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170章 算账
    北冥羽将东云玉抱起来走进了内殿,南司凉努力的撑起身子,木子也跑了过去将南司凉扶了起来,南司凉看着北冥羽的背影大声的说,“夫君,她是来杀你的,她是来杀你的。</a>”但北冥羽早就进了内殿,南司凉也不知道北冥羽有没有听到。

    北冥羽一检将房间们踢开了,原本在睡觉的孩子也醒了,但并没有哭。北冥羽将东云玉放在了床榻上,看着东云玉脸色发青,知道东云玉是因为呼吸受到阻碍,导致的暂时性休克。

    北冥羽伸手轻轻的拍了拍东云玉的脸颊嘴里说着,“凉凉,凉凉,你醒醒……你快醒醒……孩子看着你呢。”

    但是这些并没有用,东云玉并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北冥羽抿了抿嘴巴,想了很久北冥羽忽然站起身,北冥羽在站起身的那一刻又停住了片刻,随即北冥羽慢慢的俯下身子,北冥羽的唇慢慢的贴在了东云玉的唇上,在贴上的那一刻北冥羽只觉得全身一麻,北冥羽和东云玉的口中渡了几口气。正当北冥羽要直起身子的时候,东云玉忽然醒了,北冥羽第一次感觉到紧张,竟然没有了动作。

    二人四目相对,忽然东云玉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北冥羽的脸上,随即还将北冥羽推开。

    “

    你刚刚昏过去了……我……”北冥羽竟然无与伦比起来,“我不是……”

    “出去……”北冥羽还没有说完话,东云玉却语调斥责的让北冥羽出去,北冥羽却也没敢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看东云玉转身离开就房间。

    在北冥羽出房间的那一刻,北冥羽还下意识的用手,揉了揉被东云玉打的那边脸。

    北冥羽也说不出现在心里是什么感觉,甜的苦的?好像都有。

    不过在北冥羽的心里,即使被东云玉打了也是值得的,毕竟东云玉安然无恙,他还……

    不知不觉北冥羽走到了正殿,木子和南司凉还在正殿。

    北冥羽放下了手,清了清嗓子走到他们面前说,“

    还没走?看来是有话要说。”北冥羽的目光落在了南司凉的身上,随即又坐在了椅子上,一副我看你能说出什么的表情。

    “夫君,夫君……”南司凉想要走上前,却被北冥羽阴森的笑容吓的退了回来,“夫君,东云玉是来杀你的,你还是不要住在北仪宫了?”

    “奥!”听了南司凉的话北冥羽奥了一声问,“你是怎么知道她是来杀我的呢?”

    “夫君,是她自己刚刚亲口对我说的,木子也听见了。”南司凉一副急着让北冥羽相信的样子继续说,“不信夫君你问木子。”

    南司凉语毕北冥羽的目光,还真落在了木子的身上,北冥羽只是看着木子一句话都没有说。

    “陛下,这几日一直在公主这里,奴婢也不好来打扰。”木子咽了一下口水继续说,“还听闻凉公主一个人……陛下昔日对凉公主也……”木子自认为自己的这一番说辞,北冥羽挑不出任何毛病。

    “木子,我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理由。”北冥羽顿了顿说,“

    自己主子你还是要分的清楚得。”北冥羽的嘴角忽然扬起一丝坏笑说,“

    至于我昔日对凉公主怎么了,你倒是说说……”

    “陛下,对凉公主深情四海,我们公主根本入不了陛下得眼,陛下不会不承认吧?”木子的眸子与北冥羽四目相对,北冥羽在木子的眸子里没看出为东云玉高兴,而且满心的替南司凉不平。

    “我承认与否有那么重要吗?”北冥羽想了想意有所指地说,“木子,我如今只宠你们公主,你不是应该替你们公主高兴吗?”北冥羽的语调有几分不悦的说,“我怎么就听出了,你在替别人抱不平?”北冥羽忽然一拍桌子站起身说,“

    木子,我是不是应该把你派去给南司凉做婢女。”

    “陛下,息怒……自怒。”木子忽的扑通跪在了地上说,“

    奴婢不是那个意思,奴婢自然也替公主高兴……奴婢只是……”木子看着北冥羽的脸色,最后所性什么都不说了,只是会在了哪里。

    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南司凉,望着北冥羽开口说,“夫君,你真的爱上了东云玉吗?不爱我了吗?”

    若是南司凉不说话,北冥羽也没有想过再多和她说什么,然南司凉既然说话了,他也就将话都说清楚。

    “是呀!我现在爱上了东云玉,我不仅爱上了东云玉,我现在看着南司凉的这张脸就反胃。”

    “夫君,你……为什么忽然变了,你不是只爱我的吗?东云玉那么努力都没有用的呀!”南司凉似乎在对北冥羽说,但更多的却更像是自言自语。

    “木子,你今后可以随身照顾南司凉,不得再进去北仪宫一步。”北冥羽迈着步子,背对着木子说,语毕北冥羽迈着步子离开了北仪宫,偌大个北仪公正殿,只剩下了木子和南司凉两个人。

    他们一直没有发现的是,东云玉一直躲在暗处看着这一切,北冥羽离开之后东云玉也回了房间。

    东云玉回了房间之后,坐在床榻上一直都在心里暗想。

    “北冥羽是因为那张脸长的像那个凉公主,怎么放在了东云玉的身上,北冥羽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东云玉越想越想不明白,“即使北冥羽知道是东云玉,也不应该对那张脸完全免疫,毕竟但是北冥羽对她……”还有更让东云玉想不明白的事,那就是为什么她刚刚打了北冥羽一巴掌,而北冥羽也没有说什么,反倒是自己让他离开,北冥羽便好听话的离开了。面上的表情还有几分奇怪。

    不知道过了多久,木子扶着南司凉回了北凉宫,木子能感觉到南司凉现在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楚了。木子扶着南司凉的时候,南司凉的身体都在发抖。

    北凉宫

    二人回了北凉宫之后,木子叫来御医给南司凉诊治,御医说南司凉受了很严重的刺激,需要喝药调理,与此同时,南司凉不能再受到一丝一毫的刺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木子点了点头送御医出了北凉宫,木子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南司凉已经睡熟了,木子坐在了床榻边说,木子的心里忽然有不祥的预感,北冥羽不折磨死她誓不罢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