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九章 好恐怖!
    日暮黄昏,常家别墅内两个‘大师’开始残暴的享用着一顿丰盛的晚餐。

    天知道这和尚平日里是有多爱看吃播节目,这不小的餐桌愣是被他摆的满满的,刘蟒一数足足有十七道菜,且道道硬菜尽是大荤!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把主人家冰箱里的存货全部给霍霍了。

    之所以说吃的残暴便是这乔阳的表情,那一口口的如同在啃噬自己的杀父仇人!每每吞咽入腹,两只眼睛都死死的瞪着摆在当中的那道清蒸鱼上。

    刘蟒倒吃的挺享受,这里夹一下那里舀一勺,吃的舒坦的时候甚至还不知在哪儿给自己倒上了一杯洋酒。好手艺!自己那年夜饭跟他这比起来,简直就是糟蹋春节!

    耳朵里隐约传来乔阳那鼓着腮帮子的念叨声:一年,一年,又一年....

    托了这家伙的福,自己也有机会品尝一番这传说中的血红龙。啧啧啧,这味道真心鲜美!配上一口烧心烈酒,啧!妙不可言!

    “行了行了!这都做熟了,想那么多干什么。来来来,尝一块儿!”刘蟒劝慰道:“不吃这辈子都没机会再尝这味儿了喔!不瞒你说,这味道真心绝了!”

    “真的?”乔阳将信将疑,这一筷子下去比黄金还贵的东西,他伸过去的筷子都是颤抖的。

    “吃吧!吃完之后带你看个东西。”刘蟒微笑着给他夹了一筷子清蒸鱼。

    “卧槽!这么鲜?”乔阳一尝之下整个眉头都在跳动。

    “那你以为呢。”刘蟒哈哈一笑。

    “玛德!当是断头饭了,整!”

    酒足饭饱后,二人来到天台,刘蟒仍旧端着酒杯冲楼下努力努嘴道:“你看看那下面是什么。”

    “下面?”乔阳一愣,随即趴到护栏边上朝下看了一眼后疑惑道:“咦?大师父你栓这么长绳子干嘛?”

    “呵呵,再看。”刘蟒神秘一笑。

    乔阳更是迷糊,围着这屋顶平台转了一圈后,他思考半晌恍然大悟道:“大师父就是高明!这绳子与草坪差不多一样高,而且延伸有度。这样子那贼人要是晚上来,铁定摔个狗吃屎!”

    “噗!!!”刘蟒闻言差点没一口烈酒把自己呛死!这家伙,脑回路里全是菜谱吗!

    “大师父你没事吧!”乔阳见状连忙上前帮他拍背,那力道“咚咚咚”的好不让人心肝乱颤。

    刘蟒两步窜开没好气道:“谁让你看绳子,看那些绳子中间的节点!那一根根小桩子连起来像什么?去看!”

    看着他顶着大光头仔细的一个点一个点在掌心涂鸦似的模样,刘蟒发誓以后再也不跟这家伙玩儿这种头脑游戏了。太伤脑子...自己的脑子。

    “哈哈!我知道了!”足足十来分钟,那铁憨憨终于兴奋的叫道:“这几个点连起来是北斗七星!哇塞,好神奇!”

    “还算不是个智障....”刘蟒无语,就这领悟力能练气简直就是个奇迹!

    不过也还好他老爸不是个玄气师,要是让这货练那需要悟性打底的玄气,迟早玄气冲脑七窍流血而死....

    “你再看看,如果这是北斗七星,那如果要组成一个完整的玄阵,还差点什么?”刘蟒道。

    “还差什么!”乔阳脖子一挺道:“北斗七星不就是七星嘛!这要是再多一颗,不就是北斗八星了?咋可能....”

    我特么就是不长记性!刘蟒差点没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

    “算了,你别说了!”刘蟒一摆手郁闷道:“你就在这儿守着,我出去转转。记住,如果有外人非请而入,留下他!”

    “大师父你去哪?”乔阳问道。

    “去找北斗八星....”刘蟒头也不回的直接走了。

    ......

    对于道玄的各种阵法刘蟒其实钻研不深,家里那些书偶尔看看不过一知半解。只不过既然这边房子能让他在隐秘位置发现了这七根暗桩,那这就肯定不能只是一个巧合。

    能发现这几根暗桩其实也只是运气,只因那距离常家院门不远的墙下的第一根暗桩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桩子不过三指粗细,如果不是他在仔细查找线索的话根本不可能注意到。

    如果说第一根的出现只是让他觉得有些跟院落风格不搭,那这第二根第三根的出现就绝对不正常。

    组合一起,从门口至临湖端口的隐秘所在,一个完整的北斗七星图案赫然呈现脑海之中。

    而就像他说的,北斗七星从阵法角度而言不能独立成阵,它所缺少的是一个阵眼!按常理来说,北斗七星属困局所在,而它的阵眼便是那与天璇天枢遥遥相对的北极星!

    说来也巧,这一切就跟为了印证白天时刘蟒的猜测一般,从那临湖的天枢桩位对过去,恰好就是刘蟒觉得有些怪异的凸点所在。

    这家伙既然到现在都不现身,那说不得自己就得摸过去看看情况了。毕竟吃了人家价值恐怖的血红龙,不做点事弥补一下怕是说不过去。

    从小区里朝着那个方向试了试,刘蟒惊讶的发现居然在小区里面也有围栏隔断。也就是说双边隔断,那里面面积不小的绿地根本就属于无人照料的荒林。

    问了问保安才知道,原来那里面是这别墅区的二号地块,属于待开发状态。现在房价涨得厉害,开发商貌似有些纠结到底是继续打造别墅还是建成高层,这一晃几年过去了仍旧没个信号,所以这里面也就一直没动。

    那既然这别墅区里保安来回晃悠到处是监控,刘蟒也不好直接从里面翻过去。反正吃饱了多走走全当是运动了,刘蟒干脆直接出了别墅区往另一头的市政公园走去。想个办法从那边翻吧!

    这省城就是人多热闹,好不容易找好了翻墙点,几十米外的广场舞愣是跳得热火朝天,刘蟒左等右等这群老太太就是热情澎湃。

    无聊透顶的他只能干坐着,足足坐了两个多钟头,貌似这群老太太的精力终于消耗得差不多了,周遭的人气这才缓缓淡了下去。

    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过了,刘蟒站起身子打量着这两米多高的铁围栏。这高度,除了那顶端貌似看起来有些锋利的一个个铁尖角之外,貌似对于他来说算是轻而易举。

    左右看了看,四下无人!刘蟒后退了几步一个冲锋就要窜上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娇喝突兀的在他身后响起!

    “不许动!”

    “耶?”刘蟒一惊,可这人已经冲起来了惯性之下已经不好停了。也懒得理后面那人,直接一个借力往上跃起!

    “还跑!”谁知身后那女人貌似追了上来,而且速度奇快!刘蟒刚刚跃上围栏单脚跨过一半,后脚一阵猛地下坠力道传来,刘蟒吓得后心一凉赶忙用双臂撑起身子。

    一回头,好嘛!自己的后脚当真被人抓住了。一个女人正半只脚蹬在围栏横杆上,两只手死死的拽着他的脚踝!

    “警察?哎哟!”刘蟒一个走神,两只手臂一颤,那屁股刚好就戳在了锋利的围栏尖上!痛的他惊叫着:“放手!”

    “好大胆的毛贼!守了你整整三天了!你说放就放?”那穿着警服的年轻女子抬起脸怒道。

    “什么三天!赶紧松开我,等下要出人命了!”刘蟒紧张得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已经不知道多久没经历过这么凶险的事儿,屁股后面那股冰冷的杀气幽幽的直往他脑门儿上窜!

    “你慢慢的退下来我就松手!”也许是看出了刘蟒现在的情况的确有些危险,女警做出了让步。

    “你先松手!我快撑不住了!嗷呜!”刘蟒满头大汗吼道。玛德,这辈子简直就是跟女人有仇,动不动就威胁下半身!一说话气门一松,屁股上又被狠狠的来上了一下。

    “那你保证!”女警也有些心慌了。这自己抓贼是没错,可要是这贼被自己逼得戳死在上面,那这锅估计扛不住。

    “赶紧的!”刘蟒用力的抖动着后退。

    “嗖!”

    “歘!”

    “咚!嗷!”

    电光火石一气呵成,刘蟒闷哼一声重重的惯性栽倒围栏里面的地面上。

    “你不讲信用!”还没来得及站起身子,那女警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传进了刘蟒的耳朵。

    “我特么....”刘蟒也是气愤难当,站起身子刚想回怼,瞬间感觉裆下凉飕飕的吓得他啥也顾不上了,连忙一把按在自己隐私位置抓了一爪。

    “流氓!!!”那女警惊呼一声连忙别过脸去。

    呃,好吧!我这名字的确取的有点儿那啥。刘蟒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还好只是裤裆被划烂了。他还以为自己一个不注意直接被斩草除根了!

    好恐怖,好恐怖!!!

    “我说女警官,你长这么漂亮能不能动动脑子!”刘蟒怒道:“什么我不讲信用?你放手之前好歹知会一声啊!我这儿差点鸟尽弓藏你看见没?抓个贼你至于嘛!”

    这女警长得的确很让刘蟒惊艳,差帽之下是一张五官很是俊俏的瓜子脸,属于那种秀而不媚的清靓美女,身材很是不错的她配上那一身警服!如果正常情况下刘蟒碰上绝对会给出95以上的高分。

    可这事关大师父的家门荣光,刘蟒这会儿可没什么怜香惜玉的心思!指着那女警就是一顿爆吼。

    “是不是脑子被门夹了?大晚上抓贼还穿警服蹲小树丛,莫说我不是贼,就算是我,我也会先鄙视你那刚到脚踝的智商之后再溜之大吉!”

    “你敢骂我?”女警貌似有点懵圈,被刘蟒这个隔着围栏吼竟然愣住了。

    “骂你怎么?就你这花瓶模样,撑死了也就是一片儿警。真当自己夺命女飞鹰啊?”裆下越凉刘蟒就越后怕越生气,这损起人来也就没个收敛。

    “你!!!”女警气急。半晌,她竟一个字也没有再回出来。仿佛被刘蟒这随意的两句就骂傻了似的。

    “耶?”刘蟒感觉不对劲,凑近了一看不由得吓了一跳。

    “什么鬼?这....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