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175章 瓮中捉鳖
    东云玉和倪夏出了宫门的那一刻,看见的是火把照的黑夜格外的亮。</a>东云玉只觉得心里一凉,努力的看着正中的那个人,不自觉的抱紧了怀中的孩子。

    那个人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东云玉,东云玉一步一步的想过去,东云玉一边走一边将自己的结果想的明白,此时此刻东云玉只希望北冥羽能履行诺言,不要牵连孩子。

    东云玉走到了北冥羽的面前,而倪夏被两名侍卫带到了北冥羽的明前。

    其中一个侍卫踢了倪夏一脚,倪夏屈膝跪在了地上。倪夏的目光恶狠狠的看着北冥羽,一脸不相信的开口说,“北冥羽,你竟然没有死,怎么可能?”

    北冥羽只是看着倪夏并没有说什么,目光又落在了东云玉的身上,“皇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不想解释解释吗?”

    东云玉的眸子里都是释然的说,“事情就是这个样子,要杀要剐随你处置,我只希望你能放过孩子。”

    “那你究竟是谁,我北冥的皇后呢?”北冥羽佯装不知的问。

    “呵呵呵呵!”东云玉一阵冷笑的说,“我还以为北冥陛下已经什么都知道了呢。”

    “皇后,这夜黑风高更深露中,我们回宫里慢慢说。”北冥羽语毕,先迈着步子向前走,之后所有的侍卫也跟着走了回去,东云玉虽然北冥被侍卫压着,但东云玉的身后也有四五个侍卫跟着。

    北仪宫

    又回到了北仪宫,东云玉忽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讽刺,本以为天衣无缝万无一失,却没想到早就在北冥羽的意料之中,早已经是北冥羽的瓮中之鳖。

    北冥羽坐在了椅子上,看了看旁边的婢女,北冥羽一个眼神示意那个婢女,将东云玉怀中的孩子抱走。

    东云玉的心中一紧,忙抱紧了孩子,奈何又侍卫的压制,孩子最终还是被婢女抱走了。

    “北冥羽,你当应过我的,孩子是无辜的,你不会因为我的过错,而迁怒到孩子的身上。”东云玉的语调和眼神都满是着急。

    “皇后,无需担心朕让婢女抱走孩子,是想让皇后不会分心的和朕好好的谈一谈。”北冥羽由始至终都是一脸无害的微笑,由始至终都是那么的温和。

    “陛下,想知道什么?”东云玉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语气。

    “你是谁?除了还刺杀朕还有什么目的。”北冥羽眸子温和的问,好似刚刚的刺杀,是别国发生的事情。

    “陛下,真的不知道?”东云玉望着北冥羽说,“还是觉得我们失败的很难看,你是在享受胜利者的喜悦。”

    “我只是想让你说。”北冥羽的语调透着坚定,眸子也变得不在那么柔和。

    “我才是西烈的皇后,如今的那个西烈的皇后,才是你的皇后东云玉。”东云玉的嘴脚忽然扬起嘲讽的笑容,“陛下,是不是觉得我们多此一举?”

    “皇后,为何如此说?”北冥羽反问。

    “陛下,能做出如此惊细的布局,恐怕早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东云玉现在异常的清晰,好像一切她都看明白了,“陛下,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提前拆穿我们,而且等到现在?”

    “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动手。”北冥羽的语调平和语气极尽温柔,东云玉忽然感觉到浑身一愣,还打了一阵哆嗦。

    “陛下,为什么觉得我不会动手?”东云玉似乎想到了北冥羽的理由,只是不这么说的话,东云玉也不知道回什么好。

    “毕竟我也算是皇后的救命恩人,我没有想到皇后,会如此薄情寡义……”北冥羽说到这里,语调忽然一阵伤感。

    “哈哈哈,哈哈哈。”北冥羽话音未落,就听见东云玉一阵心酸的笑声,“陛下,还真好意思说出口?救命之恩?可是陛下也害的我孩子的父皇,命丧黄泉,这又怎么个说法?”

    “皇上,我在说一次。”北冥羽忽然站起身,走到了东云玉的面前,眸子一瞬不瞬,一字一顿,斩钉截铁的说,“我没有杀害西烈钦,我给西烈席的东西,根本够不成毒药……”

    “陛下,你说这些有用吗?”东云玉开口打断北冥羽说,“你要是不给西烈席,他又怎么能毒害钦?”东云玉的眸中带泪的说,“北冥陛下,你如今百口莫辩,做的事情怎么就不能大方的承认?”

    东云玉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咄咄逼人,北冥羽不明白东云玉是不明白,还是根本不想明白,即使他不给西烈席珍珠粉西烈席也会杀了西烈钦,这只是西烈席给他摆了一道罢了,看似不是问题的事情,如今却真的让他百口莫辩。

    “皇后,时间不早了,你现在需要休息。”语毕北冥羽的目光落在了两个侍卫的身上,“带皇后先去北羽宫休息。”

    “是。”两名侍卫语毕,带着东云玉离开了北仪宫,在正殿的那一刻,北冥羽还能听见东云玉喊着说,“陛下,不要牵连我的孩子。”

    北冥羽听了在心中一阵苦笑,东云玉离开之后,北冥羽觉得自己的心都安定了,他可以好好的和倪夏聊聊西烈席的问题,至于他怎么处置倪夏,那就要看倪夏配合他的程度了。

    北冥羽又坐回了椅子上,看了倪夏良久开口说,“倪夏,自从你来了北冥,我就知道你不对劲,你的任务不单单是,说服我和西烈席合作那么简单。”北冥羽顿了顿叹了一口气说,“原来你真正的目的是帮助她杀我?”北冥羽的身子像前探了探,这样看起来离倪夏更近,“倪夏,你说我让你怎么死好呢?”

    “陛下,我知道婢女怎么死都不重要,那不都是陛下你一句话的事?”倪夏不卑不亢没有一点惧怕,想必倪夏早就视死如归,抱着必死的决心。

    “倪夏,你不怕死?”北冥羽坐好身子,语调严肃的说。

    “哈哈哈,哈哈哈。”倪夏笑声过后说,“陛下,这世上哪有不怕死的人,只是主子永远不会对我有感情,如此一来我活着也就变得没有意义。”一说到西烈席倪夏的语调变得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