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八章 好一个猪队友!
    乔阳带着满足下了楼,留下了满脸同情的刘蟒站在原地。

    看来自己没事儿还是得多出来走走啊....这些关于三玄三力的常识是打小陈昌河就给他灌输过的基础,可那慈父陈昌河死之前也没带他参加过什么类似于‘武林大会’一般的同道集会。

    听着乔阳那近乎凄凉的哭诉,刘蟒只能感叹这世界变化太快...

    之所以答应乔阳留下,只不过是觉得这人应该不坏。要真是心性邪恶之辈,有着这一身不错的硬气功打家劫舍岂不美哉?都快饿死了也没有仗力欺人,这家伙也算是个可爱之人。

    老实说,不能近女色的他其实待在众家小院里还蛮孤独的。先试试看,如果这家伙真的心如其貌是个铁憨憨,那带回去管顿饭做个伴也不是不可以。

    大家都是死了老爹的孤家寡人,同病相怜嘛。

    “小刘师傅!”转完了二楼之后,正准备下楼的刘蟒被常涛叫住。

    “怎么?问出什么来了?”刘蟒问道。

    “唉!我嫂子什么都不知道。”常涛叹道:“现在我大哥意识不清,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生意上得罪了什么人。可他这人我知道,从来都是见人让三分!怎么可能招惹到那种存在!”

    “这样么...”刘蟒皱了皱眉,也不知道那位不知名的同道到底做的是什么打算,虽说这常山父子现在还没有性命之忧,但长此下去必然会影响别人一生。意识封闭久了,气如死水,那也是会让人直接变成植物人的。

    “小刘师傅你可一定要帮帮忙!”见刘蟒犹豫常涛也急了,道:“只要能救我大哥侄儿,他们一旦醒来,我让他们一家给那高人跪下认错都行啊!”

    “是啊小师傅!帮帮我一家,我这就给您跪下!”常涛大嫂此刻也跟了过来,六神无主之下直接就给刘蟒跪了下去,脑袋不住的往地上磕着响头。

    “诶?别这样!”刘蟒连忙身子一闪避过,上前将这同样已经心力交瘁的女主人拉了起来。

    “你现在精气神都开始虚弱,我建议你们还是离这房子远点为好。”

    “什么?”常涛闻言大惊,道:“你的意思是这房子有问题?”

    “针对的自然是人,这房子只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

    刘蟒直言:“男人在外接触的事情多,情绪波动大,回家之后经常都是疲惫不堪,精气神最弱的时候容易被这晦气影响。而你是家庭主妇,没这么多外在因素影响,所以你到现在还没事。”

    说完,他扫了一眼这女主人的额头,道:“不过,你现在这状态可很不好,如果在继续住在这里,不出半日我估计你就得跟他们一样躺下。”

    “啊!”女主人被他这么煞有其事的一说当即惊呼。

    “呵,还说不得了!”也就是女人又一个情绪波动很大的惊呼,在她额前头顶的气息瞬息起了明显的起伏波浪。而就在这一刻,客厅顶部猛地窜起一股晦气直直朝着她扑来。

    “给我散开!”刘蟒低喝一声把两人吓了一跳,只见他右手朝着上方重重一甩,“呼”的一道轻闷的声音响起。两人抬头一看正好看见那碰撞之中显出颜色的爆散气流。

    “离开这里,立刻,马上!”刘蟒顾不得跟他们解释,因为不过一转眼功夫,又是两道晦气直直而来,目标仍旧是那女主人。

    “好!”常涛以老差人的直觉知道,这事儿不是他能够做得了主的。既然信刘蟒请他过来,那听他的就没错!

    当机立断!在刘蟒的时而掩护之下,常涛带着他嫂子以及几个亲戚连带着陪护人员狼狈离开,直接以逃命的速度窜出了自家别墅!

    要说这晦气也真是目标明确,当那女主人前脚刚踏出屏障范围,后一秒这整个房子中便恢复了平静。仿佛之前一刻近乎快要爆发的波动都只是幻觉一般。

    “接下来怎么办?”乔阳这会儿也不守大门儿了,跑过来看似关心的问道。

    “会做饭不?”刘蟒砸了砸嘴。

    “当然会啊!”乔阳一拍自己的大光头道:“那些个吃播视频我刷的老多了,就是没有跟他们一样的食材让我操作。”

    “有点儿饿了,你去他们厨房转转,整点儿吃的。”刘蟒笑了笑道:“我去楼顶看看。”

    “好勒!大师父您就瞧好吧!”乔阳乐呵呵的直奔厨房去了。也不知道那厨房里有什么,时不时的那家伙就传出一阵惊呼。

    好吧!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刘蟒顺着楼梯来到了三楼的天台,环视一周后觉得还是看不出什么,索性直接动作犀利的翻身上了天台之上的遮阳顶!

    聚集晦气可是个技术活儿,而这一排别墅一栋栋的呈一字型对着那人工湖排开。不伤他人居所,单单把这么多晦气凝聚一处,说实话要是让刘蟒自己来操作,貌似也有些麻烦。

    如果我是你,我会在那儿动手呢?迎着丝丝清凉,刘蟒摸了摸下巴站在高高的遮阳顶上朝着远处眺望。

    放眼望去这常家别墅的前方是一片波光粼粼的湖水,貌似看起来也没什么可疑之处。前面符合做这阴损事的唯一地势,便是那湖心的一处几百平米大小的景致小岛!

    可那里可是个孤岛,前后左右全是湖水,距离它最近的岸边都得还几百米的距离,难不成这位同道还有划船或者游泳的雅兴?做这种事一般可是需要家伙事儿的,来来去去这么显眼估计也不怎么方便。

    而再远的地方,便是一个类似于市政公园的绿地了。与这别墅区共享一半湖景视野,只不过中间有着明显的隔离防护,看起来也没什么异样之处。

    “嗯?”刘蟒脸颊转动间突然视线停在了一个位置。

    那是位于常家所在左斜前方大约有一公里左右的一片颇为茂密的树林,恰好处在那隔离带内两百来米的地方。那里是这人工湖唯一绿意深入的一个凸起。

    远远看去那生生嵌入湖水之中的一条绿色估摸着得有数百米长,宽度也不是很大,不过几十米的样子。而那里虽然属于这花溪别墅范围,但看起来有些荒芜,林子明显没有靠近别墅区范围打理的那么规范。连树木的高度都比这边要茂密不少。

    刘蟒细看之下并未发现树林上空有明显晦气残留,可那里树木太深,如果晦气低沉的话看不到也实属正常。

    如果在那里聚,往这边凝的话...刘蟒思考着这种可能性。半晌,他一纵身跳下遮阳顶,朝着一楼走去。

    “哎哟不错喔!这么香?”路过一楼厨房,一阵浓烈的香味传来直接把饿了半天的刘蟒引进了厨房之内。

    “嚯!我说大和尚,你这是在整九大碗还是什么情况!”这一看着实把他惊呆了,只见那宽阔的厨房操作台上,一道道菜盘子里摆满了各种切好的食材,其中有一道大龙虾已经成型,香味儿就是它传出来的。

    “嘿!我正想告诉你呢,他们家存货可太多了!”乔阳举着菜刀眉飞色舞的叫道:“那大冰箱里什么都有,你看这大龙虾,这边台面下边居然养着活的!啧啧啧,有钱人的世界简直不得了。”

    “那也没必要整这么多吧...”刘蟒无语,这鸡鸭鱼肉啥的全都给人抬出来了。当真是饿死鬼投胎么。

    尝了一口那鲜嫩的龙虾肉,刘蟒眉毛一挑冲乔阳竖了一根大拇指!牛!色香味俱全。算了,让他折腾吧!这家人这么有钱估计也不在乎这么顿把顿的。

    转身准备继续做事,可抬眼一看客厅一角他又愣住了。问道:“诶?主人家那鱼缸里那条大鱼呢?”这刚刚也没见主人家抱着鱼跑吧!

    “你说这个?”乔阳闻言提起手中满是血污正在清理鳞甲的东西道:“这边只有龙虾,我寻思着跟大师父第一次吃饭没鱼可不行啊!看那条挺大,就整了。放心,鱼我最后做,保证火候恰到好处!”

    “我特么!!!”刘蟒听完后差点没跳起来给他一耳刮子,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和尚面前一看!日了狗了!这家伙已经把它开膛破肚,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这么着急干嘛?不就是一条鱼么?”乔阳满不在乎的说道:“咱龙虾都给他收拾了,不存在多这一条鱼吧。”

    “完犊子了...这事儿不管也得管了....”刘蟒一脸的郁闷。抬起头他幽幽问道:“你知道那是条什么鱼么?还特么穿着僧袍,你怎么也不问一声就动刀子啊!”

    “鱼不就是鱼啊!还能有啥不能动刀子的?”乔阳满脸疑惑,提着那血污满身的鱼摇晃着打量了两眼。

    “这鱼叫血红龙,就你手里这成色大小...”刘蟒叹了口气,接着道:“前几年我看新闻,跟这差不多的,拍卖了三百多万....”

    “啊???”乔阳如遭雷击....

    “大和尚,别说我没提醒你。这事儿如果办不成,主人家追究起来你下半辈子可能都不用饿肚子了。”刘蟒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这话怎么说?”乔阳慌了神,怎么的难不成别人还会奖励他?

    “这要是用金额换算刑期,估计你怕是得在牢里念半辈子经替这血红龙超度...”

    “别啊!”乔阳吓得刀都扔了也不忘双手捧着那软趴趴的死鱼,我的十八代力禅老祖,你们也没教过我这世上有鱼比我还值钱啊!

    “你就好好对着它反省吧,我出去看看有什么线索没。等下回来跟你一起超度它。”见乔阳整个人都蔫儿了,刘蟒缓缓离开厨房。

    “大师父!我的亲师父!你可不能不管我啊!”见刘蟒走了,乔阳一声惨叫捧着鱼就要追出去。

    “这事儿佣金要是不够的话,你手里菜刀别扔,切腹自尽的时候用得上....”门外传来刘蟒的声音。

    “这,这不能够啊!”乔阳悲吼。

    “记住!多放葱姜去腥,这一口可差不多够你蹲一年了....”

    “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