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197章 出宫
    最后的最后南司凉还是没有坐在木晴的房间,南司凉只是转过身看着木晴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随即又出了房间。</a>

    在南司凉走出房间的那一刻,南司凉听见木晴对西烈席说。

    “席哥哥,嫂子是不是还对我们,我怎么觉得嫂子和我们之间隔阂。”木晴说完语调忽然变得悲伤,“席哥哥,都是我不好,嫂子虽然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心里一定怪我,这三年让她们母子流离失所。”

    西烈席看着木晴那个样子,真的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西烈席知道木晴这么多年,一直都活在愧疚之中,一直都在替自己愧疚,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木儿,别难过了,会好的一定会好的。”说着西烈席伸出双手抱了抱木晴说,“我们用接下来的日子弥补她们母子,时间久了嫂子一定会原谅我们的。”

    “会吗?席哥哥。”木晴哽咽的声音传入西烈席得耳中。

    “会的,木儿,你要相信我。”西烈席忽然放开了木晴,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木晴,满是真诚和认真。

    南司凉抱着北冥离安回到房间的时候,阿莫早已经不在,南司凉将北冥离安放在了床榻上,心里松了一口气,过了这么久都没有任何动静,如此看来阿莫已经带着百草离开了皇宫。

    南司凉的心里如释重负的同时,也有一些落寞和伤害,南司凉本想着若自己去送百草,也许还可以再见北冥羽一面,如此一来其实自己出不出西烈皇宫,都不是那么重要了,但是一想到见不到北冥羽了,南司凉的心又止不住的难过。

    坐在床榻上的北冥离安看着南司凉,忽然奶声奶气说,“娘亲,怎么了?怎么想父皇了吗?”南司凉听见北冥离安的话,转身走到床边坐下,一脸惊讶的看着北冥离安,随即下意识的否认说,“没,没,离安,在这皇宫千万不能提及你的父皇知道吗?”

    “娘亲,离安知道了不提父皇。”北冥离安看着南司凉,睡眼朦胧的说,“娘亲,困困……离安困困……”

    “好好,娘亲抱着离安睡觉。”北冥离安说困,南司凉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才发现黑色已经渐亮。

    南司凉抱着北冥离安躺在了床榻上,给北冥离安盖好了被子。不一会北冥离安就闭上了眼睛,南司凉一边用手拍着北冥离安,一边看着北冥离安的脸,南司凉第一次如此进的看北冥离安的脸,越看南司凉越觉得北冥离安像北冥羽。

    原来,北冥离安就是答案,比任何一个人说的都准确,而且是铁证如山。

    不知不觉中南司凉也睡着了,而且南司凉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北冥羽一直在等她,而且等的望眼欲穿肝肠寸断,最重要的一点是,在南司凉的梦里北冥羽说。

    “只要凉凉一天不回来,即使有百草和半参我也不会吃。”南司凉看见了北冥羽眼神的坚定,南司凉刚要走过去劝北冥羽,却在刚走到北冥羽床边的时候,南司凉忽然梦醒了。

    梦醒了之后,南司凉惆怅了很久,而且南司凉的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久久不散。

    “南司凉,你一定要出宫去见北冥羽一次,北冥羽一直都在等你,一直都在等你。”

    御书房

    “希望陛下允许我出宫办一些事情,事成之后我一定会回来,不让木晴孤单。”

    “嫂子,怎么忽然就一定要出宫,我派人去不可以吗?”

    西烈席看着南司凉,嘴角扬起一抹邪气的微笑,若有所思的问。

    “不行,这件事一定我要去办。”南司凉的语调中充满了坚定,不容改变的坚定。

    西烈席还没有见过这样的南司凉,在西烈席的认知里,南司凉都是柔柔弱弱,弱不禁风。

    “嫂子,你要出宫也不是不行。”西烈席想了想说,“嫂子出宫带着小侄子也多有不方便,不如嫂子就将小侄子留在宫中,我们一起等着嫂子回来。”

    南司凉听了西烈席的话,南司凉也不傻,知道西烈席这是要北冥离安留下来,好用北冥离安来牵制她让她不得不回来。

    但是若是自己不同意,恐怕真的就不能出西烈宫了,一想到自己的那个梦境,南司凉竟然千般不忍心万般不愿意,也不得不同意。

    南司凉低头看了看怀里的北冥离安,缓缓的开口对北冥离安说,“离安,娘亲要离开几天,叔母带着你可好。”

    “好,娘亲早些回来。”北冥离安的小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南司凉,眸子里好像再说,“娘亲,你去吧!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好。”南司凉抬起头看着西烈席说,“但我有一个条件就是,陛下不可以派人看着我,否则我就和木晴……”南司凉故意没有将话说的那么明白,但是南司凉确信西烈席,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好,一言为定。”西烈席看着南司凉想了好久,最后西烈席还是答应了南司凉的要求,无论怎么样西烈席知道南司凉会回来,有孩子在手西烈席觉得便是万无一失。

    西烈席同意之后,南司凉将北冥离安送到木晴哪里,南司凉千叮咛万嘱咐木晴,一定要亲自照顾北冥离安,自己会快去快回。

    木晴也答应了南司凉,一定会时时刻刻陪着北冥离安,绝对不让北冥离安离开之后半步,南司凉这才放心的离开了皇宫。

    南司凉走了之后,木晴也有想过,是什么事情让南司凉如此着急,难道是这三年,南司凉遇到了什么心仪的男子,如今南司凉同意留在西烈皇宫,不得不去与那男子说清楚讲明白,做最后的诀别?

    &nbdpstextile.co能有一个夫君,那就是他命运多舛英年早逝的表哥。

    木晴不得不承认,在某些程度上来说,西烈钦已经成了她的执念,她的心魔。

    虽然西烈钦已经死了,但是木晴却在替西烈钦,无形之中看着南司凉的一举一动,若是木晴知道南司凉和北senlinff冥羽,恐怕真的会因为情绪失控,而杀了南司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