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315章 撮合
    “雪王爷,你这又是点头又是摇头的,是有还是没有?”南司炯虽然知道自己这么说很唐突,但是南司炯想即使这样,也比他们之间尴尬的来的好。</a>

    “陛下,有话直说就好。”北冥雪望着南司炯巧妙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其实,雪王爷要是没有心上人,可以考虑一下锦旭。”南司炯说到这里看着北冥雪的眸子里,北冥雪的眸子里没有一丝惊讶,南司炯抿了抿嘴唇继续说,“雪王爷昏迷的时候,锦旭亲口对我说,他爱慕你,但是又不知道雪王爷会不会同意。”南司炯忽然想了想解释的说,“我和锦旭也算是友人,和北冥也是生死之交,故而不知道雪王爷意下如何?”

    南司炯语毕之后,房间里的空间就像冻住了一般凝固。

    南司炯感觉到的是,比之前还要尴尬许多,南司炯自认为自己说的委婉,并没有唐突的意思,可是北冥雪的态度却让南司炯的心里,十分极其的不舒服。

    南司炯本想开口再说什么,却想起了南司凉的话,不得不将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二人就这么沉默着,过了一炷香的时候,南司炯强忍着情绪,手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握成了拳头。

    就在南司炯在也耐不住,要站起身一走了之的时候,北冥雪忽然开口说。

    “陛下,希望我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北冥雪再说一句话的时候,手指甲已经陷进了肉里,北冥雪知道答案,但是他还是心存侥幸的希望,会有不一样的答案。

    “俗话说的好,宁拆十座庙不悔一门亲,我自然是希望雪王爷答应。”北冥雪的回答让南司炯的心情好了很多,毕竟这样的回答,对于锦旭而言是一件好事,没有拒绝就证明有希望,“雪王爷和锦旭大婚之后,无论是你们想住在北冥还是南司都无妨,我也会封锦旭一官半职,虽然身份上锦旭是低了一些,但是我能看出来锦旭是真的爱雪王爷。”

    “是吗?”北冥雪冷冷的说。

    “不会错的,雪王爷是答应了?”南司炯根本没有注意到北冥雪语调的问题,一心只想着一鼓作气,促成这桩好事。

    “陛下,我可以答应,但是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要在陛下立后之前,尽快。”不知道什么时候北冥雪的头埋在了自己的两膝盖之间,一字一顿不容改变的说。

    “好。”南司炯虽然嘴上回答了一个好字,但是心里还是疑问,为什么北冥雪这么着急忽然变得迫不及待。

    “陛下,要是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先出去了,我想休息。”北冥雪第一次发自内心的不想见南司炯。

    “好,雪王爷多保重。”南司炯语毕,站起身迈着步子走出了房间,其实南司炯也要就想离开了,和北冥雪在一起久了,南司炯总是发自内心的不自在,但是那里不自在他又说不出来。

    南司炯还是很好奇,锦旭怎么会喜欢上北冥雪,他怎么看都觉得北冥雪没有过人之处呀!

    正殿

    南司炯出来的时候,南司凉和北冥羽还在正殿,像是一直在等南司炯一样,见南司炯走了出来,南司炯忙迎过去。

    “皇兄,怎么样?你们都说什么了?”南司凉一脸期待的问,南司凉也知道他们不可能和好如初,但是也希望他们的关系,可以得到缓解至少可以共处。

    “还不错,而且还有一件事情好事。”南司炯望着南司凉微笑,信心满满的说,“雪王爷,答应同锦旭大婚,这真的是南司的喜事,我要先回去告诉锦旭,还要准备大婚的事情。”而南司凉和北冥羽听了南司炯的话,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南司炯,南司炯就好像没有注意到一样,语调里不解senlinff的说,“只是雪王爷要求的时间比较急,不管怎么样好事还是好事。”南司炯语毕,转身离开了南凉宫,就在石化了一样的南司凉和北冥羽,在哪里看着南司炯离开的背影,之后二人还四目相对了片刻,北冥羽什么都没有说的,快步走向内殿,南司凉也快步跟了去。

    二人感到房间的时候,北冥雪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坐着。

    “雪弟,你还好吗?”北冥羽慢慢的向床边走,每走一步问一个字。

    “哥,他为什么那么残忍?为什么?”北冥雪的语调带着哭音的问,“他不是炯哥哥,炯哥哥已经不在了,我的炯哥哥已经……不在了……”北冥雪的语调忽然又平静了很多说,“他只是一个长的很像炯哥哥的恶魔……”

    “雪弟,你先冷静下来好不好,哥理解你的心情懂得你的感受。”北冥羽的语调充满了自责的说,“哥,不应该让他来的……不应该……”

    “哥,你别这么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我好。”北冥雪顿了顿抬起头看了看北冥羽,又看了看南司凉说,“凉姐姐,我不怪你真的。”

    看着满脸泪痕的北冥雪,谁又能不心疼呢?

    “凉姐姐,哥,我刚刚想了很多,我们……炯哥哥一直娶的人都不会是我,而我要嫁的人也总不是他。”说着这里北冥雪忽然笑了,苦涩的笑,“我自己不想在多说什么了,我和炯哥哥一直都是老天在开玩笑……”

    “雪弟……你……你……”南司凉想安慰北冥雪,但是话到嘴边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更确切的应该是,此时此刻说什么南司凉都觉得不对。

    “雪弟,我们明日就回北冥,大婚的事情我会和南司说清楚。”北冥羽满心的心疼,但是北冥羽很清楚这一次,更多的是无能为力。

    因为,这世间什么都可以讲道理想办法,但是这情之一字却真真的没有办法,也没有道理可讲。

    “哥,我累了想休息。”北冥雪移动身子躺在了床榻上,北冥羽看了看北冥雪,转身带着南司凉离开了房间。

    “夫君,我们明天就回北冥?”出了房间南司凉看着北冥羽问。

    “即使要离开也不可能是明天,我这么说也只是为了安慰雪弟。”北冥羽伸手将南司凉抱在怀里说,“凉凉,不管怎么说南司这次伤雪弟太深了。”

    南司凉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南司凉又何尝不知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