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十章 双七星阵
    走走走!赶紧走!刘蟒心里害怕直接档下生风转身就跑。

    女人于他而言本就是能够威胁生命的生物,这会哭的女人就更是恐怖异常!鬼知道她下一秒会变成什么模样!越漂亮可爱的女人要是哭的也这么赏心悦目,那对于刘蟒来说就愈发危险!

    “风风风...”刘蟒跑得飞快,眨眼之间就消失在了荒林深处!

    耶?刘蟒越跑越觉得奇妙,这原来裤子变开裆裤之后跑起步来竟如此畅快?那清凉的感觉别提多提劲了!啧啧啧,当年在部队跑全副武装的时候咋没发现这神奇的套路。

    原想把这建议给老领导提一下,可转念一想一群当兵的全扛着枪下身清一色开裆裤的画面....还是算了吧...辣眼睛!

    跑了一阵发现四周寂静一片,刘蟒缓缓放慢了脚步。那女警玻璃心成这样,这里面乌七八黑的应该不至于追过来吧!转头一看,身后也没有半个人影,刘蟒长出了一口气。

    “这里倒是个好地方,也不知道能不能碰上点儿也野鸳鸯...”刘蟒双目特异,常年修气的他在这漆黑一片的环境里不大一会儿便适应下来。

    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放轻了脚步,俗话说宁毁十座庙不拆一桩春嘛!这要是真碰上了,看不看这种道德抉择先撇开不提,万一吓到别人,整得人家功力全失那就不好了。

    身为玄气师,一双招子配合那无处不在的淡淡灵气从而适应黑暗,这是基本功!环顾四周,刘蟒只觉得这里太静!这蓉城繁华之中,这里怕是极其少有的荒芜之地了吧。

    这荒林够密,树也几乎尽是三米有余的大树,枝叶繁茂遮天蔽月。缓步其中的刘蟒融入在这黑暗里丝毫没有觉得瘆得慌,反而升起了一股少有的自在!

    这种野林子曾经是他的最爱,当兵那会儿无论是训练还是对抗,他都喜欢往林子里钻。那种像是刺客一样的心理转换总能让他心跳加速别样刺激!

    “果然....”走了一会儿,刘蟒看着前方茫茫一片像是雾气一样的存在停下了脚步。

    一股厚重的霉味儿扑鼻而来,刘蟒下意识的捂住了口鼻。这整个一片不小的枝繁叶茂下掩盖的竟是厚重到让人窒息的晦气!而这极其类似于霉味的气味,便是晦气浓密到一定程度后所产生的味道。

    这人能把晦气玩儿到如此境界也是个人才啊!刘蟒暗道。聚气如斯!被他这么一搞,怕是方圆百里之内家家户户都睡得很踏实吧...

    先找找看这阵眼在何处。刘蟒没一脑门子扎进这昏暗之中,而是顺着这晦气的边缘游走,看一下这晦气团到底有多大先。

    转了一圈,正常步速耗费了大约八九分钟,刘蟒心里对这晦气所占面积有了个大致的估算。进吧!反正有什么东西也就只能在这里面了。

    “看看主人家在不在!”刘蟒面色不动,双掌合拢十指扣成一个缠绕手势,身上的玄气也随之浮现。

    “咚咚咚~~~”玄气晦气相触散出三声轻响!这是刘蟒客气的表示态度,别人之阵有同道临门这是基本的礼貌。这要是不打个招呼直接进去,分分钟两个人得干起来!

    半晌无人应答,刘蟒叹了口气终究是抬起脚进了这晦气谜团。

    晦气太重!刘蟒一进这里面竟然有一种迷了眼的错觉,无奈之下他收拢自身所有玄气,更是以气压迫双眼让自己的视觉无限接近于普通人!如此这般,他的双眼看东西才总算清楚了不少。

    “呵!倒是舍得花钱。”视线清晰之后,刘蟒环视一圈不由得又是捂着鼻子摇了摇头。

    这里面到处都散落着厚重的黄叶,而在这之中竟能轻易看到不少动物的尸体,又如老鼠、鸡鸭等等!它们就这么随意的被丢弃在这地面之上,粗略一看起码数十上百!

    那股腐臭与霉味纠缠之下的酸爽简直别提多提神醒脑!如果刘蟒猜的不错,那人这是以污秽引暗晦,把这里打造成一个后天污秽之所,再以玄气之法拢而聚之。

    什么仇什么怨?竟能让那同道煞费苦心的如此对待那常山一家?刘蟒摸着下巴陷入沉默。

    “嗯?这是?”刚在里面转了没一会儿,刘蟒便惊奇的发现了一个东西。地面一根木桩稍稍露出了末梢,刘蟒抬脚踢开树叶得窥全貌,这东西与常家别墅出现的木桩竟一般无二!

    又是北斗七星!只要心中有数,刘蟒换了四个方向很快便清理出了第二根、第三根....一个七星阵再次呈现在他面前。然而与常家不同的是,这北斗七星,竟是倒北斗!

    之所以称之为倒北斗,是以常家那个北斗七星为困点,两阵虽然相距近千米,但常家之天枢星位朝着这里,而这个北斗,却是以摇光星末梢遥指常家方向!

    北斗七星还能这么用的么?刘蟒第一次对这用针之人升起了一丝佩服。看来不管做哪行都需要天赋与创新呐!这种用法连书上都不曾有过记载。

    若不是他亲身站在这里,亲眼看着这些晦气的流动方向,他根本难以相信,这两个北斗阵虽是单独但却又缺一不可的相辅相成!

    它们距离虽远但却又浑然一体,刘蟒看着看着居然产生了一丝荒谬的理解。这,这特么怎么看起来如此贴近科学!

    常家为困,此荒林为聚!这同道像是生怕常家那七星的凝聚速度不够快一样,愣生生整出来这么一个倒七星,将这里凝聚的更多晦气直接往那边推!

    一吸一推速度更快更加高效!这家伙脑子可以啊!

    眼下这七个星位每根桩子都不断输出着浓厚的晦气,简直就跟汽车高速运行之下的七个不可或缺的配件一般,完美!有这天赋开个汽修店不香么....

    真心想给他拆开来看看!刘蟒一时好奇心狂涨,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么好玩儿的东西既然碰上了怎么能有不仔细一观的道理?

    四下看了看,的确是没人。转念一想,自己本来就是来帮那常家人的。这位同道不管那家人有什么得罪的地方,整得人家这么凄凉什么气都应该消了吧?

    管他的,研究要紧!呸!救人要紧!刘蟒给自己的好奇装上了一个自以为不错的借口。

    说干就干!虽然这里没什么趁手的工具,但这能难得倒熟悉野外生存的刘蟒么?简单转了转就从树叶堆里找出来一根坚硬的树杈子,开挖!

    要说这活儿看起来貌似挺累人,可刘蟒一开始动手就眉头一挑。这家伙估计压根儿不会有人会闲的没事儿来刨他东西,埋得很浅,桩下深度也就三五十公分的样子。

    而且这边基本上都是沙土,中间还夹杂着不少腐败的树叶,刨坑简直毫无压力....

    “咦...”刚刨了一个刘蟒就有些厌恶的直起了身子,这家伙是不是心理变态!这周遭摆了这么多牲畜的尸体就算了,就连这桩子下面都插着一只!

    刨开这倒七星的天枢位,那坑底赫然摆着一只已经开始腐败胀气的死狗。瞧那眼窝深陷龇牙咧嘴的模样,配上那股子令人作呕的腐臭,刘蟒不由自主的闷了一口酸水。

    呀!玩儿坏了!就在刘蟒鄙夷站立的这会儿,他惊讶的发现自己把这摇光木桩挖出来之后,在它之上缠绕释放的晦气竟有缓缓消散的征兆。

    可让他更加惊奇的是,这摇光位虽然即将报废,可那前面六个桩点竟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似的,仍旧匀速输出晦气一点没有要抛锚的样子!

    难不成,这下面插着的死物能够发挥类似于干电池的作用?刘蟒再次冲这素未谋面的同道竖了根大拇指!

    一不做二不休!挖挖挖!好奇心起刘蟒也顾不上恶不恶心,双臂急挥,不过片刻就直接将剩下六根木桩全给刨了出来!果然跟他想的一样,每根木桩之下都无一例外的插着一只死物!

    就在刘蟒把这些尸体一个个稍微移了位置之后,整个倒七星阵终于完全停止了晦气推送。这荒林之中的晦气一下子变得像是没了方向一般原地无意识漂浮着。

    “这么多晦气凝聚在此,但愿那捂地的开发商动工的时候这里的晦气能散去一些,不然霉死他...”刘蟒有些恶搞的想着。

    晦气一旦产生,除非碰上他们玄气师有意识的凝聚灵气将其驱散之外,只有等灵气之风缓缓将之自然瓦解。这过程可需要不短的时间。而且那还只是普通的晦气,看这铺天盖地的,要彻底消散起码十来年!

    驱散这么庞大的晦气那可是需要不少精力的,刘蟒虽然有那份扶老太太过马路的心,可要他吃力不讨好花这么多时间窝在这蚊子不少的林子里...我就是个路过的,没必要...

    “诶?不对呀!”刘蟒转悠了一会儿突然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头。

    他记得书上说,所有的阵法都不能无缘无故的针对某一个特定的目标,得有跟主人家相关的东西作为引气媒介才行。那外人对之闻风丧胆的降头术就是从此道之上繁衍出来的,道理雷同。

    就算常家那边有七星阵困住晦气不散开,那这要精准的首当其冲直接对常山下手,那这引气媒介仍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可这翻遍七星也没啥看起来像那么回事儿的东西嘛!刘蟒皱眉思索,突然他一拍脑门儿。嘿!这不是那北极星还没找出来嘛!瞧我这脑子。

    有这七星为轮廓,刘蟒兴致勃勃的朝着一个方向探索,果然!一分钟不到他就找到了一个比那其他木桩大上不少的一根桩子。

    “来来来!让我看看你这下面又戳着什么!”刘蟒此刻宛如科学家附体,那挖得叫一个来劲!

    “啊?卧槽!”然而,一切的惊喜来得都是那么的突然。兴奋中已经用上双手刨土的刘蟒终于将那木桩之下的东西挖了出来,可当他看清那是什么之后,心智强如他都不由得惊呼一声一屁股坐到地上!

    在那木桩之下钉着的,赫然是一颗腐败严重黄水四溢的---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