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差人上门
    “你是这个房子现在的主人,怎么处理看你吧。”刘蟒叹息一声站起了身子,这世人就是不懂得珍惜,众家为得一相伴之人,足足挣扎了那么多代仍旧不可得偿所愿。

    那男人有家有人,却亲手将它撕碎斩灭....最让他觉得可恨的是,那男人残忍封墙的水泥,竟是最初二人为了装修一起辛苦搬到家里的....

    “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你这房子估计会...”

    “报警吧!”没等刘蟒说完,陈丽话语坚定的说道。

    “你不怕受影响?”刘蟒问道。

    毕竟现在年轻人买个房子挺不容易的,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这房子立马就会变成常人眼中的凶宅!虽然,他本人是很赞成这样处理的,可各人考量不同,他不能替当事人做主。

    “怕什么?”陈丽倒是出乎刘蟒意料的洒脱。只见她指着墙壁道:“你难道没有看到那女的经历了什么?我身为女人难道要眼看另一个女人的悲惨而无动于衷么?你个大男人,难道这点担当都没有?”

    “呃,你说了算。”刘蟒虽然貌似被斥责了一番,但他耸了耸肩表情里却透出了一丝的欣慰。

    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无论你遭遇到什么恶事,悲凉...终归有一日那些阴暗会有被有缘人发现。看着那义愤填膺仍旧大声斥骂着的陈丽,刘蟒笑了,笑得很开心。

    你走吧,你的怨应该在不久的将来便会得到声张!人各有命,而我....则得继续等待属于我的那份缘。

    要是真有来世,好好擦亮你的眼睛,看清与你携手的人!是否双目之中也如你那般清澈透明....

    .........

    “阳光家园小区内在年初一惊爆杀人藏尸案件,下面我们来看详细报道....”

    初二,躺在沙发上的刘蟒没看各种晚会回放,而是特意调到了本地电视台等待着。果然,在早间新闻里很快就出现了这个事情的报道。这事儿很恶劣,在本县,应该是属于大案子了吧。

    陈丽还是聪明的,按照自己教的原原本本的向警察说了。无非就是墙体漏电,凿开之后发现了藏在里面的女尸。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说的便是如此这般吧!

    而关于刘蟒的存在他特意交代了陈丽只字不提,他很讨厌跟官家打交道,要是被查出来自己的职业方向,免不了又是麻烦与质疑不断。

    至于酬金方面,忙着报警的陈丽仿佛是忘了,而刘蟒也只字未提。

    毕竟人家能让新房变凶宅已经算是够倒霉的了,刘蟒就喜欢那种大气的人,陈丽对怨够意思,那咱也不是那小气的人。

    再者说,咱众家又不是缺那点儿钱的家庭,家里具体有多少余粮他心里没什么数,反正前几代都不是奢侈的人,应该还有不少来着。这大过年的,全当替家族目标行善积德了。

    “我的爱~~~赤裸裸~~~~~”晨练完成,刘蟒行云流水的练了一阵拳脚,那迎着朝阳的酣畅淋漓,痛快得让他忍不住响起了自己的破锣嗓子。

    “请问,刘蟒在家吗?”刚刚给自己整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门外就传来一道男声。

    “唔,在的哈!”刘蟒哧溜一下吞下一大筷子面条应道。嘿,看来这做好事是有好报的,这大过年的有缘人不断嘛!

    刘蟒,不,应该说是整个众家都喜欢雇主多多。当然这并不是为了钱,只是因为雇主一多,那等了无数年的有缘人出现的机会才大嘛。

    “你是刘蟒?”一个中年男人抬脚进了院子,纵然知道他的年轻,但真见到刘蟒的模样仍旧不由得一愣。

    “嗯?”刘蟒看见这进门的中年人眉头就是一皱,众家望气术何等神异,这人身上隐隐有着一丝淡橙色气息,官家人?

    善气之中有一气为橙色,那便是代表着公义的正气。而人的精气神本无色,但若是常年出入正气聚集的官家场所,那这人便有可能会沾染上那么一丝正气,所以精气神中的气便会带着些许淡橙。

    当然,这正气也不是所有官家部门都有。往往正气能够凝聚的所在,基本上都会在那种具有裁决职能的地方。

    比如法院,又比如...警察局!

    “我是刘蟒,请问您找我有事么?还是,需要我协助你做什么。”刘蟒不知道这种部门的人找自己会有什么事,难不成陈丽还是没稳住说漏嘴了?

    “嗯?”这话一出那中年人倒是眼睛一亮,笑了笑道:“你能猜出我是什么人?”

    “只知道您是官家人而已。”刘蟒神色不动淡淡道。

    “哈哈,果然有些本事!”那中年人哈哈一笑,指了指院里的石凳,道:“能坐下说话么?”

    “入门即是客,自然欢迎。”刘蟒身子一侧抬了抬手示意里面请。

    说起来众家也不是没跟官家打过交道,只不过是抵触而已。族谱记载里就有这么一个人,一跟官家缠上之后便一辈子都奔波在为官家办事的路上,最后不得善终。

    后来的众家人也就心里有了警惕,毕竟官家中人办事总是有着解释不清的各种顾忌,众家人不想有被人用完之后再被推出来当替罪羊的风险。

    可这个人刘蟒愿意聊一聊的原因很简单,那便是他身上的那一丝淡橙色正气。要知道气这东西可不会骗人,要是心性驳杂的人哪怕是住在正气之所上也绝对无法沾染半丝。

    这人能够有正气加身,想来应该不是坏人,姑且先听听他的来意吧。

    “先说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吧。”入座之后,刘蟒微笑问道。

    “我叫常涛,是市公安局的。阳光家园的案子比较恶劣,所以直接由我们接手。”那中年男子笑道:“发现你是因为有些走流程的调查,小区外围的监控曾拍到你与陈丽在一起的画面。”

    “喔。”刘蟒点了点头没接话等待着下文。

    “擅自登门还请不要见怪。”常涛有些歉然道:“我来是有点事情想要请你帮个忙。”对于刘蟒能够直接看穿他的身份,常涛自然不会再将他当做普通人来对待。

    “陈丽告诉你的?”刘蟒答非所问。

    “这点你绝对放心,对于你的事情陈丽只告诉了我一人。”常涛解释道:“她的有些话与案发现场不符,你的事情是我私下询问的时候问出来的。”

    “你信?”刘蟒笑了笑,对面可是个老差人,如此突兀上门找他这个走偏门的人帮忙。说实话他有些不相信。说不清楚就有些什么套路在里面。

    而对于陈丽向别人透露了他的信息,刘蟒也没觉得有多生气。毕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被这些人轻轻一吓估计也守不住什么秘密。只不过没想到来得这么快而已。

    “我信!”常涛出人意料的点了点头,而且看他双目清澈不似作伪。

    “公事还是私事?”刘蟒惊讶了一瞬随即又道:“若是公事还请恕我爱莫能助,家规有言不可与官家有交集。”

    “私事。”常涛连忙道:“是我的亲哥哥碰上些麻烦事。而那事又实在太过离奇,让人实在没办法不另寻他法。已经找过好几个有名的和尚道士了,全都没有效果。”

    和尚道士?刘蟒闻言轻笑一声。

    那些年的破坏斗死了一大批练气者,在以前的确是有不少练气者隐藏庙宇道堂之内,现在嘛...怕是都快消失殆尽了。剩下的估计十有八九都是欺世盗名之辈,能有真本事才怪了。

    从接下来的聊天中,刘蟒慢慢的从常涛嘴中知道了一些情况。

    这常涛其实来头不小,是市局的刑警大队长兼副局长,这种人能这么屈尊降贵亲自登门的确让刘蟒有些诧异。当然,这也侧面说明了他的确是在意家人,同时也信了某些存在。否则估计这会儿就是让人请他去局里说话了。

    而他的哥哥常山是个商人,在省城的生意据说做得不小。虽两兄弟感情不错,但常涛是官家人,一直以来为了避嫌尽量都与大哥避开公开见面。

    平日里常涛公务繁忙,联系也不多。然而就在前不久,常涛准备问一下大哥今年过年的相关事宜时,却被突然告知常山被脏东西缠上了,现在正在请道士做法驱邪!

    不信鬼神的常涛听完不由大怒,挂了电话就心急火燎的赶往省城看望常山。他脾气爆,一进门见到那些乌烟瘴气的情景,当即就把那些江湖道人给直接轰了出去。

    接下来他就带着大哥把各大医院跑了个遍,结果让他意外的是,所有医院的检查结果都出奇的一致---身体机能完全健康!可一个个的知名医师却对常山为什么会一直昏迷不醒同样一筹莫展。

    就在这焦头烂额之际又一个噩耗传来,常山唯一的儿子,也就是自己的侄儿常浩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毫无征兆的突然倒下人事不省。

    如此来回折腾之下,常涛这信念强大的人也因事关亲人动摇了。无奈之下他只能同意嫂子他们继续请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回来折腾。

    然而,除了让那家里烟雾缭绕之外没有半丝奇迹出现的征兆。而就是这个时候,他接到案情通报赶回市局,无意之中从陈丽口中得到了阳光家园藏尸案的真实情况。

    身为公务人员原本不应该相信这些东西,可已经没了章法的他别无他法。只能在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情况下独自来到这里,希望能碰个好运。而刘蟒一言道破他的身份,则让他的内心又再升起三分期待。

    “多久了?”刘蟒听完之后问道。

    “我大哥昏迷了足有一个多星期了,而我侄儿则是前两天才失去意识的。”常涛如实答道。身为老差人的他不是没怀疑过有人暗中下手,可他绞尽脑汁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喔?”刘蟒面露好奇之色,这倒是有点儿意思。恶中五气可从来没哪个近身之后是让人昏迷的,也可以说只是昏迷。正如那陈丽一般,丧命当场也只不过是片刻之间。

    “我如果帮你,你能忘掉我这个小院子么?”刘蟒看着常涛的双眼问道。虽是官家人,但为的是私,也不是不可以当做客户。

    只不过,他需要得到一个承诺以绝后患。

    “自然不会叨扰!”常涛答的干脆。

    “成!这事儿我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