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 章节目录 133 想咬一口(二更合一)
    晚上七点半,苏家大门口响起车子的声音,张妈小跑着去开门。

    本以为是大小姐放学回来了,没想到车子迎进院,从车上下来的,竟然是老太太。

    张妈愣了愣,略有些诧异地改口:“老太太,您怎么回来了呀?”

    刘桂芳瞪她一眼,示意贴身女佣将自己的行李拿进去。

    然后才摆着架子,慢吞吞地往里走,边走边道:“我自己的家,儿子不孝顺不请我回来,我还不能自己回来了?”

    张妈跟在后面,干巴巴地赔不是:“老太太误会了,先生最近工作确实忙,我们都盼着您回来。”

    刘桂芳冷哼了一声,语气傲慢道:“也也回来了吗?”

    张妈摇头。

    刘桂芳眼珠子转了转,直接往楼上去。

    今天在一中门口听到的那些事,她到现在还是很难接受。

    可她又确实亲眼见到薄家那位爷开车来接苏也。

    想必闫局什么的,也八九不离十。

    苏也那丫头,不学无术、缺少教养。

    怎么会认识那种人物?

    刘桂芳思前想后了半晌,觉得只有一个理由能说得通,那就是苏也借了她儿子苏锦阳的光!

    苏家最近跟王家合作,据说搞得还不错。

    认识了些京都有头有脸的人,也说得过去。

    再者,她刚刚先回了趟容家,发现容家真的出事了,还不是小事。

    容盛铭在家里,没来由的发了顿脾气,还辞退了几个佣人。

    容启山更是说话哆哆嗦嗦,不停地唉声叹气。

    容若又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见人。

    可这次,没人有心情去安慰她了。

    连胡秀丽都没管她。

    这容家,不知是得罪什么人了。

    刘桂芳怕波及到自己,赶紧收拾行李,找个理由回来了。

    识时务者为俊杰。

    她觉得小若这孩子挺乖巧的,应该干不出什么出格的事。

    但现在容家完了,这孩子再好也只能是白瞎了,刘桂芳只后悔在她和胡秀丽身上花的那些钱。

    原本还指望她俩给自己养老呢!

    张妈跟老太太坐电梯一起到了二楼,见老太太走的方向不对,便提醒道:“老太太,您的房间在这边呢。”

    刘桂芳没理她,径自去往苏也的房间。

    后来她在学校附近又听到了点风声,苏也好像不知从哪儿弄到了些灵丹妙药。

    现在趁苏也还没回来,她正好进去看看,说不定有自己能用得上的。

    年纪大了,身体多多少少都有点毛病。

    出来上厕所的苏星,正好撞见奶奶伸手要开老姐的房门,他迅速将衬衫掖进背带裤里,赶紧冲了过来。

    可奶奶到底快他一步,在他冲过来的同时,转下了老姐房门的门把手。

    “奶奶,这是我姐的房间,她不在家你不能随便进,这样不尊重别人隐私!”苏星有点不高兴了。

    老太太根本不当回事:“孙女在奶奶面前还有什么隐私?我也是关心她才想进来看看的。”

    说罢,又继续转了两下门把手。

    ‘咔咔’两声后,刘桂芳发现,这门……竟然打不开?

    “自己家还锁门!我就说她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刘桂芳觉得挺打脸的,狠狠骂道。

    苏星挠了挠头,没说话,奇怪了,他刚刚还进老姐房间拿东西来着,门没锁呀?

    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打不开更好,省着奶奶进老姐房间捣乱。

    “大小姐,您回来啦!”

    一串脚步声从旋梯口上来。

    走在前面脚步比较慌乱的,一听就是张妈。

    苏也的脚步声,还是一如既往的淡定又散漫。

    张妈是好意,她知道老太太进大小姐房间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赶紧跟大小姐使眼色。

    可苏也却好似早有防备般,一点也不着急。

    迈着两条又长又细的腿,走到刘桂芳面前,停住脚步,也不说话,就这么偏头看她。

    刘桂芳还记恨她在薄云礼面前说不认识自己的事,这会儿更以为她在挑衅。

    回瞪了她一会儿后突然发现,是自己挡住门把手了,这才悻悻地让开。

    嘴里抱怨着:“自己家锁门,防贼呢?太没礼貌了!”

    苏也不慌不忙地拧了拧眉:“锁门?我可没锁。”

    说罢,她就当着众人的面,也没掏钥匙,直接抬手转了下门把手。

    神奇的是,这次门真的开了。

    刘桂芳百思不得其解,一脸纳闷,诧异道:“为什么我刚刚打不开?你又搞了什么猫腻?”

    苏也开门进去,回得漫不经心:“人品问题。”

    苏星聪慧的大眼睛在门上扫了几圈,他注意到,老姐门上似乎多了一个像针孔摄像头一样的东西。

    脑袋里‘叮’的一声。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那种,结合了人脸识别的黑科技机关术?

    可除了那枚小小的针孔摄像头,门上看不出任何改装后的痕迹,老姐也太牛b了!

    苏星看破没说破,只是在心里暗暗给老姐磕了好几个五体投地的大响头。

    刘桂芳站在门口,眼睛贼溜溜地往她桌子上的那些药瓶子上瞄。

    苏也仿佛背后长眼睛了,也没回头,就笑着警告:“我这里的药,除了治病救人的,可还有毒药,谁要是偷偷拿去吃出了事,我概不负责。”

    “毒?”刘桂芳对她这话是不怎么信的,可转念一想,这丫头性子又冷又狠,离经叛道的,也说不定是真的。

    随即便开始后怕,得亏刚刚没打开门,这要是吃错了……

    ——

    薄云礼将车开回薄家大院,管家贴心的按照少爷平时的习惯,准备叫人来洗车。

    他电话刚拨出去,对方还没接通,就被少爷叫住了。

    “今天不用洗了。”

    管家愣了愣,应声说好,心里却不解,少爷有洁癖,这么多年,车开一次清洁一次的习惯从来没变过。

    今天这是怎么了?

    薄云礼在车上又坐了会儿,才拔了车钥匙,挺不舍的下车走人。

    小姑娘今天不知在哪沾了一身的鲜橙味。

    淡淡的,却十分新鲜。

    新鲜到,就像在他面前,直接用最锋利的刀具,将鲜橙一刀切开。

    清香四溢。

    汁多肉美。

    让人,想咬一口。

    ------题外话------

    这是2-3更合一,一会儿还有第四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