席的人写成信给她看,否则她不同意与西烈席合作。</a>

    西烈舒然的这些条件,西烈席自然是答应了,这些条件在西烈席看来,与西烈的皇位比那就是不值一提。

    倪夏收到了西烈席的来信,次日便和北冥羽说,要去见北冥彻,北冥羽想了想还是让倪夏,去见了北冥彻,而在一旁的北冥雪,在倪夏走了之后说。

    “哥,你就这样让她去见三哥,你不怕……”北冥雪虽然没有讲话说明白,但是北冥雪知道北冥羽一定会懂。

    “雪弟,你无需太过担心。”北冥羽看着北冥雪继续说,“如今的北冥彻已经掀不起什么大风大浪了。”

    “哥,你确定?”北冥雪不相信的问。

    “当然。”北冥羽忽然转移话题的说,“雪弟,我听闻南司棉有意将皇位传给南司炯,自己去做太上皇,但是却被南司炯拒绝了。”北冥羽语毕,看着北冥雪的表情变化。

    “哥,关于他的事情,我并不想知道。”北冥雪沉默了很久以后说,“哥,我已经习惯了不想他的生活,所以哥……”

    当北冥雪对上北冥羽眸子的那一刻,北冥雪停止了说话,因为北冥513羽的眸子已经将他看穿。

    “雪弟,如果你真的已经习惯了,你就选个妃子,哥封你做北冥雪王,你看如何?”

    “哥……我……”北冥羽的话让北冥雪哑口无言,北冥雪确实慢慢的习惯了,没有南司炯的生活,但是北冥雪也并不想选妃。

    “哥,我还不想大婚。”北冥雪言简意赅的拒绝。

    “雪弟,你若不喜欢女子,大可以娶个男妃。”

    “娶个男妃?”北冥雪重来没有这样想过,故而听了北冥羽的建议之后,北冥雪瞪大了眸子有些惊讶的看着北冥羽。

    “对呀!”北冥羽笑了笑说,“雪弟,我有不是不开明的人。”语毕,北冥羽在心里想,在二十一世纪,喜欢男子的多的很,早就见怪不怪不了。

    “哥,你不怕众大臣们不同意。”北冥雪想了想问。

    “不怕……”北冥羽会的干脆。

    “可是哥……我还是不想……我……”北冥雪忽然变得吞吞吐吐。

    “你还是喜放senlinff不下南司炯是不是?”北冥羽开口替北冥雪说了。

    “哥……”北冥雪只是叫了北冥羽一声。

    北以宫

    倪夏走进北以宫的时候,北冥彻正在床榻上躺着,北以宫因为年久失修,无人打扫,倪夏一进去就捂住了鼻子,只因为一阵发霉的味道,呛的倪夏十分的不舒服。

    北冥彻听见有人走进来,并没有在意还是继续躺在床榻上。

    “三皇子,我是西烈晋王的贴身婢女,我家主子让我来告诉你,舒然公主在西烈安然无事,而且还为你生下了一个孩子。”倪夏说完了这些顿了顿继续说,“主子让我来这个告诉三皇子,是因为舒然公主想让三皇子,给孩子起一个名字。”

    原本一动不动的北冥彻,在听了倪夏说了这么多之后,翻过身子与倪夏四目相对,在看见倪夏那张脸的时候,倪夏在北冥彻的眼中,看见的是惊讶与错愕。

    “三皇子,不要误会。”倪夏忙解释的说,“三皇子,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长的像,南司的凉公主而已。”

    北冥彻想了很久说,“你说的都是真的,舒然真的在西烈,而且还生下了我们的孩子?”

    “千真万确,奴婢怎么敢欺骗三皇子。”

    倪夏语毕,北冥彻一直看着倪夏,不知道过了多久,倪夏只见北冥彻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

    “孩子叫北冥继之。”

    “好。”倪夏顿了顿说,“三皇子,舒然公主还希望你能给她写一封信。”忽然倪夏上下的打量了北冥彻一番说,“奴婢已经带来了纸笔是三皇子口述……”

    “纸笔给我就好。”

    “是。”

    倪夏走过去,将纸笔递给北冥彻。虽然北冥羽挑了北冥彻的手脚筋,但是为了让北冥彻能生活自理,北冥羽又将北冥彻的手脚筋给他接上了,但是仅限于能动。

    倪夏看着北冥彻握笔和写字的速度都宛若初学。

    北冥彻之所以要自己写,是因为怕倪夏篡改自己的意思,但是北冥彻也相信西烈舒然不会那么傻,是不是他的口吻还是知道的。

    北冥彻得写了三柱香的时间才写好,北冥彻将信交给倪夏的时候,又问了一句,“舒然什么时候能来救我。”

    “快了,三皇子只要耐心等待。”

    倪夏语毕,转身出了北以宫,倪夏并没有看北冥彻信中的内容,因为倪夏知道,现如今谁都改变不了,西烈席做西烈皇的事实。

    西烈

    西烈舒然在收到北冥羽的回信的时候,手里握住了信,心却控制不住的心跳加速。西烈舒然平静了很久,才打开了信。

    看着熟悉的字迹,西烈舒然的泪水,打湿了信纸。看着北冥彻关心的话语,和期待见面的急切。

    西烈舒然自然也恨不得,明日就与北冥彻见面。

    信是木晴送来的,西烈舒然接过信之后,就以身体不适的理由,让木晴离开了。

    北冥彻在信中大多数都是思念的语言,只有一段北冥彻写着。

    “舒然,西烈现在的形式我不是很清楚,那个婢女的主子我也不知道是谁。看样子是有意瞒着我,不管怎么样,都要为我们的以后,就有后路。”

    西烈舒然抬起手擦了擦眼泪之后继续看,“舒然,我在北冥等你来救我,我无比期待我们相见的日子。”

    西烈舒然放下了信,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西烈舒然仔细的想北冥彻那句话的意思,“为他们留后路……”

    西烈舒然坐在床榻上想了很久,才想明白北冥彻话里的意思。

    “彻,你放心我一定会想方设法给我们留后路,我也期待我们的相见。”西烈舒然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孩子的身上,西烈舒然一脸温柔的说,“还有我们的孩子也期待见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