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 章节目录 147 他好坏~我好爱~(二更合一)
    白羽乔背对着说话之人,缓缓停下脚步。

    说话之人见状暗自窃喜,继续一脸关切道:“她这人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其实心机很重,我就上过她的当。其实你应该在兔子身上做些记号,以免她在比赛过程中用什么手段,比如说换只兔子什么的……”

    白羽乔不动声色地回身。

    果然,是容若。

    容若被她回身后的表情惊了一下,不自觉地退后一步。

    本以为白羽乔会很感动,可谁知她此刻脸上的表情,竟全是轻蔑。

    白羽乔冷笑一声:“你跟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让我感谢你?然后加入你的小团体?好让你借刀杀人?”

    容若闻言顿时语塞,脸上那些精心策划好的表情瞬间僵硬。

    自己心里那点小算盘,竟然都被猜中了!

    她怕苏也追究之前的事,现在完全不敢惹苏也,更不敢背地里做什么手脚,但又气不过,所以就想拉拢白羽乔,让她帮自己对付苏也。

    可白羽乔竟然不上道……是自己太心急了吗?

    见容若不说话,白羽乔继续道:“苏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有数,用不着你提醒。”

    说完,瞥了眼愣在原地的容若,直接转身离开。

    她看过顾柒那条被管理员置顶的澄清贴。

    虽然她觉得发帖人肯定是苏也党,叙述上并不可观。

    但容若是个什么货色,她也一清二楚了。

    这种满腹心机、好高骛远、只会背后搞小动作的人,白羽乔最看不上,如果说苏也有让她愿意比试的兴趣,那么容若,连跟她比试的资格都没有。

    至于那只兔子,虽然她没有故意做什么记号,但研究所的兔子都是特别挑选过的,与外面买到的那种完全不同。

    苏也有没有作假,等到了周三,一看便知。

    同时,校门口。

    一人高马大、身穿职高校服的男生,姿态懒散地靠在一辆十分拉风的重型机车旁。

    平日里吵吵嚷嚷的校门口,今天安静了不少。

    男生长得凶帅凶帅的,是那种让女生很有安全感的类型。

    来往男生们都忌惮于他的气场,绕道而行。

    女生们则小鹿乱撞、春|心|荡|漾,忍不住频频抬眼看过去。

    “他是谁啊?之前怎么没见过?”

    “好像是隔壁职高的龙哥,听说手下有好多小弟,可威风了。”

    “家里还巨有钱,是职高的风云人物,不知今天是来找谁的呀?”

    “好希望他是来找我的~他好坏~我好爱~”

    一中的学生多是乖宝宝,很容易被这种神秘的坏男孩吸引。

    正兴奋地讨论着,就见翟天龙忽地站直了身子,挺乖地朝她们身后招了招手:“姐!”

    女生们纷纷回头……

    苏也从不远处走来,挺冷的秋天,依然火力很旺地把校服外套脱了披在肩上,露出里面单薄的白色上衣,一手将书包甩在背后,一手拎着个兔笼。

    兔子天灵盖上,还插着根银针。

    女生们的嫉妒感突然就消了不少,是来找校花的,那她们服气。

    只不过看到苏也手中的兔笼,又不禁议论了几句,校花为赢得比赛,急眼了给兔子扎针的事,大家基本都知道了。

    毕竟转校生刚来,大多数学生还是想支持校花的,只可惜,目前看来,情况有些不乐观。

    翟天龙没怎么注意那兔子,目光直接落在苏也身上,语气挺狠的:“姐,我想了想,容若那件事还是不能这么轻易就放过她,要不要我找人弄她?”

    事发当天,翟天龙就从老爸口得知了经过,立刻联系苏也,知道她没事了才放心,可后来越想越觉得气不过,今天得了空,就过来了。

    苏也笑了笑:“不用,我已经弄过了。”

    说话间,翟天龙正好瞥见容若从校门口出来。

    “姐,你咋弄她了?我看她浑身上下一点伤也没有啊?”

    苏也说了两个字:“诛心。”

    翟天龙有些不解,又回头看向容若,这次仔细看了才发现,容若的表情十分难堪,周围的同学朝她指指点点,而她看向周围的眼神也是闪闪躲躲。

    翟天龙恍然大悟,杀人诛心,不愧是t姐。

    揍她一顿有什么用?让周围人看清她的真面目,让她失去自己最在乎的东西,那才是真的!

    “对了,姐”,翟天龙突然有些兴奋:“难怪红毛说你身手贼好,原来咱姑奶奶是霍劲良的大徒弟啊,她是不是留下了什么秘籍?你有空也教教我呗?”

    苏也抬手,顺着翟天龙肩臂上的筋骨捏了捏,挺有潜力:“行,有空教教你。”

    “真的?太好了!”翟天龙兴奋得不行:“姐,你两只手拿这么多东西,我帮你拿外套吧。”

    说完,就直接伸手过去。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伸到他手前,先他一步,抽走了苏也肩头的外套。

    一起来的,还有一股冷香。

    那味道,清淡又干净。

    翟天龙对着苏也空掉的头肩眨了眨眼,然后才转头。

    转头的瞬间,他就笑了:“姐夫!”

    薄云礼淡淡应了一声,没什么表情地看了眼翟天龙肩臂的位置。

    被小‘渣’女捏过的地方,衣服还有些褶皱。

    他理了理苏也那很不修边幅的外套,搭在自己臂弯处。

    那外套挺小一件,特别跟自己的西装外套比。

    紧接着,他又先后拿走了苏也的书包,和手上的兔笼。

    让热情如斯的翟天龙根本无处下手。

    苏也还没太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的东西都悉数转移到了薄云礼身上。

    ——

    车旁,告别翟天龙,苏也钻进副驾驶,从兜里掏出一张纸,上面写着兔子喂食喂水的时间和注意事项。

    交给薄云礼,顺便对他道了声谢。

    薄云礼扫了眼纸上的狂草字体,随手放进车上的储物箱里。

    脑子里想的,还是苏也纤细的手指,搭在翟天龙肩膀上的画面。

    他捏了捏眉心。

    今天是怎么了?

    控制不住地各种仇视出现在苏也身边的雄性。

    心情挺差的。

    刚要发动车子,有人敲了驾驶室的车窗。

    苏也朝声源处看了一眼,是白羽乔。

    ------题外话------

    二更合一~

    今天随手把纸放进储物箱里,不当回事,明天就打脸了,哈哈哈。

    感谢【saanako】、【旻兮】、【伯爵♀该隐】、【沐文九】滴打赏~

    还有两天上架爆更!求推荐票求红豆!

    么么哒!

    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书架与电脑版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