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遭遇凶兆
    “没见过你呢?谁介绍的?”刘蟒没有正面回答女子的话,反而是问起了她的来路。

    哪个行业都有败类,干他们这行的老实说在社会上风评不是很好。现在网络发达,这玩意要是哪个视频网站出来找素材什么的,偷偷把他拍上一拍估计之后麻烦会多不胜数。

    “我叫陈丽,住县城阳光家园,老街卖香蜡纸钱的郑老伯介绍我来的。”女人低声应道。

    “喔?郑伯介绍的?”刘蟒点了点头,郑伯跟慈父陈昌河是老相识了。

    自己在街上经营个纸扎铺,在外人看来,卖香蜡纸钱的总跟“道士”这名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牵连,时而就会接到这么些个病急乱投医找他帮忙的人。

    他不会气术,可他知道知道众家是做什么的,所以便会将这些人转介绍过来挣点外快。

    “坐吧。”确定了客源没问题,刘蟒也换上了一幅颇为亲近的笑脸道:“家里什么事儿?怎么确定是脏东西?”

    “我也说不清楚,就是,就是感觉家里怪怪的....”陈丽算是漂亮的脸上满是愁容,看她那精神状态应该是有那么好几天没好好休息过了。

    “呵呵,那我知道了。给我个地址,我吃完汤圆就去找你。”刘蟒自然知道这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儿,大不了就是运气不好碰上晦气了。真要有什么凶险的东西,估计你不止只是脸色稍差而已咯...

    “汤圆?”陈丽一愣,随即有些着急的说道:“帅哥,能不能先去我家看看?您看我这大初一的就来找您,挺心急的,汤圆什么的我请你吃就行了。”

    “不着急哈,你看我这满身大汗的,不也得洗个澡么?”刘蟒笑道:“放心吧,这事儿找我准没问题。你要是害怕,要不就留下一起吃点儿?”

    他们家有初一给先人上汤圆的习惯,这要是不按规矩来,天知道这满门忠烈会不会化身无边怨气收拾他....

    “这样啊...”陈丽无奈只能起身,道:“那我在小区门口等你,就阳光家园正门,我电话是......”

    送走了客户,刘蟒回到厨房开始和面,做汤圆得细心,得下力气,得全神贯注......

    ...........

    中午时分,一声笔挺黑色西服的刘蟒很是“准时”的来到了阳光家园小区门口。西服衬身,壮硕宽肩的刘蟒穿上这行头那精神劲儿回头率暴高。

    在众家,工作是神圣的事,必须正装对待。这也算是半条祖训,对这门能够养活人的手艺,每代众家人虽然都吐槽它的坑爹附带诅咒,但干一行敬一行的基本敬畏之心还是有的。

    “你怎么...来了。”陈丽大初一的顶着透骨的凉风整整在大门口站了半天,原本心里一肚子火。可当她看清了换装的刘蟒那股子阳刚帅气,心里小鹿乱撞之下,愣生生又把那股气给吞了回去。

    事实证明!单身女人,对于男人的一切过分举动都是可能包容的。不过,前提是你得长得足以让她想要“包容”....

    “抱歉了,家里规定办事之前得周正着装。耽误了点儿时间见谅哈。”刘蟒微微一笑。

    “不,不碍事的。”陈丽俏脸一红转身低声道:“跟我来吧。”

    阳光家园对本就不是很大的县城来说算是个挺大的小区,刘蟒有些疑惑的站在大门口定神望了一眼气。

    望气这门功夫其实在内行来说并不算太难,非众家独有。但众家秘技却是断气,气象万千貌合神离,他人只知气之存在与善恶凶险,唯独却做不到如众家人这般明眼能断!

    祖上说这门特技当是得益于那杀千刀的气种传承,与众家人而言,这秘术代代传承近乎天生。

    气分善恶,而这善气无非就是:灵气、喜气、财气、运气....灵气是必修的当然易得,而这后面的一般情况下就不好碰见了。

    众家人拥有断气之法,如果都是财迷的话那削尖了脑袋遍寻善气也不是不行,只不过他们一门心思都扑在了寻找那有缘人上了。钱够用就成,解决子孙问题才是众家唯一在意的东西。

    那传下气种的奇人曾言:终有一日会逢一缘人,气种绽放了却因果....

    所以,与其说众家人在做生意,不如说这是一个持续了不知多少代人的等待。能不搬家尽量不搬,能开着门绝对不关着...只为等那不知是否真的会来的有缘人。

    要说这恶气,那就更加令外道人琢磨不透了。

    恶分:晦、怨、凶、厉、杀!五气为恶,一气更比一气凶。以前行走江湖的时候之所以众家人如此受欢迎,很大一部分就是为了这断气秘术!

    其他玄气师助人除凶的时候,只知其恶并不知其具体多恶。往往不能衡量凶险一脑门子扎进去,动辄魂死气消....所以一般大点儿的行动,很多时候都会来找众家人出马望气。

    可这阳光家园从大气场上来讲根本看不出什么问题呀?刘蟒有些疑惑,他老喜欢吃这门口一家炸油条,经常路过这儿的他要是有什么应该早有察觉才对。

    “你怎么不走?”陈丽见刘蟒站着不动有些疑惑的喊着。

    “喔,没事,前面带路。”刘蟒笑了笑紧跟两步跟了上去。

    陈丽所在的楼栋是八栋,上楼之前刘蟒又再定神观望了一下,直到现在仍旧没有任何异常气息出现。难不成在里面?刘蟒心里有些吃不准。

    这一般情况下找他的零散客户基本上都是撞上了晦气,这玩意儿造成它凝聚的原因有很多不好细数。

    但这东西并不凶,往往只存在于公共隐晦地带,有人住的房子一般干净,不容易生晦,副作用也只不过是让人心神不宁精神不振而已。

    而这再往里走,可就属于私人空间了....难不成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可转念一想又不对啊!除了晦气之外的其他四恶气可都是会伤人的,而这陈丽看起来除了气色不好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症状嘛。

    带着这丝疑惑,刘蟒第一次开始认真起来。从进单元门开始,过道、电梯一处没放过仔细的寻找着蛛丝马迹。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直到站在陈丽家门口的时候,仍旧没有半点异常出现。

    “这就是我家了,进去吧。”陈丽打开门低声道。

    “嗯。”刘蟒点了点头也不客气直接大踏步进了门。

    房子的内装很新墙纸看起来应该是刚贴不就,偏粉色系,这倒是很符合陈丽这般二十多岁的女孩儿喜好。

    “玄眼,开!”刘蟒暗自运气,一道微不可查的青光在双眼之内一闪而逝,渐渐的,他的双眼变得愈发的清亮。

    一般的晦气他直接便能看出来,而在其之上的存在就得动用真正的望气本事了。虽然觉得应该没必要,但有着军人谨慎的他还是开了玄眼以防漏掉什么。

    “啊!你的眼睛!”陈丽可是无时无刻没在观察着身边这个帅哥,他那双眼睛中的奇怪变化被她捕捉到之后,惊疑之中嘴巴一下子张得老大。

    “呵呵,既然找我,你也不想我没点儿特别之处吧?”刘蟒微笑着环视客厅,每一个角落都没有一丝遗漏。

    而这一看,他脸上的微笑不由得一僵!凶兆出现!

    只见那沙发上随意的放着一个黑色蕾丝边的bra,它出现得就是这么突然,让刘蟒猝不及防!他啥都不怕,但...这对他那“满门忠烈”的保命家族来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凶兆!!!

    若是单独看见这么一个东西还好说,可人家真人这会儿就站在面前,可联想的空间那就太宽了...

    “啊!”陈丽这会儿也察觉到了刘蟒视线锁定的位置,一张脸霎时间涨的通红连忙跑过去把那东西抓起来藏在身后。

    好吧!你藏东西的技术实在是太过牛叉。那东西还在你身后甩来甩去的你感觉不到么?房间内粉色的空间一下子因为这情况变得有些尴尬...暧昧...

    这下子人凶合一,刘蟒只感觉热血上涌...他可是阳刚之气爆棚一个二十几岁的处男!玄眼状态下,他不由自主的清晰看了一眼那凶,又压低视线看了一眼那摇摆不定的兆...

    这女的如此羞涩,她,她莫不是在勾引我!平心静气,救命啊!我的满门忠烈!!!

    “你流鼻血了?”陈丽原本娇羞的脸突然浮现一丝笑意,那种感觉怎么说呢,她竟升起了一丝得意。估摸着是对自己的魅力很是满意吧。

    “没事没事,汤圆吃多了就是这样。”刘蟒连忙一抹鼻子,玛德!这算个什么事儿,高冷的节操掉了一地。草率了草率了!

    “这房子你觉得哪儿不对么?”赶紧岔开话题才是保命关键。

    “喔,这房子是我去年买的二手房,翻了一下内饰之后年前才搬进来的。”陈丽指了指里面卧室,道:“那里面,就那里面那个墙我感觉很不对劲。总感觉有什么东西盯着我似的!”

    卧槽!你是个什么女蜘蛛精!大年初一的你这是准备要我众家一门灭族是不?就这客厅已经伤了本族长的道行了,你竟然还想让我去卧室!!!

    “来呀,进来呀!”陈丽走到卧室门口低声唤道,那脸上还未散尽的娇羞依旧看得刘蟒心潮澎湃。

    “我,等我顶天立地运一下气!”刘蟒深呼吸着。

    “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我都不怕!没进过女生卧室?进一下又不会死。”这丝暧昧貌似壮了陈丽的胆,这一分钟她貌似忘了卧室有脏东西的事儿。

    我,我特么真的会死!刘蟒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