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网游小说 > 独倾君心苏羽南司凉 > 章节目录 第467章 陷阱
    围猎终究还是来了,这次围猎也不知道慕风旭灏怎么想的,竟然是徒步围猎,所有人都不得骑马,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北冥羽和南司凉也参加了这次围猎。

    北冥羽参加围猎倒也是情有可原,但是南司凉的参加真的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就连北冥羽见到南司凉的那一刻,都是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

    而在北冥羽的目光落在南司凉身上的那一刻,慕风容霖却突然伸出了手,握住了南司凉的手,然而南司凉并没有拒绝。

    慕风容霖将南司凉也带来围猎,一是想通过这次围猎,与南司凉增进感情。二是也想让南司凉出来散散心,三是慕风容霖的心里根本不想南司凉留住肚子里的孩子,慕风容霖也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有些龌龊,但是慕风容霖也是一个男人。

    鼓声响起,连着响了三次。

    众人都徒步进了围猎场,而慕风容霖的手都是一直紧握住南司凉的手,看慕风容霖那个样子,半分围猎的样子都没有,到是像来调情的。

    北冥羽虽然同南司凉一直保持着距离,但是北冥羽的目光也一直都没有离开南司凉的身上。

    众人的距离渐渐拉开了,慕风苑离和阿莫走到了北冥羽的身边。

    “北冥陛下……”虽然慕风容霖只叫了北冥羽一声,但是北冥羽已经明白了,慕风苑离呢意思,“离殿下,你们去围猎就好不用管我。”

    “北冥陛下……您一个人真的可以?”阿莫目光里都是担心的看着北冥羽说。

    “无妨。”北冥羽虽然一直在和他们说话,但是他的余光一直都在看着南司凉的方向。慕风苑离看了看北冥羽,慕风苑离在北冥羽的眸子里看出了什么,慕风苑离忽然伸出手拍了拍阿莫的肩膀说,“陌宴,我们走吧!要相信北冥陛下。”慕风苑离都已经这么说了,即使阿莫的心里有一千一万个不愿意,但是还是随北冥羽走了。

    他们离开之后,北冥羽慢慢的跟着南司凉和慕风容霖,不为别的北冥羽只是想在看看南司凉,哪怕是南司凉的背影和侧脸。

    北冥羽看见慕风容霖一直都在和南司凉说话,但是南司凉一直都没有怎么回答,北冥羽看着南司凉的那个样子,知道南司凉不是很开心的样,北冥羽这才意识到南司凉远比慕风容霖说的还要严重许多。

    就在北冥羽眉头紧锁的时候,南司凉和慕风容霖忽然停住了脚步,北冥羽虽然听不见他们再说什么,但是北冥羽看见这次一直都是南司凉在说话,过了一会慕风容霖竟然走了,慕风容霖走了之后,南司凉先是先了一棵树坐下,休息了片刻,又慢慢的站起身向前一直走,北冥羽依旧是小步子根本南司凉的身边,并且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南司凉一边走脑子里一边闪过,她刚刚同慕风容霖说的那些话。

    “霖殿下,有些冷你能帮我回去取件衣服吗?”南司凉看着慕风容霖语调特别认真的说。

    “当然可以,只是凉公主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慕风容霖看着南司凉眸子里写满了不放心。

    “没事的霖殿下快去快回,我就在这里不会走的。”南司凉说的字字真诚。

    “凉公主,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你可千万不要离开这里,我快去快回。”慕风容霖离开之后,还一步三回头的看了南司凉好几次,南司凉为了慕风容霖放心,就在树根底下坐了一会。

    在南司凉确定慕风容霖已经走远之后,南司凉才缓缓的站起身,南司凉之所以说自己冷,只是单纯的想支开慕风容霖。

    南司凉知道慕风容霖对他很好,可是南司凉和慕风容霖在一起久了,还是会觉得浑身不自在。南司凉不得不承认,慕风容霖忽然握住自己的手,她没有将手松开确实是因为,北冥羽的目光刚刚看过来,对于北冥羽南司凉不作不闹就已经很有修养了,南司凉的心里又怎么可能,真的那么云淡风轻。

    因为南司凉的心里是怪北冥羽的,所有南司凉在知道自己怀有身孕的时候,才决定不告诉北冥羽这件事情。

    南司凉也没有想到他和北冥羽,会走到这步田地,南司凉到现在都一遍一遍的在心里问这自己,北冥羽是否真的爱上了那个婢女。

    可能是南司凉想的太入神了,所以没看脚下都有什么,等南司凉回过神来的时候,人整个人已经掉进了陷阱里。

    北冥羽亲眼看到南司凉掉进了陷阱里,一时之间北冥羽慌了,快步走到陷阱前想都没想就跳了下去。

    南司凉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北冥羽已经站在了南司凉的面前,在看清来人是北冥羽的时候,南司凉的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什么滋味都有。

    “你……怎么……”南司凉真的不知道说什么,而且那句夫君南司凉也叫不出口。

    “走路怎么不看着点。”北冥羽答非所问的说。

    “你不是也掉下来了?”南司凉看着北冥羽问。

    “我是看你掉下来了。”现在北冥羽的心情还是跌宕起伏的。

    “你看到我掉下来了?”南司凉的语调中都是惊讶的说,“你一直都在跟着我?”

    “你呀!一点武功都不会连有人跟着你都不知道,这要是有人在后面把你解决了,你都不知道。”北冥羽依旧没有正面回答南司凉的问题。

    “那与你何干?”南司凉看着北冥羽问,“你不是已经另有心上人了吗?还来管我做什么?”

    “看看怎么上去。”北冥羽顾左右而言他的说,对于北冥羽不正面回答问题,南司凉得心里还真的有些好奇。

    北冥羽语毕之后,背对着南司凉开始找怎么上去的法子,南司凉看着北冥羽的背影,不知道怎么的南司凉的肚子一阵剧痛,痛的南司凉是在忍不住,看着墙壁喊疼。

    北冥羽连忙转身看着南司凉,汗如雨下的样子,北冥羽连忙走过去了,语调十分紧张的问,“怎么了?摔伤?怎么会摔到肚子?”北冥羽十分的费解。

    “不是,是刚刚的那一震可能让孩子……”在这关键得时候,南司凉不可能再不和北冥羽提孩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