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286章 大婚
    南司凉语毕,北冥羽看着南司凉的目光里都是欣慰,随即语调万分感慨的说了一句,“还是凉凉懂我。</a>”

    南司炯看了看北冥雪,北冥雪也望着南司炯。正殿的气氛明显的有些尴尬,北冥雪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松开南司炯的手,又走向北冥羽一步,看着北冥雪微笑的说,“哥,你站了那么久,腿一定酸疼了,我们坐下继续说。”北冥雪语毕,还一脸微笑。

    “雪弟,说的对,那我们坐下说。”北冥雪转移话题的这话,虽然说的不过圆滑,但是确实是发自北冥雪的内心,也确实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四人都坐在了软椅上,一扫刚刚的气氛,脸色都变得认真起来。

    “北冥,明日大婚可……”南司炯第一个开口说,虽然南司炯表面上看着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其实心里的惊涛巨浪就没有停止过。

    “是呀哥,我明天要怎么办?我实在不想和东云斯共处一室,而且我想一想明天要和他同床共枕我就……心烦意乱恨不得……”

    南司炯和北冥雪都没有将话说的那么透彻,但是北冥羽都听明白了他们的意思。

    “雪弟,我明日可以和东云斯说,北冥有风俗男子与男子大或不是不可能,只是……”北冥羽的一个只是,南司炯和北冥雪都神经紧绷一样看着他。

    “只是,大婚之夜不能同房。”北冥羽故意在这里挺住,看着南司炯和北冥雪的表情变化,果然他们一脸着急,“至于第二日,雪弟你可以服用这个药,每十五日吃一粒,一共三粒可以保证你45日无事。当然哥也会快一些行动,如果行动延迟,那么雪弟你就要自己想办法自求多福了。”北冥羽语毕,将药瓶递给北冥雪,北冥雪看着药瓶忽然陷入了沉默,也许是因为北冥羽的那句话“自求多福。”

    “北冥,那这个药雪弟服下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对他的身体是否有什么副作用?”然而,听了北冥羽的对策之前,南司炯最担心的是北冥雪的身体问题,现在的南司炯深刻的知道健康的重要,而且北冥雪身体健康更是南司炯最担心的问题。

    “这个药对身体没有什么副作用,服下之后的状况有些惨……”北冥羽实话实说的看着南司炯,十分具体的说了服下这个药的症状,“服下之后,会感觉到浑身无力,四肢发麻,像是受了风寒但又不是,最让人难过的地方上,会一直咳嗽的不停,我保证巫医治不好。”

    南司炯眉头一皱,好像现在就心疼起了北冥雪。

    “如果,南司你心疼雪弟,可以不让雪弟服用,只是那样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办法了……”北冥羽还特意加重了语气,一副我也无可奈何爱莫能助的样子。

    “不,哥,我吃这个药。”还不等南司炯说什么,北冥雪便先开了口,随即北冥雪看着南司炯,一字一顿且语调温柔安慰着说,“炯哥哥,你不要担心我,你要相信我不会有事的,而且过了这一关,我们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南司炯看着北冥雪的眸子里,通过北冥雪的眸子里,南司炯看到了北冥雪清澈的心内,北冥雪的心里装着的是,满满的对他的爱,更是对他们的未来无限期望的决心。

    南司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南司凉和北冥羽也相互对视,这种时刻,好像真的应了那句话,此时无声胜有声,千言万语已经无需再多说什么,因为他们的心里都是最懂彼此的。

    次日一早,南司凉便推着北冥羽去见了东云斯,今日同北冥雪大婚,一切都准备好了也需要起的那么早,但是东云斯确是很早就醒了,一副少年冲动的样子,但东云斯千万没想到,北冥羽会是他第一个见到的人,而且一来北冥羽就开门见山的说了来意。

    北冥羽的来意更加的让东云斯吃惊,东云斯觉得简直就是骇人听闻,但是却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是风俗,其实东云是一个特别在意风俗的国家,否则东云也不可能以巫术为主。

    “北冥陛下,你说的我都记下了,过了今夜你就是我哥了。”东云斯的语气意有所指的说,“以后我们两国定会和睦相处。”

    “一定会的,也希望东云陛下要好好对待雪弟,我就这么一个弟弟,从小就天真善良。”北冥羽只是说了一些正常人的嘱咐,东云斯的回答也是相当的完美。

    再回东暖宫的路上,南司凉问过北冥羽,东云斯是否会履行承诺,今夜不会对北冥雪做什么。

    南司凉语毕了好久,北冥羽才缓缓的说了一个字,“会。”

    今日一天,北冥雪都处在特别紧张的状态下,北冥雪没有想到,东云大婚竟然那么多的繁文缛节,折腾了整整一天,有是拜这个又是祭那个,此时此刻,北冥雪终于被送进了所谓的喜房。

    但是也是此时此刻,北冥雪特别的想念南司炯,发了疯的那种想念。

    而再看南司炯,若不是有北冥羽陪着一起喝酒,南司炯还不知道怎么熬过这漫长的一天,南司炯体验了,一天如一辈子那么长的煎熬,从北冥雪被东云斯接走,南司炯的心就如同被火烤一样煎熬,南司炯本以为喝酒可以浇灭,但是其实告诉南司炯他错了,不仅错了而且还是打错特错,酒只会加剧火烤的感觉,让他的心更加的煎熬罢了。

    北冥羽知道南司凉这几日一直都没有休息好,故而一定要让南司凉去休息,他则是坐在了南司炯的对面看着南司炯一杯一杯的喝酒,这一天下来北冥羽也懒的计算,南司炯究竟喝了多少酒。

    “北冥……你怎么不喝呀?”南司炯喝的我有点多,现如今说话的语调都有些便了,“北冥,你今天不陪我喝酒,你就太不够兄弟了。”说着南司炯蹲起酒杯就要和北冥羽碰杯,奈何北冥羽的酒杯里根本就没有酒,北冥羽也没有准备喝酒,南司炯怎么可能碰的到。

    “北冥,你不够兄弟,不够兄弟……”南司炯看了看北冥羽,之后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随即嘴里不停的说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