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玄幻小说 > 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五章 血藤蔓
    ,

    荥阳城外,联军大营。

    “你说什么?”

    “昆阳军进攻南阳,未至半路,为阳城守将韩信所败,五千骑尽没,余者皆降。”

    此时的联军大营之中,聚集了魏楚赵各方的人物。听到了探子传来的消息,尽皆惶恐。

    “田言那个女人,居然如此无能!”

    “这些草寇,果然不能成事。”

    ……

    诸人将自己心中的惶恐转化为愤怒,肆意发泄着。

    “诸位,稍安勿躁。”

    范增挥了挥手,说道。

    此时帐中之人皆通晓兵事,都明白,这恐怕不只是无能这么简单。

    范增看了一眼坐在帅位上的项少羽,随即目光在营帐之中看了一遍。

    “能以三千之众,降服五万大军,诸位可知这个韩信是何人?”

    一众人互相看了看,都是沉默不言。

    对于赵爽和他麾下的文臣武将,一众诸侯都进行了详细的探查,收集了各种各样的情报。

    韩信却是一个陌生的对手。

    “我等只知韩信乃是金城骑出身,这么多年来不显山露水,没有想到居然如此厉害。”

    张耳说道。虽然他手下的谍报组织很强,可是对于韩信的情报和其他人知道的也差不多。

    范增点了点头,目光再度看向了项少羽,心中有些不安。

    赵爽手中现在多了五万降军,形势会发生何等变化,已经难说。

    “上将军,趁着现在关中变乱,必须立刻发兵,攻下荥阳。”

    天下之势,此时越发复杂,各处都在变乱,他们唯有快刀斩乱麻,夺取敖仓这座天下漕运的中枢,才是最为重要的。

    只有夺得敖仓,才能更加便利的维持数十万大军的军事行动。

    “可前些日子关中变动,二世以天子之名,号召帝国旧臣诛赵爽,清君侧,并没有人响应。帝国各处的大军,依旧纹丝不动。”

    张耳摇了摇头,对于此时出兵的时机有些犹疑。

    “二世毕竟是天子,此刻帝国大军看似平静,可暗中必定人心浮躁,正是我们进军的大好时机。否则,等赵爽缓过手来,我等必将陷入被动。”

    范增眸光犀利而睿智,看到了如今帝国内部最深处的动静。

    赵爽能够这么快搞定帝国各处,无非是因为他携天子之名,才能安抚帝国旧臣。范增也相信,只要给赵爽时间,他也能够平息这次风暴。

    所以,时间利赵爽而不利他们,只有尽快出兵,才能更早扭转形势。

    “战书我已经发出去了!”

    项少羽一言,带着一股狂热的情绪。

    “便让我领教一下如今天下兵道之中第一人的厉害。”

    可这话说完没有多久,帐外便再来一声急报。

    影虎军团的探子奉季布之命,将远方的军报传了过来,声音中带着无比的急切。

    “上将军,田言叛了!”

    便在这话音声中,帐中本已经平静的众人再度掀起了喧嚣。

    “赵爽以韩信为大将,率军五万出南阳,攻下了上蔡。在田言的帮助下,很快占据了陈郡西部大片的土地。”

    范增一急。要知道如此一来,帝国军便占据了颍水和汝水上下游。驻守在阳翟的虎贲军可谓是虎生双翼,再也不受束缚。

    “韩信、李左车军势如何,可是去往了陈县?”

    “季布将军说韩信攻下了上蔡后,率军南下,没有前往影虎军团驻地。”

    范增心一松,可紧接着一股忧虑便又重新上来了。韩信没有进攻陈县,切断诸侯的后勤,而是选择南下,显然是先行救援南楚。

    项氏的少主冷哼一声。

    “舍近求远,看来这位大秦丞相并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啊!”

    项少羽一言,帐中众人沉默不语,安静的没有一点声音。

    ……

    关中。

    “你不是跟我说万无一失的么?”

    胡亥看着掩日,大骂道。

    数年被幽禁的日子,胡亥心中怨愤已极。

    当初罗网与其联络时,胡亥很是欣喜。本以为这是一个机会,可现在却陷入了困境。

    胡亥本以为凭借天子之名,趁着赵爽不在关中,能够轻易号召帝国旧臣,重新夺回关中。

    可现在,他们却被重重的兵马围困,进出不得。

    掩日挨了骂,心中却也没有了主意。就在不久之前,罗网在外的援应全断了,他现在也没有了耳目,根本弄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掩日沉思之中,胡亥却忽然觉得不对,向着外面问道。

    当初与赵二宝和天明一战,掩日受了重伤,如今听着胡亥的话,回转神来,却感觉到这临时的驻所外,声音嘈杂。

    三两个内侍从屋外跑了进来,惊慌不已。

    “陛下,墨家的乱贼杀进来了。”

    胡亥抓住了其中一个内侍,问道。

    “什么,有多少人?”

    “有数千人,都是墨侠打扮,我们的人根本挡不住。”

    “怎么会有数千墨侠?”

    听了这个消息,胡亥手一松,看向了掩日,向着他走了几步。

    眼看胡亥近前,掩日低首。

    “陛下!”

    噗嗤一声,一把匕首刺进了掩日的身体中。掩日抬起了头,却见胡亥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意。

    “寡人只不过是被赵高的余党劫持,身不由己。寡人和你都恨赵爽,留着寡人,才能将来再对赵爽复仇。你说对么,掩日大人?”

    掩日嘿然一声,脸上露出了冰冷的笑意。

    “那陛下可知道,此时如何才能报复赵爽?”

    掩日要害被袭,生命力不断流逝,可脸上却冰冷冰冷的。

    异变徒生。

    本是自然滴落的鲜血受到了操控,仿佛藤蔓一般,从掩日的手臂上向着胡亥而去。

    一团血雾爆开,掩日的身影越发虚弱,可缠着胡亥的血藤蔓却越加紧迫。

    “陛下死了,帝国必乱,才是对赵爽最大的报复。”

    “你这个混蛋!”

    阴冷的笑声与痛苦声在屋中交织,血藤蔓越发繁盛,而掩日的躯体却像是肉泥一般,瘫软到了地上,化为了养料。

    一朵血色的花朵在屋中绽放。

    随着这朵血色花朵越发鲜艳,屋中所有的生命都失去了生息。

    等到外面的墨侠赶到,所有的一切都归入寂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