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398章 知道
    “雪弟,这次的事情绝对不能带你一起去,雪弟你就在北冥等我的消息,我会很快回来的。</a>”南司炯忽然伸手将北冥雪拉近了怀里,帖子北冥雪的耳边说,“雪弟,我知道你再担心什么,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会平安回来……”南司炯知道北冥雪是在担心他的个人安危,故而南司炯才连续的说了两次,“很快回来……和保证平安回来……”

    虽然南司炯一直都在保证,可是北冥雪的心里很是不放心,北冥雪看着南司炯,却想不出来用什么理由说服南司炯,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北冥雪就像想通了一样,忽然淡淡的开口说,“炯哥哥,你答应我的,你一定要很快回来……我等你……”

    “好,雪弟,我保证……”北冥雪的忽然答应确实让南司炯有些惊讶的高兴,南司炯在北冥雪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之后,眸子看着北冥雪一字一顿的说,“雪弟,只要你在宫里好好的等我……只要雪弟好我就好了……”

    “炯哥哥,我没事的只要你快去快回就好……”说到最后二人都是语无伦次的话。

    其实,北冥雪和南司炯的心里都有着浓浓的不舍得……但是他们都是为了北冥羽。

    如果不是因为北冥羽,北冥雪是怎么都不会同意南司炯去的。

    只要北冥雪不在反对,南司炯也可以有的安心一些……南司炯离开皇宫的时候,北冥雪并没有去送,南司炯也没有同意北冥雪去送,也许是知道离别的情景不好过,怕北冥雪难过。

    南司炯是天刚刚亮的时候离开的,南司炯离开之后,天大亮之后,北冥雪便去了御书房,等着北冥羽下早朝。

    御书房。

    北冥雪的突然到了,北冥羽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北冥羽知道南司炯一早就离开了北冥,故而北冥雪不来找他长不正常。

    北冥羽也想过,以南司炯的性格会告诉北冥雪事情的详情,但是北冥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南司炯连他腿疾的事情也一并和北冥雪说了。

    在惊讶的同时,北冥羽轻轻的摇了摇头,在心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想,“北冥雪现在知道就知道了吧!毕竟再过几天不仅是北冥雪,就连南司凉都会知道不是吗?”

    北冥雪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看着北冥羽,北冥羽想到这里缓缓的抬起了头,看了看北冥雪随即北冥羽一派自然的笑了笑看着北冥雪说,“雪弟,事实如此,你又何必如此惊讶!都是命中注定,我也只能接受。”

    “可是皇兄……”听了北冥羽的话北冥雪不在傻傻的看着北冥羽,而是走上了台阶,走到了北冥羽的身边看这北冥羽说,“皇兄,这个消息你让凉姐姐怎么接受……”其实,北冥雪并没有把话说完,接受不了何止是南司凉,北冥雪也无法接受……

    “雪弟,接受不接受,都已经是事实了,是我的选择……我选择的那一刻我也没有想过后悔呀……”

    “什么选择?”听了北冥羽的话,北冥雪一脸茫然的问。

    “在蓝既雪山的时候……”北冥羽将身子完全的靠在了椅子上,之后看着语调特别慵懒的将事情的经过和北冥雪说了一遍。

    听完了北冥羽的叙述,北冥雪的神情何止是惊讶,更是不敢置信。

    “皇兄,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因为太过惊讶,不知道过了多久北冥雪的嗓子才发出了声音,“皇兄,你是北冥的皇呀!你要为北冥做考虑呀!”

    “雪弟……当时情况那么危机我没有时间多想,如果你和凉凉都有危险了,那么我要不要这江山还有什么意思……”

    “皇兄……”北冥雪唤了一声北冥羽之后,身子一下子如同虚脱了一样,缓缓的做到了椅子上,“你……”北冥雪又说了一个字之后,就泣成声……

    “雪弟,你不要这样……”北冥羽看着北冥雪这个样子,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即使北冥雪在怎么的能说,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北冥雪坐在地上哭了好一会之后,便不再哭了。北冥雪恍恍惚惚的站了起来,自己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眼泪。

    “皇兄……凉姐姐一定接受不了得……你怎么和她说……”北冥雪的话北冥羽又何尝不知道……北冥羽心知肚明南司凉的反应一定比北冥雪大多了。

    “雪弟,就是因为我知道,凉凉一定接受不了,所以我根本没有打算告诉凉凉。”北冥雪的语调十分无奈的说,“等着事情到了那一步,凉凉也就自然而然的看到了,到时候凉凉不接受也没用。”

    “皇兄,你这么做太残忍了。”北冥雪发自内心的说出了这句话,确实呀!北冥羽太残忍了背着他们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雪弟,你现在再说什么也于事无补了。”北冥羽淡然的说。

    并不是北冥羽有多么的大肚,只能说……北冥羽早已经知道结果,所以也就释然了。

    “皇兄,我去看看凉姐姐……”北冥雪忽然对着北冥羽说了这么一句,一是因为北冥雪真的许久没有看到南司凉了,也没有去看看离安。二是北冥雪忽然特别想见见南司凉,因为北冥雪可以预想到南司凉之后的伤心。

    北冥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北冥羽真的有点累了,而且是心里很累的那种……

    北羽宫。

    南司凉正和离安在玩耍,看着在床榻上的离安,一会拿起这个,一会拿起那个……玩的开心极了不亦乐乎。

    就在这个时候,南司凉忽然觉得心里一阵难过,心疼的自己的身体都抽搐了的样子。

    南司凉的手不知不觉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秀眉都皱到了一起。

    玩的好好的离安,忽然不停止了玩耍,一脸呆萌可爱的看着南司凉,而且小眼神中充满了不理解。

    过了大概半盏茶的功夫,南司凉觉得自己舒服多了,对于自己突如其来的心疼,南司凉也是十分的不解决,南司凉的目光落在了北冥离安的身上,一脸慈祥充满母爱的看着他,还身上摸摸离安稚嫩的小脸……南司凉轻轻的摸了两下,离安原本不理解的目光消失了,换来了离安嘿嘿嘿嘿的几声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