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四章 怨诉衷肠
    天黑了,年初一的晚上,阳光家园内欢声笑语不绝于耳。然而这其中绝不包含心急火燎在陈丽家转了整整半天的刘蟒。

    力气师打架伤了能送医院,可像他这样孤男寡女的整成这样,他敢打急救中心电话么?我倒是能说我是来除晦气的,可你也得信不是?玄气师的无奈,这一分钟展露无疑!

    “水...水....”终于,躺在沙发上的陈丽发出了一阵呢喃。

    “这儿,水在这儿!”刘蟒一蹦老高连忙给陈丽递上一杯早已凉透的白开水。

    “哧溜...哧溜...”看着陈丽毫无力气的“嘬”着凉白开,刘蟒心里一阵尴尬的难受。

    多好一个女孩儿啊!怎么能就摊上这么个事儿呢。你看那一个脑袋肿的跟猪头似的,喝个水嘴都合不拢还不住的往下流着....唉!年关最伤善人心呐。

    “那什么,你...记得先前发生的事情么?”好容易等着陈丽喝完,刘蟒满脸期待的急声问道。

    “炫全...喔唧得...”也许是陈丽面部肿的太大说话漏风,刘蟒仔细听了两遍才把这话听明白。

    记得就好,记得就好啊!刘蟒长出了一口气。

    瞧这年过得,忙活半天提心吊胆的,这钱还没收呢把客户打成这样。你说你刘蟒脑子里装的都是些什么渣滓。当真是退伍了没东西打,打起什么都没个轻重。

    等待是最磨人的,为了方便沟通,陈丽采用了刘蟒提供的小诀窍。那就是去冲个热水澡,这样子身上的痛楚会减轻很多,说话什么的也没这么艰难。这法子以前刘蟒和战友们经常用,百试不爽。

    只不过这法子有点儿副作用,那就是...第二天早上起来会肿的更厉害...可当下得做事,暂时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果然,等陈丽洗了个澡之后整个人状态看起来的确是好上了不少。当然,湿哒哒的头发衬托下貌似脸更圆了。可她说话没毛病了,这不就可以了嘛。

    “等下我要设法感受一下这怨气的来头,你拿着这个,如果感觉我不对劲就赶紧把我打醒。”重新回到卧室,刘蟒慎重的递给了陈丽一根擀面杖。

    “真打?”陈丽这一天遭的罪已经够多了,整个人感觉迷迷糊糊的,问什么都得出声确认一遍。

    “嗯,当然别乱打哈。得看我真有啥毛病的时候再说。”刘蟒有点儿不放心,又道:“身上有什么轻微变化别打我,记住了!”

    “喔!”陈丽重重的点了点头。

    护法这个角色,从老祖那一辈儿就有。不过这不是个什么重要角色,跟眼前陈丽所扮演的角色一样,关键时刻能够叫醒自己就成。没修仙电视剧里那么高大上。

    什么走火入魔啥的倒是不至于,只是刘蟒即将要做的是以气感气,这东西妙不可言,说不好会两气相融出现什么意外,所以才特地吩咐了陈丽守着他。

    “好了,我开始了!记住我说的话哈。”刘蟒似模似样的面对怨气消失的墙壁盘膝而坐,深处双手准备开始。

    “呃。”陈丽张口道:“你就这么整?”

    “那你以为呢。”刘蟒呵呵一笑,道:“气之一道玄而又玄,你就当是体验一把做个看客吧。”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里不是漏电么?”

    “呃?那什么,蜡烛有没有?赶紧去把电闸关了。”

    ...........

    怨,是有核心的!它就像是一颗种子,深深的扎在它应该存在的地方。以众家世代的经验,怨之一字从来不会无中生有!

    这怨还没彻底壮大,既然它出现在这里,并在受到惊吓和伤害之后依然消失在这里。那么很明显它的根就在这里,查明缘由散掉这怨气是玄气师的本分。

    人与动物有记忆,而这玄妙无比的气同样拥有记忆。这要是涉及到更深层次的解释刘蟒也说不太清楚,只能将它视作一种与科幻电影中的记忆载体,亦或是投影很是相似的东西。

    要解开这绳索必须知道它是怎么系上去的,刘蟒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气与气的共通性,了解这怨气种子的过去片段。

    玄气在刘蟒身上缓缓升起,他身边的几根蜡烛也因这玄气的升腾而出现了丝丝摇晃。刘蟒的意识感知,随着这玄气的无孔不入朝着那墙体之内荡漾而去。

    气的感知与肉眼明视有很大区别,前方是一片迷蒙仿佛看不到边的黑暗。而刘蟒明显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了,他不急,只是均匀的调整着呼吸,让释放而出的玄气愈发缓慢平和。

    “果然还在这里。”刘蟒嘴角轻扬,晦气与怨气同其他三个更高阶段的恶气相比,比较容易处理的就是它不会到处乱跑。

    当然,它可能会移动着影响周遭短距离内的精气神,可说到底扎根之处基本上是不会变的。怨起怨落,不过是苦苦守在原地等待释放的凄凉之气而已。

    虽然不如肉眼看的那么清楚,但刘蟒的玄气仍旧感觉到了这股怨气此刻盘踞的状态。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讲它是可怕的,但碰上刘蟒这样精气神稳如磐石的存在,这角色就得对调一下。

    这一秒它盘踞在里面,时而蠕动时而收拢,宛如一只受惊的兔子一般不住收缩着。

    “让我看看你的前身吧....”刘蟒通过本身玄气释放着一丝丝善意,两气相遇之时那怨气明显本能排斥着挣扎了一下,可玄气已经将它包围,挣扎无用之后也就逐渐平静了下来。

    也许怨气的记忆不够完整,也不像是看电影一样能够通晓前后。但怨气种子所保留下来的怨念却能让刘蟒得窥怨起之因!

    气就是这么玄妙,有的人死了精气神会跟着身躯腐烂化为黄土一把。而有的人肉身与精神死去,但那股伴他相生的气却是因为某件事情凝聚不散,这就是怨种,一个故去存在唯一的遗留。

    开始吧,也许这记忆是你不想展现的,但有的时候释放怨,也是给你前身最好的解脱。

    “呼呼呼~~~~”怨气仿佛是听明白了刘蟒的意思一般,顺着刘蟒的玄气缠绕着开始膨胀,不过短短一瞬,整面墙的表面都被铺上了一层薄薄的蓝彩。

    “啊!”陈丽一见这情况下意识的就要抬起擀面杖。

    “住手!”刘蟒睁开眼睛连忙喝止。

    这怨不算强,应当是存在的时间并不是太久,沟通起来也方便轻松,所以自然也没有废他太大功夫。怕就怕那些怨气意如顽石不肯释放怨种,那只能继续跟它杠!

    不过....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儿还是找个有点儿自控力的人守着吧。这女的太扯,明明是墙上有异样,你那擀面杖照着我脑袋就要砸是几个意思?

    “那个!那个东西!”陈丽指着墙面的蓝色身躯一颤一颤的。

    “没事,你也看看吧。毕竟你现在才是这里的主人。”刘蟒淡淡道。这也是他为什么让怨气如此释放的缘由。这些可能出现的画面也许有这房主一起看会好一些,不然难得解释。

    “看?”陈丽有些疑惑。

    “别说话,打断了它的释放到时候又上贴你,可别怪我没提前提醒。”刘蟒有些不喜欢看这种东西,怨本身就是一种悲,猜他都能猜出来那些画面不会太美好。

    “呼呼呼~~~~”诡异蓝色在蔓延翻滚,最后,一个神奇的画面出现。

    “啊?”陈丽捂嘴惊呼,看着那墙面满脸的不可置信。

    只见那原本普通的墙壁之上,竟然像是突然出现了一个投影仪一样,一个场景画面突兀闪现。虽然有些不一样,但陈丽记得这房子以前的模样,这,这不是她家客厅未改造之前的情景么?

    刘蟒一抬手示意她不要出声,怨念种子被释放之后,这股怨气会慢慢消失,所以,能够知道前因后果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

    心中有着基本公义的玄气师都会把握住这个机会,对于这样的怨气,他们会将它当做一个心有不甘的人来对待。散怨是他们该做的,替这怨讨一个公道也是义不容辞!

    气有忆不承声!一个个无声的画面在缓缓闪动,转换...就像是一张张老照片在无声的诉说着一个故事....

    在这些画面中,每一个片段其中都有着同一个女人存在。刘蟒知道,如果他猜得不错,应该这女子便是这怨气的前身。

    从前面十来张画面能够看得出,这个家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看似幸福。这十来张画面记录的不过都是生活点滴,虽然没什么特别,但可以猜得到这应该是这怨最在意的点滴,否则也不会被刻画到气忆之中。

    这不是电影,没什么铺垫的情节转换。很快两个人便看到了争吵与撕打的片段,一次比一次激烈,一段比一段清晰....

    直到有一个画面中第一次出现了第三个人,一个女人!刘蟒的心不由自主的沉了一下,虽然他有心里准备,但他还是被接下来的画面给震惊了。

    “唔!”陈丽没他这么好的定力,捂着嘴低声惊呼着。显然也是被之后的片段给惊到了。

    最后几个场景不再是单一的客厅,而是开始出现客厅与卧室的来回转换。争吵、撕打、杀人、分尸.....一个个触目惊心的瞬间,像是被摄影师完美记录一般刻画的如此清晰震撼!

    而那原本应该是这个房子的女主人,最后就是被这么一块一块塞入那厚厚的墙体之中,伴随着冰冷的水泥永远陷入黑暗。

    可最让刘蟒心疼的是,在最后几张画面里,明明那女人已经被残忍杀害并肢解。

    但在那一男一女的忙碌身后,似乎又还有一道模糊不清的女人身影。那影子,看起来与倒下的人一般无二!

    这,便是她失去了生命与精神,残存那道气,也就是怨最初的模样了吧....

    “这是鬼在向我们喊冤么?”看完这一切,陈丽整个人都虚脱了,瘫坐在床沿之上喃喃低语。好可怜的女人,有了这层旁观带入感之后,陈丽仿佛也没这么害怕了。

    “算是吧。”刘蟒心里也是沉甸甸的。

    鬼是常人臆想而出死去之人留下的灵魂,而这怨气虽然与之不同,但从根本上来说也是故人残留的一道精气,虽不是鬼,但,它也有属于自己的执着....

    墙上的蓝色逐渐变淡,最后化作无形消失不见。刘蟒知道,它这是真的完全消逝于无形不会再有一丝的曾经存在。

    怨气,就是这些纠缠不休凝聚在一起的画面,只因无法释放才会越来越壮大。

    而当它绽放之后,怨也就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