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194章 久居
    “嫂子,你这匆匆忙忙是要去那里呀?”西烈席一脸坏笑的看着南司凉说,“既然都来了,怎么能不叙叙旧就走呢?”西烈席顿了顿继续说,“嫂子,你看木儿怀有身孕都追了出来,她那么不舍得嫂子走,嫂子你又怎么忍心走呢?而且……”西烈席的目光落在了北冥离安的身上,“嫂子,小侄子睡得那么香,你也不忍心将他吵醒是对吧!”

    听西烈席说了那么多,南司凉又看了看西烈席的表情,南司凉心里一紧,知道她恐怕出不去西烈宫了。</a>

    还好她和北冥雪早就想好了,若是遇到了西烈席怎么办。

    “嫂子,那先回宫吧!我已经让人准备了午膳,我们边吃边聊。”

    南司凉又只是点了点头。

    木晴追了一半,觉的身体不舒服便回去了,但是木晴已经想好了,无论怎么样也要让西烈席找到南司凉,就在木晴脸色有些惆怅,看着不知名的地方发呆的时候,却听了一个婢女说,“皇后,陛下和刚刚那个……”婢女还没有木晴已经转过头看了过去。

    “席哥哥,嫂子……”木晴见南司凉又回来了,脸上是止不住的笑容,木晴忙站起身走过去,西烈席见木晴走了出来,忙迎上去说,“木儿。嫂子既然来了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走呢。”

    “席哥哥,别让嫂子走了,我答应过表哥要好好照顾她。”木晴得语调是抑制不住的愉快。

    南司凉听着他们的对话,越听越觉得绝望,越心里没有底,此时此刻,南司凉的心里都是自己出不去了,那怎么将药给北冥羽呢。

    “嫂子,将离安放到床榻去睡吧!”木晴绕过西烈席走到南司凉的跟前说,“嫂子,这样抱着离安他也不舒服,嫂子也累是不是。”

    “好。”南司凉说了这个字,之后看着木晴。

    “将皇后带到内殿客房。”木晴看了看身边婢女说,随即南司凉抱着北冥离安,跟着婢女进了内殿。

    南司凉走进了内殿,正殿只剩下木晴和西烈席,木晴又走到西烈席的身边,看着西烈席似乎是威胁又像是撒娇的说,“席哥哥,你不许对嫂子不好,表哥的事情我会记着一辈子,你若是再对不起嫂子,我就带着孩子给他们以死谢罪。”

    木晴的话音刚落,就被西烈席用手捂住了嘴,之后放开了手满眼认真的对木晴说,“木儿,你可千万不要吓我,我知道四哥的事情一直都是你的心结。”西烈席说到这里,将木晴轻轻的抱在怀里的说,“我保证我不会对南司凉如何,到你也一定要答应我,一定要好好的,我们的孩子也要好好的。”

    “看你表现。”木晴的语调有几分调皮的说,木晴话音落。南司凉已经从内殿走了进来。

    木晴和西烈席见南司凉走了出来,西烈席忙放开了木晴,南司凉走到二人身边。

    “嫂子,那我们边用膳边叙旧如何?”西烈席看着南司凉问。

    “好。”南司凉又是只回答了一个字,随即南司凉随着西烈席和木晴去了阳心亭,西烈席将午膳设在了哪里。

    南司凉本以为午膳是设在正殿,没想到是阳心亭,南司凉的脸色立刻露出了为难的样子。西烈席和木晴都走出了正殿,回头一看南司凉还正在哪里。

    “嫂子,怎么不了?怎么不走呢?”木晴看着南司凉不解的问。

    “嫂子,放心小侄子不会有事的。”木晴没有看出什么,因为木晴的心思还是很单纯的,南司凉担心是因为南司凉经历了这些,她不得不担心。

    听了西烈席的话,南司凉迈着步子走出了正殿。

    阳心亭

    三人很快入座,木晴给南司凉加菜,木晴和南司凉都不饮酒,故而西烈席开始自己喝起酒来。

    “嫂子,你这几年是如何过的?”三杯酒喝了之后,西烈席忽然看着南司凉问。南司凉早就知道西烈席会问她,就如同北冥羽说的一样,现在北冥羽究竟是死是活,是西烈席最关心的事情,因为西烈席这三年一直暗地里找北冥羽的尸体,并没有找到。

    当年,北冥羽倒下之后,西烈席确定北冥羽必死无疑,一时大意只顾着先入主北冥,等着三天之后,西烈席想找北冥羽尸体的时候,却无论怎么样都找不到,但这三年来西烈席一直没有放弃找,其实在西烈席的认知里,北冥羽已经是必死无疑,只是没有看到北冥羽的尸体,不能确定罢了。

    “这三年,我带着离安,一直住在一处安静的地方。”

    南司凉故意顿了顿,似乎实在想什么的说,“北冥羽死了之后,他们就放了我,是我不想来打扰你们所以就……”

    “嫂子,你说什么北冥羽死了?”西烈席被南司凉的这几个字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嫂子,你真的亲眼看到北冥羽死了吗?”西烈席又加重了语气强调了一遍,但语气中还是掩盖不住自己的喜悦之情。

    “当然。”南司凉看着西烈席斩钉截铁的说,“北冥雪将北冥羽和北冥羽贴身侍卫的尸体带了回来,而且是北冥雪亲自火化,我亲眼所见。”南司凉的语调真诚一字一句真的不能再真了。

    “嫂子,那之后呢?”西烈席尽量语调正常的问。

    “之后应该是北冥雪念着同南司的交情,放我和离安离开,我并没有带着离安回南司,因为毕竟我只是南司陛下的义女。”

    “嫂子,不要说了这几年让嫂子受苦了,嫂子以后就安心的住在宫中,这样我们表哥也会高兴的。”木晴听着南司凉说的字字句句,除了愧疚就是愧疚,是她答应了西烈钦要照顾,南司凉母子可是她没有做到,反倒是让南司凉他们流离失所,孤苦无依了三年。

    南司凉没有回答木晴,南司凉只是抬起了手握住了木晴的手。

    “嫂子,你还记得北冥羽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吗?”北冥羽的死询自然是西烈席现在最关心得,至于其他都可以慢慢来,

    只因为北冥羽的死关乎于,他能不能安枕无忧的在北冥待下去。

    西烈席不能否认,他虽然在这里住了三年,但是在西烈席的内心深处,西烈席重来就没有真的安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