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退婚后她成了真祖宗 > 章节目录 258 S洲,无菌实验室(1、2)
    顾柒:“……”

    她想到她同桌神,朋友多,但没想到能多到男女随便选的程度。

    大佬都是这么任性嘛。

    顾柒犹豫片刻,弱弱地道:“要是方便的话……就女的吧,听说男女发音位置不太一样。”

    苏也十分痛快地抬了下下巴:“方便,成,那就女的。”

    与此同时,雷杰回信了。

    l:老大,那边还挺痛快的,把时间地点都发过来了,你一个人能行吗?用不用我回国陪你?

    y:不用,时间地点发给我就行。

    雷杰要是回来,那还不得跟回来一群好莱坞狗仔?

    l:好的,那你小心。

    l:周六晚上八点,京都帝宫大饭店顶层。

    苏也先看了眼时间,高三动员大会在下午,结束后赶过去,时间正好。

    而后,才盯着地址看了几秒。

    帝宫大饭店顶层?

    这种交易难道不应该找个很隐秘的地方?

    这么高调?

    看意思还想一起吃饭?

    可顶层那么多桌,也没个具体位置。

    这人就这么有自信?

    自己一眼就能从整场里找到他?

    怎么莫名透露出一种略有些熟悉的、衣冠禽兽凡尔赛风?

    苏也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想太多,很快,回过去一个字‘好’。

    ——

    当晚,苏也打开电脑,qq上就接收到顾柒发来的演讲稿。

    整个房间,她只留了书桌上的一盏灯,映的她眉目清华,隽逸灵动。

    一颦一展,都很细腻。

    拿到稿件,她先从上到下捋了一遍。

    小同桌文笔很好,只是有几处语法错误,苏也帮她改了。

    然后将变声器调节到tko直播专用的那一档:魅惑御姐音……

    差不多十分钟,录好音频,传给顾柒。

    顾柒接收后,便像石沉大海一般,杳无音讯。

    苏也没管,洗澡去了。

    洗完澡出来,qq上十条消息。

    除去那些撕心裂肺的呐喊和百合无限好的动图外,大概意思可以综合为一条。

    爱也集团顾小柒:也也,你朋友是土生土长的m国人吧?这神仙发音,我太可了!

    ——

    第二天,顾柒直接将这段录音安装到随身听里,带到学校。

    逢人就放一遍,放完还问:“这我同桌找人帮我录得,怎么样?这口音,是不是太好听了?”

    一上午的功夫,23班几乎都听过了。

    学生们也是第一次听如此专业又有魅力的英语发音,啧啧称赞。

    其实同一个人,哪怕是在说其他语言时,也会无意间保留平时的语调和发音习惯。

    这段录音,如果让薄云礼来听,一下子就能识破这是他小祖宗无疑。

    行云流水的发音中,茵着一股子吊儿郎当的散漫劲。

    即便她用了变声器,也抹不掉。

    可23班同学都听过了,却没一个人怀疑这是苏也本人。

    主要是苏也那40几分的英语成绩,他们就是猜破大天也猜不到……

    午休时,学生会被高三生积极准备英语演讲的气氛所熏陶,特意邀请白羽乔今、明两天在中午校园广播里,朗诵英文文章。

    白羽乔欣然同意。

    提前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对手有多可怕。

    一中是极重视升学率的重点高中,学生会都是高一、高二的学生在管理,高三生是不参与的,这次邀请白羽乔,纯属特例。

    一段轻松悠扬的旋律响起,随后,白羽乔发音标准又流利的英语徐徐而出。

    一篇字数不短的英文原版名著节选,里面生僻词不少,可白羽乔念得十分通畅,声情并茂,可见词汇量之丰富。

    不仅高三级部,还有高一、高二的学弟学妹们,也都折服于她极高的口语水平。

    连向来反感白羽乔的王东卿,都说不出话了。

    整个高三,唯一不合群的,就属听过顾柒那段录音的23班。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他们的耳朵受过那段录音的洗礼,已经不是普通的耳朵了。

    感受过那种有魅力的口语,再听白羽乔的,心中只有一个感觉。

    不过尔尔~

    顾柒一直在想,要是录音里的人,能帮他们班演讲,那可就太长脸了~

    ——

    周四、周五这两天,一中是在浓浓的英语氛围中度过的。

    同时,世界的另一端,s洲。

    有一个神秘且遍地黄金的城市,z市。

    这里的通用语言还是英语,但在上层少数人间,流行一种小语种:x语。

    z市,充满中东风情的海滨别墅里。

    穿着松垮睡袍的男人,趿着人字拖,一手懒懒插着口袋,一手刷牙。

    对面镜子里,男人的相貌一览无余,他长相俊逸,五官精致,麦色的皮肤又为他增添了几分野性。

    稍长的短发随意扎在脑后,却不显得娘。

    落拓又散漫。

    他浪荡不羁的神情,直到接起一个电话,才戛然而止。

    “司总,刚刚打探的人来消息了,说……说林先生周一的飞机,就已经回国了!”

    司擎唇边还沾着牙膏沫子,表情瞬间跨了,十分不爽地将牙膏扔回牙杯里:“什么?姓林的回国了?还回国4天了?妈的,我还寻思再晾他两天……肯定是薄云礼那小子的主意……行了,一群废物。”

    他隔着洗手间的门,一个超长的抛物线,直接将手机扔回对面卧室的床上。

    十分烦躁地扯下毛巾抹了把嘴。

    本来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结果被薄云礼摆了一道。

    这么多年没见,这小子还这么难搞。

    司擎眼下由主动变为被动。

    权限又……

    他换了身休闲装,拾起车钥匙,离开前,看了眼墙边矮柜上的相框。

    相框里是他跟一个女人的合影。

    女人一身淡蓝色制服,类似医院的大褂,又有点不同,她长得很漂亮,一头卷发,风情万种。

    司擎看起来一副浪荡公子相,长了一张多情又会撩的脸,情话也是张口就来,可真正在他身边的,似乎只有这个女人。

    没人知道他们在一起多久,总之,从司擎出现在s洲开始,这女人就在他身边了。

    20分钟后。

    司擎超级骚包的红色跑车停在一家没挂牌子的研究所门口。

    他随手勾下墨镜,扔回车里,迈入研究所,十分熟练地拐进走廊尽头的屋子。

    那是一间,无菌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