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222章 勾引
    “皇兄,皇兄,悠公主来了。</a>”南司凉一边说话,一边推开了门走了进去,南司凉看了看床榻上的南司炯和北冥雪停顿了片刻说,“皇兄,你快去正殿悠公主在等你。”

    其实,南司炯也只是环住北冥雪的腰,二人抱在一起并无其他,南司凉之所以停顿,是因为南司凉没有想到南司炯如此不注意,这要是被西烈悠看到,恐怕又是麻烦。

    “幸好悠公主没跟进来。”南司凉如此想着。

    “南司炯,你快去吧!你心上人来了。”北冥雪想了想说,“凉姐姐,以后麻烦不要再让你皇兄,进我的房间了。”

    “好,雪弟。”南司凉也觉得北冥雪说的在理,因为南司凉看出了南司炯眸子里的复杂,怕南司炯会误事。

    南司炯的手不舍得抬了起来,就在南司炯坐起身要下床的时候,西烈悠忽然走了进来,原本一脸笑意,却在看到南司炯和北冥雪同床的时候消失殆尽。

    西烈悠什么都没有说,走到床榻边越过南司炯,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了北冥雪的脸上,北冥雪还来不及感到疼走,又是一巴掌落下。

    “贱人,你都已经瞎了还勾引我炯哥哥。”对于西烈悠的举动,南司炯也是一愣,随即南司炯被西烈悠拉一床,“你怎么那么不要脸,你要是非要男人不可,你说我满足你。”

    北冥雪沉默不语,躺在床榻上脸颊红的像苹果。

    南司炯站在那里,看着西烈悠的背影,眸子里都是愤怒,手不知不觉中我成了拳头,南司凉走了过来,握住了南司炯的手臂。

    “皇兄,冷静,冷静。”南司凉生怕南司炯做出什么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北冥雪笑过之后语调平淡的说,“南司炯,原来如此,这都是你安排好的吧!”北冥雪的语气十分疑惑的说,“南司炯,让你心上人打我两巴掌你开心了?”

    南司炯狠狠地咬这自己的唇,却一个字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

    南司炯现在满心的后悔,如果自己昨夜不一意孤行,今天北冥雪也不会被西烈悠打。

    “西烈悠,你说的没错,我就是勾引他了,若是你不想我在勾引他,你就快点将他带到你的寝宫。”北冥雪想了想继续说,“而且我还不怕你知道,昨夜我们该做的都做了,而且南司炯还被我迷的一脸享受,还对我……”北冥雪故意顿了顿,“不说了。”

    北冥雪只听见西烈悠气的故意都不均匀了,西烈悠伸手将北冥雪拉起来,之后把北冥雪的头重重的向床柱上撞,北冥雪的额头顿时流血。

    南司炯冲过去一手拎起西烈悠,之后重重的将西烈悠甩了出去。西烈悠的身体撞到房间门,摔在了地上。

    南司炯满眼猩红的说走到床榻边,扶起北冥雪语调带着心疼小声说,“你怎么样?”

    北冥雪用尽全力力气推开南司炯,“南司炯你不必在这里假仁假义。”

    南司凉忙跑过去扶起西烈悠,南司凉语调紧张的说,“悠公主,你没事吧!”

    “南司炯,你什么意思?”西烈悠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南司炯的背影,“怎么你是心疼了?还是真的被北冥雪迷住了。”

    “小公主,你我大婚之前我不想死人,刚刚出手重了一些,还请小公主见谅。”

    “南司炯,你刚刚真的不是有意的?”西烈悠的怒气减半,却带着一些不确定的说,“真的只是不想我们大婚之前死人?”

    “不然,小公主以外呢?”南司炯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西烈悠推开了南司凉,走到了南司炯的面前,语调温柔的说,“炯哥哥,你去我的寝宫住好不好,其实我们也可以……”西烈悠虽然没有说清楚,但是房间里所有人都明白西烈悠的意思。

    “小公主,我们还没有大婚,我去你的寝宫于理不合,我还是在凉凉这里的好,而且还有一点,就是大婚之前我们也不好见面,故而我若不找你也希望小公主别来。”

    “炯哥哥,你别生气了,北冥雪不会死的,我现在就叫御医。”西烈悠小心翼翼的说,“我今天来也只是想问炯哥哥婚期的事。”

    “至于,婚期的事情,我会和席兄商议。”南司炯顿了顿继续说,“还请小公主先回去吧!”

    “悠公主,我送你回去。”南司凉忽然走了过来,“悠公主婚期的事情,你不必担心一定会尽快的。”

    南司凉也不等西烈悠说什么,就将西烈悠带出了房间,等南司炯的目光落在北冥雪身上的时候,北冥雪已经晕过去了。

    南司凉送西烈悠出了西凉宫,而一直将西烈悠送回了自己的寝宫。

    “悠公主,今天的事情也只是以外,希望你不要多想。”南司凉看着西烈悠顿了顿继续说,“你和我皇兄的婚期一定会尽快定下来。”

    “按钦哥那算我也应该叫你一声嫂子。”西烈悠满心疑问的说,“我最不明白的是,炯哥哥对北冥雪是什么感情?真的如炯哥哥所说的,他那么厌恶北冥雪吗?”

    在西烈悠的心里已经起疑问,南司凉想了想说,“悠公主,你多虑了我皇兄真的只是不想在,你们大婚之前有不吉利得事情发生罢了。”南司炯顿了顿又说,“我也会让我皇兄远离北冥雪,北冥雪也亲口承认了,悠公主你又有什么不相信的呢?”

    “嫂子,我不是不相信炯哥哥,我只是担心炯哥哥在被北冥雪勾引罢了。”说到这里西烈悠忽然挺住,南司凉也不知道西烈悠的心里在想什么,但是南司凉却在西烈悠的眸子里,看出了坚定的决心。

    “悠公主,你在想什么呢?”南司凉试探的问。

    “嫂子,没事我没想什么。”西烈悠忽然对着南司凉笑了笑说,“我也到寝宫了,劳烦嫂子送我回来。”西烈席顿了顿说,“我就不留嫂子了。”

    南司凉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

    然儿,西烈悠并没有进去,而是南司凉离开之后,西烈悠去了御书房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