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七章 三玄三力
    果然如此!

    这下子是真如那大和尚所言般气劲翻涌,不过这一震刘蟒不动如山,只是身旁的常涛身子不由自主的倒退两步。

    而跟那大和尚站的最近的几个常家人就惨了,直接被震得惨叫一声与那大和尚一起倒飞两三米。

    凝气为屏,是为聚气之法!看来这常家应该是招惹了玄气同道了。先前见那大和尚抨击之时他便有所猜测,这一突发情况只不过是印证了他心中猜想。

    “嫂子你怎么样!”常涛刚从惊骇中回神便急忙冲向了那呆愣的跌坐女人。看样子她是被这一爆吓得不轻,到现在仍旧面目呆滞看着自家堂门发愣。

    “没事,只不过是些许气流冲击而已。”刘蟒淡淡道。这大和尚方才这一拳跟擂在气球上很类似,气球被戳了个眼儿尚能喷涌,更何况这里面全是晦气。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气球漏气就破了,而这大和尚明显白丢了个人。那泡沫一般的屏障在暴冲之后便又恢复如初,丝毫没有要散气的征兆。

    “这是做了什么孽喔!!!大师!大师你可要想办法救救我常家啊!”常涛刚刚将他嫂子扶起,那女人突然就像是疯了魔一般尖叫着朝那大和尚冲了过去。

    “诶!诶女施主你别激动!”那和尚首当其冲本就被震得凄凉,这才堪堪站起身子一不留神直接被那中年女人扑倒在地。那衣衫褴褛的模样要多搞笑有多搞笑。

    一个练气功的和尚被一疯女人扑到?自己要不要拍一个视频发上网,肯定点赞老高了。刘蟒见着这一幕不由得起了邪念....

    “力禅的同道?”见那和尚好不容易的狼狈起身,刘蟒来到他身前淡淡问了一句。

    “嗯?”那和尚闻言眼睛一瞪,看着刘蟒打量了半晌,问道:“看你这身板儿,莫不是力舞的同道?”

    这行气修行者有着玄气与力气之分,而在这之中更有着三玄三力的明确划分,当然,这并不是指什么武林门派啥的,只不过是各自的修行方向及传承而已。

    三玄,指的是道玄、符玄、众玄。

    道玄顾名思义便是走道门修气的玄气师,算是三玄之中最为出名的一类,而且道玄分支极广,在它之下繁衍出了不少各类练气者以道士自称。在三玄之中是绝对的首玄!

    而符玄与之相比在修这一道的人数上就少了很多,他们专注以气血制符,方向比较偏,故此传承不多排在第二。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类人虽然稀少,但个个都是气道之中的科学家!

    可要是说最凄凉的,莫过于这最后一个众玄,此道专指众家一脉,经常当代传人就是一老一少。因刘蟒老爹做了逃兵,这辈最惨!连老的都没有一个,就刘蟒这么一根独苗....

    虽然势单力薄,但众家又因其独到的断气之法变得不可或缺,故此,众玄也仍在这三玄之内。

    再说这三力,分别指力禅、力舞、力医三道!

    就以这和尚来说,他走的便是力禅的路子,这一路力修专行力气之霸道,气功方向也是大开大合。在以前大部分走这个路数的几乎都是僧人,故此这一道也被称之为力禅。

    而这力舞,亦可称之力武!虽同是走气功武道,但他们与力禅相较之下就多了很多招式与套路。之所以被冠以‘舞’字便是因此,所谓刚中带柔柔中带刚的力气师指的便是力舞一道。

    这三力之中的力医是如今这世道练气者最为欢迎的,这些人专攻医道,善以气行那悬壶之道!无论是三玄还是三力,这人谁没个大病小伤的?关键时刻谁要是认识个力医师,那绝对保你命三千!

    众所周知,三玄之人大部分都走的是轻灵之道,不信奉外练筋骨皮的路子,与三力相比在这身形上几乎都有着明显的区别。

    这和尚一见刘蟒身子雄壮又不是光头,自然下意识的就把他想成了力舞的同道。

    “呵呵,你这和尚有点儿意思,这事儿应该不是你们强项吧?”刘蟒见他满脸狼狈不由得又是一笑。

    “咳咳咳...”和尚被他这么一笑脸上浮现一丝尴尬,瞧了一眼主人家小声道:“这不是日子不好过挣点生活费嘛,再说,你不也闻着味儿找来了么!”

    “哈,我不一样,这事儿吧本就是我本家活儿。”刘蟒调侃道:“在下刘蟒,众家人!幸会咯。”

    “嗯?”和尚脖子一伸瞪眼惊道:“断气师?”

    “咳咳咳,好好说话。”刘蟒郁闷道:“虽然我年轻,但本人已是众家唯一一个,大师父!”

    “这,让你见笑了。”话已挑明,和尚脸色变得绯红。实话说,捞过界这事儿本来就挺丢人的,这还让人直接怼上,关键是自己还整得如此狼狈....

    不过转念一想他看向刘蟒的目光又变了,变得跟那追星的小萌妹一般星光点点的着实吓了刘蟒一跳。

    众家人,少见呐!以前就常听老爹提起过众家那诡异的独苗传承,这次竟然让自己看到活的了!

    “呃,没出事就好。”刘蟒下意识的撇开他两步。

    “小刘师傅,现在怎么办?”常涛这会儿安抚好了几个亲戚来到了刘蟒身前。

    “人在家么?我想先看看他们如今的状态。”刘蟒问道。

    “我大哥在,医院那边拿不出方案,嫂子就干脆请了护理团队把我大哥接回来调养了。至于我侄儿刚发病不久,只能把他留在医院观察。”常涛点了点头。至于这调养,其实也就是为了方便请回来的师傅们做事而已。

    “前面带路,先看看情况。”刘蟒摆了摆手。

    “这边请!”常涛领头进了房子。

    .........

    在常家别墅二楼那面积足有百十平米的超大卧室里,刘蟒仔细的观察了一番毫无意识的常山。

    一个多星期的昏迷不醒,所有的身体机能所需都只能通过输液来供给,这让这位原本应该气场十足的中年商人看起来格外的苍白憔悴。

    刘蟒初步检查之后,发现这人虽然呼吸还算均匀,但翻开眼皮一看,那一双眼珠子已经快看不见瞳孔了,整个眼珠子看起来乳白色一片毫无生气可言,乍一看怪渗人的。

    看来是晦气入体没错了!刘蟒在心中下了结论。

    只不过这晦气入体原本应该只是小事,晦气没有明显的攻击性,而活人因有自己本身的精气神,能够被侵入的晦气空间本就不大。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如此压迫性的庞大晦气直接侵入身体,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做完这一切,刘蟒将常涛叫到了一旁。

    “有什么小刘师傅直接告诉我就行。”常涛还以为他是有些顾忌自己嫂子,连忙道。

    “有道是同行是冤家,但这句话在我们这行却有点儿相反的意思。”刘蟒沉声道:“行有行规,若是见同行做事,不明是非之下,一般我们不会轻易的插手其中。”

    “小刘师傅指的是那僧人么?”常涛急道:“只要能救我大哥,酬劳什么的我们绝对一分不少。实在不行,我去与那僧人沟通吧!大家各行其事,救人要紧呐!”

    “呵呵,您误会了。”刘蟒笑着摆了摆手,道:“我的意思是,你大哥家中这事儿,是有同道在对付他。我这么说你明白么?”

    “什么!!!”常涛当即惊呼:“那,那可如何是好!”

    “要不这样。”就此撒手不管好像有悖刘蟒做事原则,考虑了一下他道:“你问问你嫂子,看看能回忆起来最近得罪过些什么人没有。我这边再了解一下情况,如果能找出缘由,化解矛盾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唉!”常涛重重的拍了一下大腿,转身朝着大嫂走去。原本是老差人的他,这会儿事情放到了自己身上也明显是没了主意。

    以晦气害人,这貌似不怎么光彩。刘蟒待在这卧室里貌似也没什么大用,索性就背着手缓缓的在这别墅中闲逛起来,看看能否有什么发现。

    “卧槽,你走路没声儿的么?跟着我干嘛!”正当刘蟒看完一个书房,一转身吓他一跳!原来那大和尚不知啥时候站在他身后,这一个转身两人差点没直接亲上。

    “那什么,大,大师父。贫僧乔阳...”和尚一脸的不好意思,犹犹豫豫道:“我,我能不能跟你看看?”

    “嗯?”刘蟒一愣,旋即恍然道:“你放心吧,这事儿我不会说出去的。”以前他跟着老头子出来跑的也不多,本来也就不认识几个同道,这事儿对他来讲不过一笑而过原本也没打算传个啥。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跟着你把这事儿做完。”乔阳和尚红着脸道:“不分您钱,管饭就成!”

    “啊?”刘蟒一脸懵逼。

    闲聊之下他才知道,这自称乔阳的和尚还真心有些凄凉。就单说那张满是胡渣的脸就狠狠惊了刘蟒一下。先前还以为他至少三十多,这一问之下才发现,这老气横秋的家伙竟然才二十六!

    这模样只比刘蟒大上两三岁!我勒个乖乖,这是多营养不良才能提前发育成这德行?

    乔阳告诉他,自己这打扮只是为了混口饭吃。力气修行是他死鬼老爹传给他的,以前他小时候就是一大一小两个和尚讨饭吃,直到他老爸前几年突然暴毙后,就只剩下他一人行走江湖。

    至于他为什么面相老气,他的解释是因为自己平常吃的不够又高负荷练体!练气可是要进补的,这天天清粥馒头,久而久之就变成这德行了。

    “不是,你们力禅一脉开馆收徒不在话下吧?怎么能混得如此凄凉!”刘蟒很是惊奇。

    “你这是有多久没跟同道交流了?开馆,轮不到咱力禅...”乔阳闻言脸更苦了,道:“谁都知道,现在不管是三玄还是三力,混的最惨的就是我们力禅...”

    力舞懂套路受欢迎,力医自然更不用说了,随便开个医馆绝对是生意爆火。虽说三玄有点儿偏不被广大人民群众接受,可他们起码还是有不少特定需求的客户吧?

    反观力禅...一个个只懂得霸气侧漏,打架招式又不好看。关键是现在真的懂修气的本来就少,打着气功幌子到处骗钱的却是多不胜数。

    那网络上,今天一个陈师傅,明天一个马师傅...

    瞧那德行被人揍得跟坨翔一样,还特么动不动就:年轻人不讲武德...这波骚操作带的节奏,搞得本就凄凉的乔阳更是雪上加霜。

    哪怕是在网上拍视频表演个胸口碎大石,都被无数人鄙夷的骂他弄虚作假....

    刘蟒看着他口沫横飞的诉苦,膀大腰圆的汉子说着说着眼泪都快下来了。

    力禅,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