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426章 相求
    爱而不得的痛苦,即使是慕风容霖和慕风旭灏也不免新声怨恨,心有不满。</a>

    慕风容霖本以为自己这么说了之后,慕风旭灏就会打消这样的念头,可是慕风旭灏接下来的话,却让慕风容霖大吃一惊,慕风容霖从来没有想过,看似与世无争一切都顺其自然的慕风旭灏,还有如此阴狠的一面。

    “霖哥,我想好了我一定会找机会除掉阿黛,这样的话天长日久阿莫一定会接受我的。”也不知道慕风旭灏哪里来的自信,说出了这番话。

    “灏弟,你真的决定了?”慕风容霖惊讶之余又走回了床榻,坐在了床榻边目不转睛的看着慕风旭灏说,“灏弟,这件事情你还是三思而后行,我但是认为你要是杀了阿黛,阿莫不仅不会接受你还会记恨你一辈子,甚至杀了你……”

    慕风容霖语毕之后,见慕风旭灏的脸色忽然暗了下来,慕风旭灏的眸子里都是失望的说,“霖哥,真的如你所说吗?阿莫会杀了我吗?”慕风容霖也只是那么随后一说,而慕风旭灏如同真的一般。

    “灏弟,我只是说也许。”看着慕风旭灏那样的神情,真的如同受伤的孩子一样,使得慕风容霖真的不忍心,故而慕风容霖话锋一转安慰慕风旭灏说,“灏弟,你不要难过,你一定会遇到对的人,那个阿莫不值得你如此喜欢,灏弟你听霖哥一句劝还是慢慢的放下吧!”慕风容霖不这么说还好,慕风容霖越是如此说慕风旭灏的心里就更加的难过。

    慕风容霖语毕良久之后,慕风旭灏忽然一阵大笑,如同神志不清了一般看着慕风容霖,还抓住了慕风容霖的手说,“霖哥不会的,不会如你说的那样,只要我杀了阿黛阿莫一定会接受我的……一定会的。”慕风旭灏的手慢慢的松开了慕风容霖,嘴里却一直重复着那句话,慕风旭灏这个样子还真的吓坏了慕风容霖,慕风容霖忙站起身,快步走到房门前大喊的说,“御医,快来看看……来看看……太子殿下不好了。”慕风容霖的话音刚落,三四个御医便一起走进了房间,而慕风容霖就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御医门手忙脚乱的治疗,一个御医拿出了针扎了慕风旭灏几处大穴,不管怎么样慕风旭灏很快就睡着了,慕风容霖这才走过去看了看御医问,“太子殿下怎么了?”

    “回霖殿下,太子殿下他……”御医一脸难色而且欲言又止的说,“太子殿下这是心病心病还须心药医,臣等能做的事情见效甚微。”

    “你们这一帮废物就只会说,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如果治不好太子殿下,那么你们就提头来见一个都不要活了。”慕风说着四个御医都齐刷刷的跪了下来,嘴里异口同声的说,“霖殿下,请饶命,饶命……”看着跪了一地的御医,慕风容霖呢心里也是颇为无奈,“还不起来医治太子殿下。”

    “是,是,臣等这就去。”跪着的太医又都站了起来。

    慕风容霖离开的时候,太医们还在全力的治疗,慕风容霖现在第一个想法,就是去慕斯宫找阿莫,既然御医们都说了,心病还需心药医,阿莫就是慕风旭灏的心病。

    而且北冥羽的医术各国文明,如果让北冥羽出手相救,北冥羽不知道肯不肯,不过无论怎么样,慕风容霖这慕斯宫是一定要去的。

    慕霖宫。

    阿黛进了南司凉的房间之后,南司凉便让阿黛陪她一起喝茶,昨天的话南司凉虽然不是太相信,但是心里还是舒服了不少。

    “阿黛,慕风旭灏已经醒了,那么阿莫应该就不会有事了?”南司凉看着阿黛说,其实南司凉叫阿莫进来,也只是想同阿黛说说阿莫的事情,毕竟南司凉的心里也是十分担心的。

    其实,关心阿莫也可以说是,变相的关心北冥羽,南司凉太了解北冥羽,如果阿莫出了什么事情,北冥羽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如果北冥羽一个做错了,南司凉只怕北冥羽的腿疾慕风会放弃治疗,如果是那样的话南司凉现在的牺牲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

    南司凉的想法确实有一些自私,自私到只能考虑到北冥羽,那有什么办法呢?于南司凉而言北冥羽就是他最重要的人呀!

    “皇后,放心阿莫一定不会有事的。”阿黛是真的担心阿莫,但是阿黛的内心深处和南司凉有些同样的担心。

    阿黛语毕之后,房间里忽然变得沉默了,二人都低着头喝茶,女人就是这样,可能是怕说多了,被对方看穿心思吧!

    慕斯宫。

    对于慕风容霖的到来,北冥羽和阿莫都感觉到很惊讶,北冥羽确实想过慕风旭灏大受打击,元气大伤,但是没有想到竟然达到了疯魔的地步。

    阿莫更是无比的惊讶,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只是站在那里,看着慕风容霖一个字也不回。

    对于北冥羽和阿莫的沉默,慕风容霖还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过了一炷香的时候,慕风容霖不耐烦的说,“北冥陛下,您倒是说句话呀!灏弟现在这个样子,慕风以后可怎么办?”说到这里慕风容霖顿了顿继续说,“虽然和阿莫之间的事情是灏弟一厢情愿,与人无尤,但是北冥陛下灏弟怎么也算是你的师弟,你不能见死不救呀!”慕风容霖语毕,北冥羽依旧不发一语的看着慕风容霖,而且北冥羽的眸子很复杂,北冥羽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是他心里想的却是,“这慕风皇族不要脸的性格还真的是一模一样,现在说什么师兄弟的情分了?你们明摆着囚禁我的时候,不也是说着师兄弟的情分吗?而且……”

    想到这样北冥羽笑了,之后淡淡的开口说,“慕风公子,想我怎么做?”北冥羽明知故问,听了慕风容霖说得北冥羽怎么可能猜不出用意,而且北冥羽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救慕风旭灏。

    “听闻北冥陛下医术了得,可否出手相救?”慕风容霖看着北冥羽语调恭敬的说。

    慕风容霖语毕,北冥羽故意停顿了很久之后才淡淡的开口说,“慕风公子,不是我不帮忙,我也知道锦旭是我的师弟,而且我现在行动不便,身子还容易困倦。”北冥羽脸上依旧是温和的笑说,“我真的是有心无力爱莫能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