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463章 恍如隔世
    南司凉虽然回到了大帐里,也躺在了床榻上,南司凉闭上眼睛,试着让自己休息一会。但是南司凉发现自己真的睡不着,最后南司凉索性,睁开了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头顶的白棚。

    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午时,南司凉忽然坐起身,南司凉的心里知道,他一直在熬着熬到午时罢了。

    南司凉缓缓的站起了身子,慢慢的走出了大帐,今日的天气还是不错的,晴空万里无云。

    南司凉看见三三两两的巡逻士兵,来回的走着应该是在防范安全。

    而那边又有两个婢女走了过来,在经过南司凉身边的时候,南司凉还听见那两个婢女窃窃私语。

    “我听说刚刚我们经过的那个大帐,就是北冥陛下的大帐。”说话的婢女语调变得有些兴奋的说,“我还听说呀!北冥陛下的腿疾已经完全好了。”说到这里婢女的语调有变得,变得带有几分嫉妒的说,“唉!睛京那丫头真是好命,不仅是离殿下的贴身婢女,如今又被北冥陛下看中,要随北冥陛下回北冥……”奴婢语毕之后,另一个奴婢一脸羡慕的说,“真的是命运不同,像我们这样的小奴婢也只能眼巴巴看着的份了。”

    两名婢女越走越远,南司凉极力的控制自己,南司凉只觉得自己全身冰冷,南司凉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南司凉万万没有想到,许是所有人都知道了北冥羽和那小婢女的事情,到头来就她不知道一直被蒙在鼓里。

    南司凉的脚不自觉的向那两个婢女来的方向走去,南司凉发现有两个大帐,应该是北冥羽和慕风苑离的大帐。

    但是南司凉不能确定那一个是北冥羽的,故而南司凉一直都在两个大帐中间站着,一脸为难的样子,这个时候南司左手边的大帐的帐帘被掀起来,南司凉的心忽然砰砰砰的跳个不停,南司凉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大帐之中缓缓走出一个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北冥羽。

    在北冥羽的脸露出来的那一刻,二人四目相对,站在北冥羽身边的阿莫,见了南司凉也是一脸的惊讶,惊讶之余,阿莫的眸子里特别的复杂。

    北冥羽和南司凉相互对望的这一瞬间,这样的画面阿莫只觉得鼻子酸眼睛酸。

    北冥羽就站在大帐外,在看到南司凉之后,北冥羽便没有移动一步,南司凉也是,但现在南司凉有了动作一步一步的走向北冥羽。

    南司凉在同北冥羽有一定距离的地方站定,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北冥羽,嘴角还扬起了浅浅的微笑,南司凉本想开口叫北冥羽,但是却硬生生的转了话锋,“见你一切都好我也就放心了。”虽然南司凉的这句话,说的漂亮得体,但是南司凉的语调里还是充满了苦涩。

    “别来无恙。”不知道过了多久,北冥羽看着南司凉,抿了抿嘴唇说出了这几个字。

    “我听闻……”南司凉刚说了这三个字,眸子里的泪水就流了下来,南司凉真的是一个字都说不下去了。

    “霖殿下,是个很好的人,既然你已经选择了,我们就要承担后果。”北冥羽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说,“我忘了和霖殿下说,那封信不仅仅是信里字面的意思,还是我给你的和离书。”

    北冥羽语毕,“和离书”这三个字重重得打在了南司凉的心里,打的南司凉瞬间觉得天旋地转,双眸变得十分的模糊,下一刻南司凉便失去了意识,就在南司凉快要倒下的那一瞬间,被接住了南司凉也不清楚自己被谁接住了,虽然这个怀抱南司凉是那么的熟悉,但是南司凉知道一定不会是北冥羽,想到这里之后,南司凉便完全失去了意识。

    南司凉昏过去之后,被北冥羽接住,而且抱在怀里,对于南司凉北冥羽是不忍心的,可是现在的局势看,北冥羽不能不对南司凉狠心。北冥羽的腿独立行走没有问题,其他的还是不行,这对于身处慕风的他们而言还是危险的,北冥羽可以一个人冒险,绝对不能让南司凉和她一起身处险境,北冥羽要给南司凉绝对的安全。

    “阿莫,去叫慕风容霖。”北冥羽的目光一直都在南司凉的身上,即使是在说话北冥羽也没有将目光移开半分。

    “陛下,要不我们……”阿莫再北冥羽的眼神中看出了不舍得,阿莫的心里也是想让北冥羽同南司凉多一些时间相处。

    “阿莫,我的话你还听不懂吗?还不快去?”北冥羽的语调变得有些暴躁的说,“阿莫,我不想再重复第二次?”

    “是陛下我这就去……”即使阿莫的心里在不情愿,北冥羽的命令阿莫还是要服从。

    阿莫转身离开了,去叫慕风容霖的那一刻,这大帐外只有南司凉和北冥羽,慕风苑离还没有来,北冥羽则是看了看在四下无人的情况下,北冥羽将南司凉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凉凉,真的是对不起你,凉凉我知道我们一定能熬过去的……”

    就在这个时候,阿莫先跑回来看着北冥羽说,“霖殿下,随后就到。”阿莫之所以快些跑回来,就是怕北冥羽做了什么举动,让慕风容霖看到就不好了,毕竟那样的信已经写了,刚刚北冥羽还和南司凉说了,那等同于和离书。

    “阿莫,我知道了。”北冥羽缓缓的将南司凉抱起来,北冥羽的眸子里都是不舍得看着南司凉,最后北冥羽还是将南司凉递给了阿莫,随即看着阿莫开口说,“阿莫,霖殿下来了就是将凉凉交给他,并且你还要叮嘱他一定要照顾好凉凉的饮食,我看凉凉的面色苍白,应该是亏气亏血所致。”北冥羽又顿了顿说,“如果霖殿下要见我,就说我身子乏了改日再说。”

    “是。”阿莫简单的回了一个字。

    就在北冥羽迈进大帐的那一刻,慕风容霖正好快步赶来,但是慕风容霖毕竟不是武功高手,也只是会一些防身术罢了,脚成当然没有阿莫的快。

    “霖殿下,北冥陛下说……”在慕风容霖的面前,阿莫自然不能忘了自己是陌宴,阿莫将北冥羽刚刚和他说的话,重复了一次说给慕风容霖听,慕风容霖连连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