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都市天尊 > 章节目录 新书《女婿一万岁》已发
    新书《女婿一万岁》已发

    简介:没有人知道,白家那看似呆傻,人人可欺的上门女婿是个在地球上活了一万年的长生者……

    第一章埋不死的白家女婿

    月黑风高,朦胧微光只能映出地上的模糊身影。

    川市郊外,有两个人抬着个麻袋匆匆地爬上一座小山头。

    挖坑,然后将麻袋扔进去。

    “确定死透了吧?”

    “死透了,一点气都没有了。”

    两人小声说着话。

    “这小子也是脆弱,辉少爷只不过一拳,就给他干没气了。”

    “让他下辈子投个好胎,别再当什么上门女婿,没那个命还非要吃那口软饭,命真贱……”

    两人很快将坑埋好,鬼鬼祟祟地离开了。

    山间有野狗的叫声偶尔响起,十分瘆人。

    一个钟头后,一只手从坑中泥土里伸了出来。

    苏越慢慢爬出了坑,像个鬼影一样坐在坑边。

    此刻,他的脑子如同浆糊,混乱无比。

    “这是第一百四十七世,岁月已经流逝了一万年……”他喃喃道,思路渐渐清晰。

    没有人知道,白家这个看似呆笨人人可欺的上门女婿,在地球上已经活了一万年之久。

    他经历了一百四十六次不同的人生,而今是第一百四十七世。

    每一世终结的时候,他都会退化成婴儿状态,开始新的人生历程。

    “这一世名为苏越,是白家的上门女婿……”他梳理着自己的记忆。

    苏越从小没有父母,跟着爷爷四处闯荡。

    在他年少时,爷孙二人游行到此,当时的白家老太爷病危而奄奄一息,白家人束手无策。

    苏越爷爷拥有高明的医术,救了白家老太爷一命,但条件是要让苏越以后入赘白家。

    “以后,你的后代不再用苏姓,后代与苏姓不要再有瓜葛。”这是爷爷曾对他说过的话。

    三年前,爷爷逝世后,他就住进了白家。

    一开始,有白家老太爷做主,苏越还过得很好。但很快,老太爷高龄智弱,得了老年痴呆症,苏越的日子就艰难起来。

    因为,整个白家,除了老太爷外没有任何人赞同这桩上门女婿的婚事。

    虽然当年是为了救老太爷的命而答应的婚事,但如今苏越爷爷去世,老太爷也浑浑噩噩脑袋不清醒,白家人就有了别样的心思。

    之前的苏越生性木讷,又是逆来顺受的脾性,在白家人眼里,他就是个傻子,没有出息没有本事,白家有这样一个上门女婿,简直丢尽了脸面。

    自然,白家人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甚至有的亲戚态度恶劣,暗中欺凌。

    苏远在坑边呆坐了好一会儿,脑子才算清醒一点。

    一万年,一百四十七世的记忆太过繁多杂乱,短时间内很难梳理清楚。

    “这一世记忆怎么复苏得这么快?”他有些茫然。

    他封闭了很多东西,每一世都是以不同的身份,不同的性格融入到不同人生当中,一般到人生终点才会记忆复苏,然后进入到下一段人生历程。

    “这是最后一世了么?”苏越喃喃自语,有些释然地舒了一口气。

    万年前,因为一些原因,他曾决定封印自己,去经历人类的不同人生,耗费万载岁月。

    一万年,不同的身份,不同的人生。

    有平淡、有辉煌、有落魄、有潦倒、有耀眼……

    五味杂陈、感受不一。

    又坐了几分钟,苏越站起来往山下走。

    一万年的记忆不是片刻就能调理清晰的。

    估计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全部复苏。

    他就这样有些茫然地下了山,朝着城里一步步走去,也不感觉累。

    每一分每一秒,他的大脑都在高度活跃,处理着无数信息,以至于忽略了外界的观感。

    也不知走了多久,他走到了市区外,天也亮了。

    市区边缘有一座小酒楼,一辆轿车在此停下。

    里面走出一男子,二十三四岁,目光锐利,衣着华贵一身贵气。

    他下车后扫视了下周围,拿出一根雪茄烟放在嘴里,早已等候的两人连忙卑躬屈膝地走过来给他点上。

    “埋好了?”男子漫不经心地问道。

    “是的辉少爷,遵从您的吩咐,埋在郊外野山上。”一人小声说道。

    “从今往后,您再也不会见到那只虫子,白月舞小姐将是您的囊中之物。”

    青年男子点点头。

    他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打了那个废物一拳就把他打死了。

    不过这样也好,反正白家也没有人会在意那傻子的死活,正好少了只碍眼的虫子。

    癞蛤蟆,怎配吃天鹅肉?

    没有自知之明,死了也是活该。

    “辉少爷……”

    突然,两个手下叫了一声,像见鬼一般指着路上的一个人,脸上满是不敢相信的表情。

    吴辉看了过去,瞬间眯起眼睛。

    那边那个走路歪歪斜斜的人,不是那个傻子又是谁?

    “怎么可能?他明明一点气都没了,我们明明已经把他装进麻袋里埋了……”吴辉两个手下难以置信。

    吴辉也非常吃惊,当时这个傻子确实一点气都没了。

    “还看什么?拦住他!”吴辉低吼一声。

    两人反应过来,立刻冲过去一前一后围住了苏越。

    步伐停止,苏越呆呆地站在原地。

    “苏大傻,你可真是命大……”吴辉脸色阴沉地走上前,阴渗渗地对苏越说道。

    然而苏越没有理他,甚至看也没看他一眼。

    “辉少爷,这傻子好像不太对劲,没有知觉一样。”一人看着苏越说道。

    吴辉皱起眉头,又走近两步,盯着苏越。

    苏越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没有知觉是吧?”

    吴辉忽地扬起手,狠狠地一巴掌朝着苏越的脸甩了下去。

    “啪!”

    这一巴掌异常响亮,巴掌声听得两个手下都心颤。

    苏越半边脸直接肿了。

    这时,苏越才慢慢地抬起头来,双眼目光呆滞。

    “为什么……打我?”他机械地问道。

    “呵,打你就打你,需要理由?”吴辉冷着脸,用嘲讽的语气说道。

    这个傻子被埋了一次,变得比以前更傻了。

    鬼知道这废物是怎么死而复生爬出来的,又是怎么走到这里的……

    难道傻子都命大?

    “我打你,你还会痛是吧?”吴辉冷冷说道,“你好像有点不清醒,让我来把你打清醒!”

    话说完,吴辉面色变得狰狞,抬脚就对着苏越狠狠地踹了过去。

    然而这一脚踹过去却落了空,因为苏越已经提前倒下,陷入昏迷中。

    他的大脑运算过快,神志不清。

    吴辉眉头皱得更深,目光盯着地上的苏越,不知在想些什么。

    两个手下也是面面相觑。

    这个傻子到底怎么回事?

    一人蹲下用手指在苏越鼻子前试了试。

    “还有气。”他说道。

    吴辉面色冰寒地盯着两人。

    两人不敢正面他的目光,躲躲闪闪。

    “辉少,他之前是真的没气了,我们也埋了,我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吴辉冷哼一声。

    “幸好是让我碰上了。”

    “给我再埋一次,这一次不准再出什么差错!”

    两人慌忙点头。

    “这一次,你们埋下去的,必须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明白了吗?如果让我再看见他,我就把你们两个埋了。”

    “明白明白……”两个手下出了一身的冷汗。

    吴辉俯视着趴在地上的苏越,蹲了下去。

    “苏傻子,白月舞是我的,你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有什么资格与我争?”他拍了拍苏越的脸颊,一脸的不屑。

    “我看上的女人,你永远也不够格去接近。”

    吴辉站起来整理一下衣装,再也不多看一眼,向他的轿车走去。

    两个手下擦了擦冷汗,手忙脚乱地把昏迷的苏越抬起来,抬进了另一辆车子。

    几分钟后,车子向着城区外驶去,目的地还是之前的郊区山野。

    这一次不同,他们埋进去的,必须确认是死人,只能是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