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246章 吐血
    “哥,你要我说多少次,你才能了解我真的不会后悔,为什么我当年不放弃的时候,不是不爱我就是劝我放下。</a>”北冥雪越说越有些激动,“现在却有一直劝我,和南司炯在一起,哥,南司炯是怎么骗我,怎么欺负我的你不知道吗?”

    “雪弟,雪弟,你先冷静,冷静……”北冥羽一边安抚着北冥雪的情绪一边说,“哥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呢?但是哥更了解你,也更了解南司,哥不想南司有事也不想你后悔。”

    “他能有什么事?哥,你还真的相信,相思之症?在西烈的时候我承认,有些话我是故意说的,但是我怎么没有看到他有事?虽然他没有却西烈悠,但是我绝对不原谅他。”北冥雪语毕想了想继续说,“哥,现在西烈悠不还在宫中吗?不如你让南司炯带回去,做南司皇后好了。”

    南司炯原本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听完北冥雪说了一些之后,南司炯的脸色发白,额间青筋暴起,好像是在强忍着什么。

    只是北冥雪看不到,其实南司炯早受了相思之症的影响,头发几乎全白了,而且脸上的皱纹痕迹也又多了一些,北冥羽已经给南司炯开了药,但是在北冥雪几次的刺激之下,南司炯几次吐血在家上根本没有吃药,身体其实比看起来的还要虚弱。

    刚刚扶北冥雪的时候,南司炯确实有私心,但是有那么一瞬间,南司炯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虚弱。

    “雪弟,你说这些话就过分了,皇兄确实对不起你的地方很多,凉姐姐也心疼你。”南司凉看着北冥雪说,“但是你也不能否定皇兄对你的心意呀!……”

    “心意?”北冥雪讥讽的笑了笑打断南司凉说,“凉姐姐,你对我的心意就是讲我送到西烈席哪里,之后告诉我要和西烈悠大婚?”

    “雪弟,这件事情和你解释很多次了,那是骗你的是为了取得西烈席的信任。”其实,南司凉也不明白,为什么北冥雪就是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凉姐姐,可是我过不去呀!如果有一天南司炯会不会在因为什么,那么骗我?让我受伤,无论你们有什么理由,可是南司炯却是骗了我……”北冥雪的语调忽然变高,“我绝不原谅。”

    “雪弟,你真的无法原谅我了吗?”南司炯将什么东西生生咽了下去之后,越过南司凉走到了北冥雪的面前说,“炯哥哥,以后再也不骗你了好不好?”

    南司炯的这句炯哥哥。听在北冥雪的耳中,北冥雪一阵鼻子发酸。

    “不好,南司炯没有以后了,你我之间什么都没有,充其量就是你是我哥的好友。”北冥雪的心结还是没有打开,他的心里还是有声音告诉他,他不能原谅南司炯。

    “好,既然如此,我就祝……”南司炯话还没有说完,北冥雪只听见噗的一声,随即就听见南司凉一直在叫南司炯。

    北林宫

    北冥雪坐在房间的桌子前,南司凉一圈一圈的开回走着,北冥雪坐在床边给南司炯把脉。

    “夫君,皇兄,他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这已经不知道南司炯问的第几次了。

    “凉凉,你先别着急,我已经给南司行过针了,一盏茶的功夫他就会醒过来。”

    北冥雪坐在那里一脸平静,一直都没有说话。听了北冥羽的话,北冥雪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北冥雪开口说,“哥,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走了。”

    “雪弟,你……”南司凉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看北冥雪这样,南司凉真的觉得北冥雪对南司炯已经毫无感情了。

    “雪弟,你等等。”北冥羽看着南司凉说,“凉凉,你去吧雪弟扶过来。”

    南司凉一脸不理解,但是还是将北冥雪扶到了床边,北冥雪不知道北冥羽的意思,故而乖乖的走到了床榻边。北冥羽已经让开了床榻边的位置。

    “凉凉,你将雪弟的手放在南司脸上,特别是眼角的位置。”北冥羽如此说。

    “哥,你要做什么,我不要,我要回去……”北冥雪话还没有说完,但是手自己放到了南司炯的脸上,北冥雪的手虽然没有动,但是北冥雪的手指,已经感觉到了什么。

    “雪弟,南司确实一会就能醒过来,只是南司现在的身体状况,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你看不到南司的头发几乎已经全白了,而且样貌犹如60岁,这些还不算什么……”北冥羽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雪弟,你可以认为哥也在骗你,但是事实就是,南司刚刚又吐了血,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就像80岁的老人,其实现在哥同意你大婚了,毕竟南司真的没有多少时间了,多说半年。”

    北冥雪还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南司凉却急了走到北冥羽的面前。

    “夫君,皇兄真的只有半年了?”南司凉一脸天真的说。

    “凉凉,是最多半年,如果南司一心求死,也许一个月,我想我有必要通知父皇。”北冥羽说的一板一眼若有其事。

    “夫君,要通知父皇,竞选南司……不,我不相信。”南司凉一直摇头。

    “事实如此。”北冥羽依旧斩钉截铁的说。

    北冥雪慢慢的收回了手,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像,北冥羽和南司凉的对话,他跟根本没有听到,也与他毫无关系。

    就在这时,南司炯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北冥雪。

    “雪弟,你怎么站在这里,我怎么了?”南司炯撑起身子,半坐起来看着北冥雪,南司凉刚要走过去看看南司炯,却被北冥羽拉住了。

    “南……你要死了你知道吗?”北冥雪的语调平常的问。

    “谁说的?”南司炯回答完之后看了看北冥羽和南司凉,随即目光又落在了北冥彻的身上,“雪弟,你不是不相信我有相思之症吗?”南司炯顿了顿继续说,“所以我会长命百岁。”

    “可……可……”北冥雪的语调刚刚还是好好的,现在却有些哽咽,“南司炯,你太自私了,你都要死了还不放过我,难道你帮我为你守一辈子,我才不要……”

    “雪弟……我……你说的对,所以我现在祝福你……”南司炯的手我成了拳头,看了看北冥羽,南司炯知道一定是北冥羽说了什么,南司凉才一副那么担心的样子,而北冥雪的情绪好像也不对。

    北冥雪忽然摸索着做到了床榻边。

    “雪弟,你这是……”南司炯有些不理解,自己都已经祝福他了,“雪弟,我本想骗你和我南司,我本以为我的身体还可以……没想到……恐怕……”

    “对不起,对不起……”南司炯也不知道,北冥雪有没有在听他说话,北冥雪却忽然说了两个对不起。

    “雪弟,你这是……”

    “凉凉,我们先走吧!”北冥羽伸手握住南司凉的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