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190章 陈年旧情
    “陛下,你饿吗?想吃点什么吗?”南司凉看着北冥羽小心翼翼的问,也许南司凉即使相信,但是和北冥羽之后还是需要磨合,需要亲近熟悉的吧。</a>

    “不,我不饿也不想吃什么。”北冥羽摇了摇头说,“凉凉,你能在这里陪我,于我而言就够了。”

    “陛下,我自然会在这里陪着你。”南司凉顿了顿继续说,“但是陛下你有伤在身不吃东西,怎么可能快一些好呢,我和离安都盼着你好呢。”

    “好,那就吃点,凉凉拿什么膳食我就吃什么。”北冥羽顿了顿说,“凉凉,可以不叫我陛下吗?”

    “不叫陛下?”南司凉有些不理解的说,“那我叫什么什么呢?”

    “夫君或是羽。”北冥羽给了南司凉两个选择,而且语调中还满是酸味的说,“凉凉,当时可还是叫西烈钦,钦呢?”

    看着北冥羽的那个表情,南司凉忽然有些想笑,但是还是因为有些紧张忍住了,南司凉想了想说,“好……那就叫……夫君……”南司凉下意识的选了夫君。

    “好,凉凉。”北冥羽佯装放狠话的说,“若是凉凉在叫错,朕就生气了到时候就唯离安试问。”

    “陛……夫君切莫生气……”南司凉有些吞吞吐吐的说,“我只是一时之间还不习惯……”看南司凉那个样子,北冥羽知道南司凉是真的背自己吓到了。

    “傻凉凉。”北冥羽看着南司凉开口说,“我怎么可能忍心,离安是我最宝贝的儿子。”

    听了北冥羽这样说,南司凉长叹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离安,要是困了就回房间睡,娘亲要照顾你父皇。”南司凉说着将离安放了下来,离安看了看南司凉,又看了看北冥羽之后,对南司凉说,“娘亲,我去找阿黛姐姐玩。”

    “好,离安去吧。”在北冥离安要跑出房间的时候,南司凉又说,“不能太晚。”

    “知道了娘亲。”离安奶声奶气的说,之后跑出了房间。

    北冥羽看着南司凉和北冥离安,心里暗自发誓,他一定要夺回北冥,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南司凉他们母子。

    就在这时候,南司凉端了一碗稀饭,里面夹了一些青菜,南司凉又坐回了床榻边。

    南司凉一口一口喂着北冥羽,起初二人都感觉尴尬,后来就都好了很多了。

    “凉凉,辛苦你了……”北冥羽忽然说。

    “夫君,哪里的话。”南司凉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脸颊确实一阵绯红。

    南司凉之所以相信北冥雪的话,也是因为在北冥羽昏迷不醒的这段时间,南司凉感觉到了自己心里的变化及感受。

    在阿莫刚带浑身是血的北冥羽回来的时候,南司凉就觉得心被挖了一般的疼,比她和倪夏一起刺杀北冥羽,看着北冥羽倒在了床上的那些还疼。

    南司凉对于自己这样的心情百思不得其解,这样的心情足足持续了半年,这半年里南司凉根本不敢接近北冥羽。

    也许是北冥雪看出了南司凉的变化,变和南司凉说了,一开始南司凉是怎么也不相信,北冥雪说完的半年,南司凉和北冥离安都在房间里。

    但随着时间的变化推移,南司凉忽然想通了,也相信,在南司凉想通了的那一刻,南司凉的心里如释重负。

    南司凉回忆了她,记忆中的与北冥羽的种种,特别是北冥羽救北冥离安,除了北冥离安是北冥羽孩子以外,南司凉也想不出别的理由,北冥羽为什么会救她的孩子。

    “夫君……我有一件事情想问你……”南司凉喂北冥羽用过膳之后,而且相顾无言,南司凉却开口说,“夫君,你开始救离安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你的孩子吗?”

    “凉凉,那个时候我是真的不知道离安是我的儿子。”北冥羽顿了顿说,“是,你和东云玉互换了身份之后,东云玉也许是为了更让我相信她是你,才将离安是我的儿子这件事情告诉了我。”

    “原来如此。”南司凉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北冥羽,“那夫君那个时候怎么会同意救离安的?”如北冥羽所言的话,北冥羽并不知道孩子是他的,那岂不是说不通不是?

    “凉凉不瞒你说。”北冥羽忽然叹了一口气说,“我那个时候救离安完全是因为你。”北冥羽想起了南司凉当时的表情,“凉凉,你那时候一副离安要是有事,你也不活了的态度,我又怎么可能见死不救?”

    “所以夫君救了离安,不惜失去了全部的内力。”说到这里南司凉的语调变得哽咽,“故而,夫君才会败家的那么惨?”

    “凉凉,我不后悔救离安,哪怕离安不是我的孩子,我在乎的是你的喜怒哀乐。”北冥羽的语调说的真诚,南司凉听在耳中,酸在心里。

    南司凉第一次觉得北冥羽傻,这样的傻是一个帝王的大忌。

    “夫君,我爱你吗?”南司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想如此言简意赅的问,北冥羽这个问题,也许是在南司凉的潜意识里,北冥羽是不可能骗她的。

    “爱,凉凉以前是爱我的,我相信。”北冥羽的语调满是愧疚的说,“可也是我辜负了凉凉,做了很多的错事。”北冥羽顿了顿,眸子里都是想握住南司凉手的目光,可是现在的北冥羽做不到,连这么一点点心愿北冥羽都做不到。

    “凉凉,你知道吗?我也曾幻想过你恢复了记忆,但是我又怕到时候你依旧会离我而去……”北冥羽眸子里的哀伤越来越多,南司凉打断北冥羽的话说。

    “夫君,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相信雪弟说的,夫君是真的爱我,我也相信夫君以后一定会照顾好,我和离安。”

    “凉凉……凉凉……”听南司凉说了这些话,北冥羽怎么能不感动,感动之余北冥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能连着叫了两声南司凉。

    “夫君,我在。”南司凉微笑的看着北冥羽说,“当然我和离安也会永远和夫君在一起,我们在也不分开。”

    南司凉语毕,二人四目相对很久,房间里安静的能听见他们彼此的呼吸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