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403章 心里准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南司炯忽然开口说话,“北冥,既然事情已了,那么我想我和雪弟也是时候离开了……”

    “南司……你……”北冥羽看了看南司炯,断断续续的说,之后突然北冥羽将目光落在了北冥雪的身上,北冥羽和北冥雪对视了良久,北冥雪先是点了点头,之后抿了抿嘴唇说,“哥,炯哥哥说的没有错,我们是该回去了……而且我相信北冥接下来的事情哥一定会处理好的……”

    北冥雪都如此说了,北冥羽看着北冥雪,其他的话还真的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a>

    最后的最后北冥羽也只能是点了点头,“南司,那你们准备什么时候离开,我给你们践行……”其他的话北冥羽是不能说了,但是这句话北冥羽觉得自己不说不行。

    “北冥,践行就不必了,只要锦旭给了我恢复,我和雪弟便立刻离开北冥。”南司炯的语调中充满了急切,恨不得现在就立刻回到南司。

    听了南司炯的话,北冥羽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说,“南司,你现在真的是归心似箭,好吧!既然如此那我真的就不在留你了。”

    南司凉本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南司凉听见北冥羽都这么说,故而自己再说什么也都是枉然。

    “北冥,若果有缘我们一定会再见。”南司炯怕气氛再度尴尬,故而说了这句话以便缓解气氛。

    “嗯,会的。”北冥羽点了点头说。

    早膳之后,北冥羽和南司炯在下棋,北冥雪和南司凉这是在喝茶聊天,那天北冥雪虽然去找了南司凉,但是北冥羽腿疾的事情,北冥雪并没有告诉南司凉,可是现在北冥雪要回南司,北冥羽腿疾的事情便如鲠在喉,说不说北冥雪都觉得难过极了。

    在喝茶聊天的时候,北冥雪也是时不时地愣了神,弄的南司凉的心里实在是很不理解。

    “雪弟,你怎么了?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样子?”随即南司凉想了想又说,“雪弟,你是不是还是不想离开北冥呀!要不我在和皇兄说说?”除了这件事情南司凉也想不出来原因了。

    “不是凉姐姐不是的……是……”北冥雪欲言又止的样子,连俊秀的眉头都皱起来了。

    “雪弟,那你是有什么心事吗?”看着北冥雪此时此刻的面部表情,南司凉想不重视都不行,然而南司凉的心,也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北冥雪眉头皱起来的时候,心也跟着紧了紧,“我让夫君过来……”

    “不凉姐姐,我们回房间,我有几句话想单独和凉姐姐说。”北冥雪这么一说,南司凉的心紧的更厉害了。

    北冥雪和南司凉起身走向内殿,进了房间以后,南司凉看着北冥雪,莫名的压迫感让南司凉几乎喘不过气来。

    “雪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南司凉再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抖的。

    “凉姐姐,我告诉你之后,你一定要答应我,不要去问哥好不好……”北冥雪还是决定告诉南司凉,但是北冥雪还不想南司凉去问北冥羽,毕竟那样会是史无前例的尴尬,“凉姐姐,就假装不知道好不好?”

    “好。”北冥雪如此说,南司凉的心里已经有了想法,那就是一定是北冥羽有什么事情,再瞒着自己,南司凉不加思索的说,“雪弟,你快说到底怎么了,夫君到底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凉姐姐,你要原谅哥,他也是迫不得已万般无奈……”北冥雪说了这句过度的话之后,又想了想才开口说,“凉姐姐,你还记得蓝既雪山的事情吧……哥为了我们他……”

    北冥雪将北冥羽同他说的话,一字不差的和南司凉说了,北冥雪只见南司凉的身子,从摇摇欲坠一直到终于只撑不住自己的身子,南司凉倒在了地上。

    “凉姐姐,你没事吧!”北冥雪忙两步并作一步,走到了南司凉的身边,北冥雪伸手要将南司凉扶起来,却被南司凉摇了摇头拒绝了。

    “雪弟,你知道吗?我说我现在用能听到夫君的叹一声,而且还是再看着我的时候,发出的叹一声。”南司凉眸子里的泪水一边向外流,一边语调带着哭音的说,“现在想想夫君心事不知道怎么和我说,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呀!”

    “凉姐姐,你也不要想太多了,哥你定只是怕你太过伤心难过,想的是能拖一时你就少难过一些。”说到心里北冥雪顿了顿,伸出手将南司凉扶了起来继续说,“凉姐姐,我之所以告诉你,是因为哥的腿疾恐怕也就在这几天,我担心的事事发突然凉姐姐没有心理准备。”南司凉随着北冥雪的力度,被北冥雪扶了起来,北冥雪放开了南司凉,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南司凉说,“凉姐姐,你可一定不要表现出来,否则哥一定会生我气的……”

    南司凉点了点头,随即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说,“雪弟,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表现出来的……”南司凉说完抬起手擦了擦自己眼角的泪痕。

    南司凉也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心里承受的程度也不在那么弱,刚刚大哭也只是因为,太过于震惊就如同北冥雪说的那样,这个消息来的太突然了,南司凉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准备。

    “那就好。”北冥雪点了点头说,“凉姐姐,那我先回正殿了。”北冥雪语毕转身离开了房间,北冥雪怕自己离开的太久,北冥羽会起疑心。

    “好的雪弟。”南司凉又长长的呼了一口气,缓解自己的心情,“雪弟,我随后就出去。”

    北冥雪迈着步子离开了房间,而南司凉目不转睛的看着北冥雪的背影,北冥雪刚刚的那些话,此时此刻还在南司凉的脑子里回荡着。

    南司凉不仅仅是没有心里准备,南司凉也是无法接受,以后北冥羽只能一直坐在木轮椅上的日子。

    南司凉了解北冥羽的性格,知道北冥羽的骄傲,也明白北冥羽的自尊。

    南司凉无法想象,北冥羽是如果说服自己,接受以后那样的自己。

    想到这里南司凉喃喃自语的淡淡开口,“夫君……你……夫君……苦了你……”南司凉断断续续的说了一句话,眸子里的泪水差一点又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