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碰上同行?
    刘蟒做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在应承下这事儿之后的当天中午便直接出发前往蓉城省会。

    当然,他家的门永远不会关。哪怕是出门也是双门大开,只挂着一个牌子,上书:“外出办事,有缘人请拨打电话13xxxxx....”

    连江距离蓉城其实不算太远,坐车也不过三个多小时就能到达。之所以不开车不是因为刘蟒不会,更不是因为买不起啥的。仅仅是因为他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睛。

    在未开玄眼的情况下,他仍旧能看得见灵气与晦气等并不罕见的存在,如果告诉行车的时候突然飘过来那么一团,说不准应急反应会造成对人对己不必要的伤害。所以直到现在不管他去哪儿都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

    下午四点过,蓉城车站。

    西装笔挺的刘蟒拉着一个小号旅行箱缓缓走出旅客通道。

    “小刘!这里!”刚走出大门,早已等候在闸口的常涛便冲他挥手示意。

    “这一路辛苦,小刘你不晕车吧?”常涛回市局办完事之后本来想去接刘蟒,可谁知刘蟒已经自行出门,心中感激之下也火急火燎的往蓉城赶。这不,比刘蟒还先到一会儿。

    “没事,我当过兵的没这么娇气。”刘蟒微微一笑,放好行礼之后直接上了车与常涛同行。

    花溪别墅区,位于蓉城的中心地带。在这寸土寸金的地方,这别墅区不光绿意笼罩而且还有一个面积不小的人工湖,真真是一个有钱也不一定能住的进去的地方。

    来的路上刘蟒就在网上初步了解了一下这个地方,这一查刘蟒还真有点惊讶。这次的雇主看来真的身价不菲!貌似这佣金方面得重新衡量一下了,毕竟能者多那啥嘛。

    算了,看看再说吧!俗话说无商不奸,且看这家人到底是个什么程度,如果不是那种黑心商人,那少收点儿也不是不行。

    车进了别墅区之后,刘蟒又再细细的看了看这传说中动辄上亿的豪宅们。这里的环境的确不错,占地面积很是不小的别墅群全是以独栋建筑组成,什么联排叠拼类的伪别墅在这里并不存在。

    栋与栋之间不光有着距离不短的私家花园之外,更有一道道宽大的绿化带将其巧妙隔断,一户户看起来都跟个小城堡似的,一眼看去简直豪得不要不要的。

    洞穿别墅区的花溪流淌绿意盎然,远处大厦喧嚣虽然遥遥在望,但这里仿佛是一个独立的桃花源一般完美的隐身都市深处。

    不过对于这些刘蟒自然是不羡慕的,在他看来,这些不过都是俗事缠身的忙人,脑中尽是无限繁忙,纵然环境再好也不过只能得到片刻喘息而已。

    而单论环境,这里仍旧与众家小院有着不少差距,更何况这其中还差了不短的一截意境.....

    “前面最边上那一栋就是我大哥家。”常涛开着车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栋建筑道。

    “嗯,就在这里放我下来吧。我先看看。”刘蟒示意他可以停车了。

    就算常涛不说,刘蟒远远的也能一眼看出哪个是他大哥常山的居所。那家位于别墅尽头,无论是视野还是私密性无疑都是最好的。只不过,它现在在刘蟒眼中,显眼的却并不是这些。

    “好恐怖的晦气!”刘蟒远眺着喃喃自语。

    “什么意思?”常涛闻言连忙问道。

    刘蟒没有回答他,只是静静的这么看着皱眉思考。

    晦气为恶之五气中最常见的存在,按道理来讲应该是最好处理的,然而刘蟒此刻却用上了‘恐怖’两个与它本不相符的字眼。

    在他的视野中,那整栋别墅完全被包裹在了一阵灰蒙蒙的晦气当中!晦怨凶厉杀,灰蓝红紫黑!而这颜色代表的也正是恶气之初的晦气!只不过他想不明白,这里的晦气为什么会庞大到如此程度?

    晦气之所以会被有的人无意之中撞上,那便是因为它本来就诞生原因多样而又飘忽不定的特性。也因它在恶五气中最淡,人在正常时候哪怕迎面与它擦身而过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事。

    而因为撞上晦气而引起精神不振胡思乱想等等磨人结果,往往只是因为你本身就精气神波动太大,气虚之后碰到晦气,那自然会跟磁铁一样把它带到你身边。

    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时运不济。

    刘蟒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规模如此庞大的晦气会像是扎了根一般就包裹在常家之中。

    哪怕只有一院之隔的邻居也没有受到影响,它就这么像一团超大灰色泡沫般蓬松笼罩在常家。越积越高之中也令常家愈发浑浊幽暗。

    量变引发质变,这也是刘蟒最为疑惑的问题所在。就像是陈丽家的怨气,因怨种凝聚晦气而升华成为蓝色怨气。

    而眼前这庞大到足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的晦气,却仍旧是灰蒙蒙的模样。一丝也没有要变幻层次的意思。

    “有意思。”刘蟒摸了摸下巴,道:“走吧,进去看看再说。”他常年修气身上玄气不弱,自然不怕什么晦气沾身。而身旁的常涛明显也是精气神稳固中气十足,短时间内驻足当是无碍。

    一进常家大门,里面传来的一阵嘈杂就让刘蟒不由得一愣。那哼哼哈嘿的声音不绝于耳貌似很热闹的样子。

    “你还请了别人?”刘蟒问道。

    “没有没有。”常涛连忙摆手,不过他也不确定,犹豫道:“有可能是我嫂子找的吧,毕竟现在家里两个男人都倒下了,她的焦灼远胜于我。”

    “喔,没事,先看看吧。”刘蟒笑了笑表示不在意,抬脚就走进了花园。

    还没进门,刘蟒就看见了几个男女正在客厅正门口站着,而在他们当中此刻正有一个身着青黑坏色衣的大光头这会儿正搞得火热。

    所谓坏色衣,也就是常人眼中和尚们那种不起眼的袍子,再加上那锃亮的光头。那位身形壮硕的汉子身份呼之欲出。

    “业障缠身无非俗世因果,还不与贫僧退去!急急如律令!”只见那和尚嘴里念叨着,脚下动作不断而双拳亦是挥舞得带起阵阵劲风,双拳所到之处更是呼呼声骤起!

    “啊!姨妈你快看!”一个年轻女孩儿惊呼着。

    但见那和尚拳锋所到之处竟猛的出现一阵灰色,那灰色时隐时现只因和尚的拳锋而飘忽!气现真形,如此景象常人哪里见过,一时之间惊呼声不断。就连跟着刘蟒刚进院子的常涛也惊的一脸骇然。

    “哈哈,这唱的是哪出?”当然,唯独刘蟒那有些出戏的低笑把这诡异的场景给砸得稀烂。

    一个和尚嚷嚷急急如律令....台词专业都不对口,怎么看怎么搞笑....

    “什么人!”那和尚一听这笑立马转身怒视刘蟒呵斥道。

    “你是谁?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私闯民宅小心我报警抓你!”站在他身旁的一个中年女人见大师不悦也连忙斥道。他们家算得上是本土名门,这事儿传出去可不好听。

    “大嫂你别误会!这是我请回来的师父。”常涛见场面不对连忙上前解释道。

    “小涛你回来了?”那中年女人一见常涛连忙跑了上来,拉着他的手小声道:“涛子你刚刚看到了吧!这大师父可厉害咧!你赶紧把这人带走,年纪轻轻的看起来也不像有本事的样子,别耽误了大师父施法啊!”

    “这!”常涛一脸的尴尬,有时候女人的谨小慎微就是这么气人。人家小刘师傅就在我身后,你这小声的程度人家也能听得明明白白啊!

    “没事没事,你们忙,我不说话就成。”刘蟒微微一笑也不生气,他这人从来对事不对人,只要事儿他感兴趣就行。有人试水做个围观群众也未尝不可嘛。

    这和尚是个有点儿道行的人,可至于为什么刘蟒会忍不住笑出声。为只为这家伙明显是在仗着一身气劲乱来,捞过界这三个字用在他身上明显再合适不过了。

    就刚刚那一手震气的功夫明确的表明了他是个实打实的气修,可...这家伙的气劲刚猛霸道,明显是个走硬气功路数的。力禅师跑来跟玄气师抢饭吃?这有些滑稽的场景让刘蟒如何能够不笑。

    虽然其他玄气师同样只能辨出这是恶气,能不知凶险的一脑门子扎进来这不奇怪。可刘蟒肯定不信这家伙会看不明白这是玄气师的活计。

    反正他站在这儿要么是个莽子,要么就是穷疯了...简直是在乱跑片场....

    这如此强度的晦气刘蟒还是初次碰上,就让他先耍耍宝吧。有什么钉子也让他先擂上一擂,毕竟好歹也算半个同行不是?哈哈。

    “哼!黄口小儿,贫僧不与你一般见识。退开!气劲翻涌,免得震伤了你!”那和尚虽满脸胡渣,可能看得出他至多不过三十多岁的模样,说起话来倒是老气横秋。

    端着饭碗看脸色,见主人家帮自己说话,他也就没有再与刘蟒对杠。

    “好勒,您先忙!”刘蟒笑嘻嘻的当真退后好几步。

    这家伙要是个玄气师最起码也能看出刘蟒身负玄气,乃是同道。力禅师就是这样,一身功夫都在蛮力上,也没那闲心练眼了。

    哈哈哈,还特么气劲翻涌震伤我...这演技有点儿浮夸了。你当你是力王在世,还是你能打黯然销魂掌咋的?

    “老常,你过来点,来来来,到我这儿来。”刘蟒招着手将仍旧一脸尴尬的常涛叫到身边。

    “小刘师傅,你看这事儿整的....”常涛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这人是自己请来的,嫂子这么做不光是打别人脸,更是把自己整的下不来台。

    “没事没事,我都不生气你着急什么。站我这儿,没错哈。”刘蟒兴致勃勃的看着那大和尚又开始呼呼喝喝起来。

    “金刚伏魔拳!吼哈!”一阵暴喝之后,那和尚倒也拿出了真本事,拳拳带风一拳更比一拳霸道,异象频现!看得众人是目瞪口呆就差没有拍手叫好了。

    “诶?”刘蟒看他拳劲越来越猛,明显到了攻伐蓄势的顶点。连忙一拉身边常涛,道:“我觉得咱还是再退几步保险一点。”

    “什么?”常涛不明所以。

    刘蟒也不管他明不明白,拉着他就又往后退了几步。和尚落拳之处的异象明显有光幕之感,这家伙怕是得倒霉...

    果然,不过短短几个呼吸之后,那和尚明显气势达到了巅峰,暴喝一声:“给我破!!!”一击最为霸道的猛拳挥出。

    “祝你成功...”刘蟒笑道。

    “嘭!!!”一声震人心魄的闷响炸裂。

    “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