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三章 惊现怨气
    “你摸一摸,是不是感觉不一样?”

    “还是别了,我就看看就行。还,还好....”

    “你摸一下嘛!真的,我自己都摸过,手都会麻的!”

    “别!我不!我只看!”

    ............

    站在陈丽的卧室里,刘蟒此刻正脸颊抽搐着面对墙壁内心泥马奔腾!

    就这一面墙,还特么明显是一面厚厚的承重墙,玄眼探视之下也没发现任何异常的存在。这陈丽愣是非逼着他上手....

    算了!摸吧。摸完了撤,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是保命王道。这家女主人太凶,此地不宜久留!

    叹息加无奈的伸出双手,刘蟒在陈丽期待的注视下缓缓将两只大手探向了那堵墙。这动作极其傻缺,刘蟒自己都不知道为啥会做这个动作。估计,应该是脑充血冲过头了吧。

    “嘶!!!”刘蟒双手刚一触碰墙壁不由得立马惊呼着抽回。

    “是不是?是不是很奇怪!”陈丽叫道。

    刘蟒眉头紧皱点了点头没吭声心里却是惊疑不定。这,这不可能啊!明明玄眼啥也没看见,可这双手一阵酥麻是什么情况?难不成,自己众家赖以成名的断气望气...过期了?

    “等我洗个手先,有可能是皮肤干燥所引起的。”刘蟒虽是断气师,但他还是崇尚科学的。出门之前刚刚洗过澡,说不准只是与这上面的什么物质产生静电了吧。

    哗哗哗洗手完毕,刘蟒没擦手特意在手中残留了不少水渍。如此一来,应当是不会再出现了。

    看了陈丽一眼,深呼吸,出手!

    然则,这一摸...出事了!

    “哒哒哒~~~~”

    “啊!!!!”

    只见刘蟒双手刚刚一触碰到里侧墙壁,他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无比,连带着整个身子都开始不正常的抖动抽搐!一张脸扭曲着张大嘴猛地朝着陈丽转了过来,那双目赤红欲要择人而噬的样子甚是恐怖凶悍。

    “啊!”身旁的陈丽被这突然的变故吓得惊声尖叫,下意识抬起右脚狠狠的就朝前踹去。

    “唔!!!”这一脚很重,陈丽身高不够没有踢到小腹正中裆下!刘蟒闷哼一声身体潜意识变成一个弯腰大虾,双手也在这一瞬惯性的脱离了墙壁。

    这一切发生只在电光火石之间,整个卧室中只有陈丽的抽泣声和刘蟒痛苦的呻吟。

    有的时候世界就是这么神奇,放倒一个经受过严格训练并且从未间断过修行的战士...就是这么简单....

    “刘,刘师父,你没事吧。”大概过了两分钟,刘蟒仍旧很是痛苦的捂着裆不住深呼吸着,陈丽有些吓到了小声问着。

    “没,你先别说话。”刘蟒浑身由下至上仍旧在经历着洗礼般的阵痛,如果他有防备,这一脚肯定踢不到他,哪怕是踢到了也断然不会惨痛如斯。

    只因那一秒注意力没在那里,完全属于放空状态...此刻海绵不绵,已经抽成球了...

    “你看吧,我就说这堵墙很邪很凶是不是!连你都差点中招!”陈丽貌似是为了清除自己心中的歉意,指着那面冰冷的墙连声道。

    刘蟒没说话,只是沉重急促的喘息声逐渐开始变得平稳。

    半晌,他幽幽道:“陈小姐,我觉得你来找我根本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什么?”陈丽一愣有些没有听明白。

    “我麻烦你有点常识....”刘蟒缓缓站起身子,沉声道:“遇见脏东西,跟墙里电线短路根本不是一回事!”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陈丽仍旧一头雾水,短路?

    “我意思是!”刘蟒有些气,大声道:“你这墙漏电!你该去找个电工而不是找我!ok?”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众家人诚信做事从不吃人半毛白钱。这一趟一毛钱没挣白挨这么一脚,痛煞我也!

    虽说这东西他平时不用,但如果让人踢废了那这辈子他还奋斗个啥?直接可以宣告众家回归第一代征途了。年初一碰到这女的,晦气!刘蟒面沉如水艰难转身步履蹒跚的准备离开。

    “不是,刘师父你怎么走了?”陈丽那脑子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到现在仍旧是云里雾里。

    “你别过来。”刘蟒见她朝自己冲过来下意识的就是一捂裆,反正形象已经打倒了还管什么姿势优不优雅,护住要害才是关键!

    “你那只不过是,别动!”刘蟒刚想再解释,突然他的脸色一变语气变得有些急促。

    “你干嘛这么看着人家,怪吓人的。”陈丽被他这脸色吓了一跳,长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有些心有余悸。

    “别说话...别动,听话...”刘蟒压根儿没管她这副略带挑逗的姿态,两只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她身后的方向。

    那里,就是自己刚刚踏出的卧室墙边,一道诡异的蓝色气体缓缓正从墙体之内释放而出。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在陈丽的身后凝聚出了一米左右的气团!

    晦怨凶厉杀,灰蓝红紫黑!那气体呈现出明显的蓝色,这明显是一股高于晦气的怨气啊!刘蟒的心里一阵打鼓。

    他的紧张并不是代表自己的实力不足以对付这怨气,而是这怨气与晦气不同,它的形成往往是以极其不好的事件作为基础。那股子残留的怨念会凝聚周遭晦气,最终同化成为怨气存在!

    这东西,会主动伤人!而现在离它最近的便是毫无防范的陈丽。

    气存在于世间万物,人身上最重要的便是精气神,而气字居中协调左右占据着最为关键的位置!也正因为它的关键,所以哪怕是人最普通的一个呼吸都能带起人本身的气息波动。

    而怨气同样是气,它能敏锐的感知到最细微的切口见缝插针紧贴而上!犹如磁铁一般强行依附,如此人的精气神一乱,那可是瞬息之间能够致人疯狂的。

    这便是普通人传得最为神秘的---鬼上身!

    可眼前让刘蟒气得跳脚的是,这女的明显啥也不知道,浑身的气息在他灵眼之下波动异常起伏,她,她特么明显是春心荡漾啊!这怎么破!

    “你别!”刘蟒刚欲再次开口,然则就在这一瞬间陈丽身后那股蓝色猛地往前一贴!

    “啊!”陈丽只感觉身后仿佛有个什么硬物撞到她,惊叫一声后便直挺挺的朝前扑倒在地。

    一加一等于三,真是麻烦!刘蟒心里郁闷可手上动作不慢,单掌抬起低喝一声:“散气法,震!”震字与手掌同时落下,目标直指陈丽后脑。

    人的大脑乃是精气神中枢,只要以气破气将那股子怨气震出来,那还好办得多。

    可刘蟒明显低估了这股怨气控人的速度,“嘭”的一掌落空直接拍在地板上,那扑倒的陈丽竟像被人拖着脚一般直接趴着倒退一米有余。

    “呼”的一下像是一根筷子似的,整个人就这么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两眼翻白嘴里不住的发出“嗬嗬嗬”的声响。

    “玛德,不开眼的东西!”刘蟒气急,陈丽已经被怨气入体!怨气本身没什么灵智,只不过是一股异类恶气,完全凭借恶气本能行事,毫无章法可言!

    但人的精气神不同,乃是一个独立循环的个体,被其他不属于自己的怨气入体,整个人便如同失去了运转意识与本体机能!陈丽喉咙里那“嗬嗬嗬”的声响便代表着她此刻正处于半窒息状态。

    刘蟒可是新一代的众家人,他知道人如果完全窒息,那么1-5分钟之内便会出现脑死亡!时间长短全凭运气,而以陈丽的体格明显不能撑到最高时间点。

    当着他的面委托人被怨气附体,这是对他众家独苗的侮辱!

    “你喜欢玩儿人,小爷我打小玩儿气!一分钟之内玩儿散你!”刘蟒双臂轻抬又缓缓回落,一副标准的格斗式姿态。而在他的身上,一股无形之气逐渐从他的身躯透出,呈火苗升起一般的势成奔涌!

    人是无法攻击气体的,只有同样玄而又玄的灵气才能与之争锋!而刘蟒此刻便是如此,周身玄气奔涌的他已经转化为了人形灵气!

    “嗬嗬嗬....”陈丽长发低垂耷拉着脑袋,喉间声响频繁,然则‘她’明显也感受到了来自于刘蟒的威胁,身子一折直接平移进了卧室!“嘭”的一声大门紧闭!

    “哈哈?谁说这些怪气没意识的,这不知道怕嘛!”刘蟒大笑一声两步上前抬脚“轰”的将那木门直接踹开。

    “嘶!!!”一进门刘蟒就气不打一处来,只见那人模鬼样的‘陈丽’此刻明显很不自然的蜷缩成一团,看那形状刘蟒吓了一跳,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身体给整骨折。

    见刘蟒进门,‘陈丽’嗖的一下跟个皮球一样弹起直奔门口。刘蟒眼疾手快双手直接朝前一抓,“歘”一声,陈丽整个人滚出门去,刘蟒抬手一看,卧槽!上衣给人撕烂了!

    “想跑?”刘蟒一见时间不多,一个箭步冲了出去。怨气陈丽一见他出来刚刚立起来又要逃窜,可刘蟒哪里能给它这机会。

    “砰砰砰”的一通老拳,直接把那毫无意识的陈丽打得嘴中狂呕酸水。可刘蟒不敢停,他有经验,怨气附体之后陈丽痛苦,而那怨气也绝不会舒服!打!打到它扛不住自行崩溃散开。

    怨气陈丽抬起手想要掐刘蟒的脖子,刘蟒冷笑!这东西也只能调用陈丽的本能了,你面对我,本能只能是跑!

    “喝!”

    “哐啷!”刘蟒的摔擒技术可不是盖的,一个背摔直接把“陈丽”狠狠的摔进了卧室。“还不滚出来!!!”刘蟒直接蹦了进去。

    “砰砰砰!”

    “欻欻歘!”

    “噗嗤~~~~”在刘蟒毫不歇气的狂攻之下,终于在一分钟即将临近的时候,陈丽身上突然传来一阵漏气一样的声音,那道蓝色怨气重现!

    “嗖”的一下眨眼之间直接没入了墙体之内消失不见。

    “进去了就别出来!”刘蟒抬起双手牙尖一咬直接咬破中指,整个人冲上去急速在那墙上画了个圆后狠命的在那圆心拍了一下!青光一闪而逝,屋内重归寂静。

    修气之人血中凝气,镇封一时足矣!刘蟒甩了甩手,一回头整个人都愣住了。

    貌似方才打得有点忘情,但见此刻的陈丽哪里还有先前的半丝娇媚!头发散乱满脸伤痕且不说,就她身上那很是衬托身材的紧衣潮裤,这会儿已经差不多被刘蟒无意间撕烂完了。

    整个人就这么毫无意识的瘫倒在床上,身上隐秘的三点式若隐若现....

    “这,这特么要是她不记得刚刚发生的一切,那我咋办!!!”刘蟒第一次慌了神。这,说自己入室劫色也毫不为过吧!而且,还是暴力强来的那种....

    应,应该能记得的吧?

    不,一定必须要记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