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305章 崩溃
    北冥羽和北冥雪可谓是快马加鞭的赶去南司,但是因为北冥羽的腿疾,本就无法痊愈,又因为配合北冥彻才次变得严重,北冥羽本不想住店休息,只想越来到南司越好,但是北冥雪却执意要休息,无论北冥羽怎么说,北冥雪都不同意在赶路。</a>

    最后,北冥羽和北冥雪找了一间客栈住下,原本想要两间上房,但是北冥羽看北冥雪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就只要了一间。

    北冥羽心里想,反正今夜自己注定无眠,也许北冥雪是因为越接近南司,心里越加的没底,才会死活都不走了。

    北冥羽想的不错,北冥雪要停下来休息,确实又这方面原因,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北冥雪担心北冥羽的腿疾,不想北冥羽因为赶路,而越加的严重,如此一来即使到了南司,他也没有办法向南司凉交代。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房间,进了房间之后北冥雪回头看着北冥羽说,“哥,你怎么就要了一间房?你快先休息一会。”

    “雪弟,看你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是有什么心事吗?”北冥羽走到了床榻边坐下说,如果有的话可以和哥说说。”

    “哥,我没有……”北冥雪之所以说没有,是因为北冥雪不知道怎么开口,怎么和北冥羽说,他的担心害怕,因为即使说了又能怎么样呢,北冥羽也改变不了现状,南司炯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还是会有的呀!北冥雪坐在桌子前的椅子上,坐在那里发呆,而北冥羽则是脱下了鞋靴,躺在了床榻上,现在的北冥雪明显的是不愿意说,那他又怎么好意思非要问呢?那样不解决问题,还会让北冥雪的心里十分的不舒服。

    “雪弟,能给我到杯茶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北冥羽淡淡的开口说,“我有些渴了。”

    “哦!好,好。”北冥羽的话音落了片刻,北冥雪才有回音,明显的北冥雪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心不在焉,心思很重。

    北冥雪倒了一杯,之后走到床榻边递给北冥羽说,“哥,给。”

    北冥羽坐起身接过茶,看着北冥雪随即北冥羽先喝了一口茶说,“雪弟,哥知道你是在担心南司,可是事情的结果不会因为你的担心而改变,你现在能做的也只有坚强。”北冥羽伸出手握住北冥雪的胳膊,叹了一口气说,“雪弟,无论结果如何,我相信南司都希望你可以开心快乐,雪弟,回到我无论怎么样,你都可以挺过来的好不好?”

    北冥羽语毕,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北冥雪,北冥羽忽然变得紧张起来了,他在等北冥雪的回答。

    一盏茶的时间,北冥雪终于有了反应,北冥雪后退了两步,看着北冥羽说出了这几天一直压在心里的话。

    “哥,没有炯哥哥,我怎么可能开心快乐。”北冥雪的语调极其的不稳定,而且带着厮吼的感觉,“哥,我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那么的残忍,我和炯哥哥已经经历的这么多了,为什么还要让我们这么苦,为什么到头来,还是夺走了我的炯哥哥。”语毕,北冥雪的泪如雨下,哭的北冥羽六神无主,而且口干舌燥,即使北冥羽在怎么巧舌如簧,在怎么能言善辩,在怎么运筹帷幄,对于自己亲弟弟,在自己的面前哭的撕心裂肺,哭的如同要昏厥一般,北冥羽也只能是心疼北冥雪别无他法。

    北冥羽第一次没有说话,而且就坐在床榻上,看着北冥雪坐在地上哭,哭了足足一炷香的时候,哭的都没有了声音,哭的都没有了眼泪。

    “雪弟,你现在感觉舒服一些了吗?”北冥羽看着安静下来的北冥雪,一字一顿的说,然而北冥雪先是缓缓的站起身,之后抬手自己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看着北冥羽点了点头。

    “雪弟,关于你和南司的事情,哥了解所以也不知道说什么,才能让你不那么痛苦。”北冥羽在心里叹气嘴上说,“雪弟,你要有心理准备,也许南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我让阿莫和凉凉带他有的时候,他还活着……”

    即使现在北冥羽这么说,北冥雪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南司炯的情况,听北冥羽的话就是不送乐观,就是凶多吉少。

    “哥,我知道。”刚刚北冥雪发泄了自己很多积压的情绪,确实好了很多,北冥雪也知道北冥羽会为他担心,所以北冥雪想了想说,“哥,我知道你的意思,明白你对我的苦心,我会振作起来的。”北冥雪语毕想了想继续说,“哥,看黑色不找了我让小二去准备晚饭,你想吃些什么?”

    “都好。”北冥羽微笑的看着北冥雪,刚刚北冥雪说的那一段话,无疑是给了北冥羽莫大的安慰。北冥雪又看了看北冥羽,随即转身出了房间,北冥羽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感觉,“希望南司,可以度过这一关,希望老天不要对他们这么残忍。”

    刚刚北冥雪看他的时候,北冥羽在北冥雪的眼睛里,看到了决绝,那一刻北冥羽就明白了,如果南司炯真的已经不在人世,那么北冥雪一定不会独活,任谁都无法改变着事实,就连他也留不住北冥雪。

    其实,那日。

    北冥羽和南司凉回了房间之后,北冥羽告诉南司凉,也许他的师傅能救南司炯,但是蝶傲行踪诡秘,也不知道还在不在药王谷。

    所以,他们最好事兵分两路,阿莫去找蝶傲,南司凉则是带着南司炯会南司,一方面可以掩人耳目,让东云斯相信南司炯真的不行了,第二是因为南司炯真的不适合在长途跋涉。

    然而,至今南司凉和阿莫都没有消息,北冥羽也不知道事情,究竟变得如何,故而北冥羽并不敢和北冥雪说,南司炯就一定还活着,毕竟南司炯确实命在旦夕,若是阿莫没有找到蝶傲,如果蝶傲也就不了南司炯。

    那么北冥羽说了也只不过是让。北冥雪拜拜高兴一场罢了。北冥羽太清楚希望之后失望的感觉。如此还不如让北冥雪一直失望着,不抱有幻想。

    就在这时候房间门来了,北冥雪走了进来转身将房间门关上,北冥雪的目光落在北冥羽的身上,“哥小二一会将饭送过来,你的腿要不要再床榻……”

    “不用雪弟,我可以……”北冥羽微笑的回答,说着北冥羽已经穿好了鞋靴。

    而且坐在桌子前,等着小二将饭菜送过来,片刻之后,小二进来将饭菜放在了桌子上。

    一盘牛肉,四个小菜,外加一个鱼汤,还有一壶酒。

    “客观,您慢用有事随时叫我。”小二语毕转身离开了房间。

    小二走了之后,北冥羽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又看了看北冥雪说,“雪弟,这菜很不错。”随即目光落在了那壶酒上面,一脸惊讶得看着北冥雪,不敢置信的问,“雪弟,今天这是要喝酒吗?”虽然北冥羽这话等同于白问,但是北冥雪向来点酒不喝,这一举动确实让北冥羽不得不惊讶。

    面对北冥羽的问题北冥雪并没有开口回答,而是拿起酒壶给北冥羽倒了一杯,自己面前的酒杯也满上了。

    “哥,来我敬你。”北冥雪端起酒杯看着北冥羽说,“我先干为敬。”说着北冥雪真的仰头一饮而尽,随后北冥雪被呛得一阵咳嗽。

    “雪弟,你慢点慢点,快吃一口菜压压……”

    北冥雪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自己面前的青菜吃了下去,北冥羽看着北冥雪这个样子不禁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