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权少密爱:裙下,求败 > 章节目录 第4章 他的霸道(4)
    “啊——”夏雨曦惨叫一声,惊问,“权少,你想干嘛?”

    “检查!”

    “什么?”夏雨曦惊恐的瞪着眸子,“你!你!不要——放开我!”

    丝袜,一撕——

    ……

    魏权盯着她,笑说,“我就知道你在撒谎。女人,我追了你这么多年,你都不肯为我打开身子。你怎么可能会随随便便把身子交给别的男人!”

    夏雨曦用力推开他,“你快放开我,魏先生,你是有妻子的人,请你别这样,可以吗?”

    “谁叫你骗我的?我刚才不是警告过你了?如果你说实话,我不折腾你!可是你撒谎了,你自己说吧,要我怎么处罚你?”

    夏雨曦恼了,“我和他上没上过床,那都是我的私事,你管不着!你放开我,我要回家了。”

    “好,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今天我没有收到你的早安吻,给我个晚安吻,我就放你回家。”

    “我不要。”她拒绝的毫不拖泥带水。

    魏权哼地一笑,“敬酒不吃吃罚酒,晚安吻,我自己讨。”他低头——

    “啊!你你你混蛋!你怎么可以吻那……该死——”

    下了班,夏雨曦匆匆赶去酒店赴约,因为魏权缠人,她整整晚了一个小时,卫言宁打了好几通电话,发了好几条短信,夏雨曦都没回他。去酒店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卫言宁没有离开,坐在那儿干等了一个小时。

    夏雨曦下车前,魏权抓着她的手腕说,“我给你半小时,半小时不出来,我就会进去找你。”

    半个小时说分手,应该足够了。

    夏雨曦坐在卫言宁对面,安安静静的看着他,“言宁,你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

    卫言宁讪笑一声,“有啊,有好多话想对你说,可话到了嘴边,都不知道要从哪说起才好。要不,就先从咱们的婚礼说起吧,曦曦,你喜欢什么样的婚礼?中式的还是西式的?”

    夏雨曦沉声说,“我记得,在我们交往前,我就叮嘱过你。我的人生里,我不希望我的丈夫搞外遇,不希望有小三的出现。你还记得?”

    卫言宁表情一僵,“干嘛突然说这个?”

    夏雨曦盯着他,眼神炯炯,“言宁,请别伤害我,可以吗?”

    卫言宁双手发颤,唇色惨白,“你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会伤害你?”

    夏雨曦从包里掏出一枚钻石戒指,轻轻放在桌上,给他推了过去。

    卫言宁神色惊恐,一把抓住她手背,激动的说,“你这是干什么?”

    夏雨曦冷静自若,但眼底,伤痛怎么也掩藏不住,“我希望你能对我坦诚。你被什么给诱惑了?被钱?还是被女人?我在你心里的价值,和那三千万相比,根本不值一提,是不是?”

    她果然知道了!她果然知道他和他上司上床的事。

    卫言宁伤心的抓着她手,垂头说,“雨曦,我错了——”

    夏雨曦慢慢扯回手掌,“学长,我们分手吧!”

    “我不要!雨曦,给我一次机会!我马上辞职!那工程我也不要了。雨曦,我是真的爱你的。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再背叛你了!”

    夏雨曦沉默的看着他,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卫言宁索性站起身,绕过餐桌,单膝跪在她面前,恳求道,“原谅我这次的失误吧!我向你发誓,从今往后,我的人,我的心,只为你一人而活。生死相随!”

    夏雨曦拾起桌上的戒指,轻轻塞进他手心里,“我不会轻易原谅你的。你要为你的背叛付出点代价!”

    “你说吧,你想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需要你弥补。我再给你次追求我的机会。但是这次,你记住,这是最后的机会。我会给你很多考验!很多很多,让你无法承受的诱惑!什么时候我宣布你及格了,什么时候我再重新带上你的戒指。你听清楚了么?”

    卫言宁欢喜一笑,“清楚了!清楚了!”

    “婚期,取消吧!”

    “嗯。”

    “要是你父母追问起来,所有的罪责你一人承担。”

    “嗯。”卫言宁每应一声,他的眉头就锁上一层。

    “你身上还有其他女人的香水味,我嫌弃。你别碰我,等我什么时候放下芥蒂,你才有触碰我的资格。”

    她的话,如同圣旨,卫言宁慢慢松开了她的双手。

    “晚饭你自己吃吧,我先回家了。”夏雨曦拿着包包起身。

    “我送你。”

    “不必,有人送我。”

    卫言宁一听,眉头打结,“又是你的大老板?”

    “对。”

    卫言宁垂眸,纠结道,“我现在,是不是连吃醋的资格也没有了?”

    夏雨曦冷冷的应,“对。”

    这女人可真狠,一句话,把他的心,撕得血淋淋。让他对自己的失误,悔到肝肠寸断为止。

    夏雨曦抬头,沉静的看着他,“我的骄傲,不容许别人来践踏。我的身子,永远只留给未来的丈夫。如果哪一天我在结婚前失去了处女身,那肯定不是我情愿的!这是我对你唯一的承诺。所以……你没有吃醋的资格,而你也没有吃醋的必要。”

    听见这话,卫言宁终于松开了眉角,带着无奈惋惜,目送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