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 残尸凶猛
    “玛德!竟然碰上个邪修!”刘蟒脸上带着愤怒站起身子骂道!

    虽然刘蟒与这些所谓的同道没打过什么交道,但陈昌河却曾经一口唾沫一个钉的告诉过他:用玄气害人性命,人人得而诛之!从来没个正形的他那充满警告的眼神刘蟒至今记忆深刻。

    之前还有些插手他人之事的忌讳,但现在刘蟒却完全没了这个想法,这事儿他管定了!

    “咔嚓!”

    “嗯?”脑中正充斥着震惊与愤怒,刘蟒突然一惊。

    “哈哈哈!这下子看你往哪儿跑!”一转头,只见之前在外面骂过的那女警竟不知何时竟悄悄的摸到了自己身后。而且,已经趁自己思考事情的恍神之际,把那明晃晃的手铐给自己套上了。

    看着那俊俏的脸上满是污垢与得色的女警,刘蟒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算我走眼,你竟然能钻到这臭气熏天的林子里来。

    不过,此时此刻让你在这个位置抓到,貌似有些麻烦呐!刘蟒下意识的想要挡住脚下一幕。

    “咦?”可已经晚了,那女警这会儿已经打开了手电,那警用手电刺眼的光亮骤然亮起!光照点好死不死的正好打在刘蟒身旁的人头所在。

    “啊!!!!”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响起,那原本一脸胜利笑容的女警竟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诶!诶?”手铐两端各铐着他们的一只手,刘蟒连忙把女警给拦腰抱住不让她直接砸地上。

    这下子真是黄泥糊在裤裆上,不是那啥也是那啥了...不过这女的是自己煞星么?围栏那儿出现就差点让自己子孙根不保,这会儿再现身,好嘛!干脆就只是为了给自己带上手铐然后晕过去???

    “嘿!醒醒!”刘蟒左手被铐着顺手揽住腰,右手直接掐住了她的人中。

    “唔....”女警悠悠醒来,可当他一见黑乎乎的抱住自己这个男人立马又是尖叫道:“杀人犯!!!杀人犯你放开我!!!”

    好吧...刘蟒彻底的确认这女的压根儿就真是个菜鸟。这一紧张之下那小拳拳捶他胸口的动作,看起来跟那棒子剧里女主撒娇似的...自己要真是杀人犯,还能被她这种粉拳给打得五劳七伤不成?

    “你闭嘴!”刘蟒被整浮躁了,两人这身子可近乎是零距离接触,这女的一通瞎折腾,娇小的身子又被刘蟒差不多揽在怀中。这一顿摩擦直整得刘蟒那叫一个心房之中鸡飞狗跳!

    刘蟒受过较为系统的人生观培养,自认为本身人品与做事准则是正派的。可哪个老处男也经不住这么撩啊!更何况对方这么漂亮不说,还特么穿着警服....要了亲命了!

    “你,你想干什么?”那女警被刘蟒一吼呆了两秒,可下一秒像是想起了什么,提起膝盖朝着刘蟒小腹位置就撞了上来!

    “嘿?”两人虽然隔得近,但却不代表刘蟒丝毫没有防范。单腿一抬直接以大腿外侧荡开她这要命的一膝盖,小腿一翻直接把她纤细的长腿给压了下来直接夹住。

    这下子,两人干脆直接缠在一起了....而这女警身材很好,刘蟒一米八一的身高压迫下,她也只比他矮上不多一点,看样子估计得有一米七。这种身高比例之下,两人以这种状态纠缠,那呼吸都是直接往对方身上洒!

    女警被制住,急得不断挣扎!而刘蟒,却直接被刺激的呼吸逐渐沉重....

    “你别动!这人不是我杀的!”就在感觉自己快要崩溃的时候,刘蟒终于是一把将这女警推开半寸大口喘着气道。

    “半夜三更守着死尸!说不是你杀的,你信?”女警怒道:“跟我回去自首才是你唯一的出路!”

    哈哈!女警的回答差点把刘蟒气笑了。这女的什么脑回路,自己陷入绝对劣势的时候说话居然还这么强势!要自己真是杀人犯,就冲你这一句话,这小树林里分分钟把你一百遍了!

    都特么杀人犯了,还唯一的出路....脑子怕是被那铁围栏戳过。

    “你爱信不信!”刘蟒不想跟她纠缠,可正当他思考着怎么才能脱身的时候,他的一双瞳孔猛地一缩看向了女警身后!

    “装神弄鬼,别想吓我!”女警明显已经豁出去了,两只手合在一起想要翻刘蟒的手腕。可刘蟒的力气哪里是她能掣肘的,根本纹丝不动。

    “你最好别回头。”刘蟒说话的声音突然变得很低沉,他缓缓道:“接下来你看到的东西,估计不会很习惯。”

    “嗯?”女警警惕的看着他娇喝道:“我告诉你,进来之前我已经叫了支援,你跑不掉的!”

    我信你个鬼...刘蟒对她的威胁不置可否。你要能叫到支援,至于在那草丛里孤苦伶仃的蹲这么久?

    只不过现在他已经没功夫理会这个抓着他不放的女警察了,就这片刻功夫,已经不光她的身后,围绕两人站立之地的周围到处都出现了一个个缓缓移动的黑影!

    气控残尸!果然是个邪修!刘蟒心里一沉。

    生物都有精气神,只不过与人相比,动物类的存在只有精气,并且相对会弱上很多。然而,无论是人还是其他什么生物,一旦死去,精气神便会随着肉体的消亡而渐渐散去。说是生死轮回也好精神轮转也罢,反正这存在是烟消云散了。

    留在这世界上的,不过是一具会随着时间逐渐腐朽毫无生气的血肉而已。在玄气师看来,这已经跟黄土一堆没有任何区别。

    可事无绝对,对于气的运用是玄气师的看家本领。而有的玄气师心思邪恶,常年钻研这注气入尸之道!控制这早已无神的尸身充当那提线木偶以做他用。这类非主流的玄气师,便被冠以邪修之名!

    这类人常年与腌臜相伴,这思维也与常人有着很大的区别。很多恶事坏事在他们看来根本不算个事儿,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更邪恶的事儿他们都不会在心中掀起半丝波澜。

    刘蟒看得清楚,在这蒙蒙晦气之中围着他们缓缓踏足的,正是先前他见到的那一具具早已死去的动物尸身!

    它们那塌陷的两只眼窝无不是直勾勾的盯着他们二人,有的尸水嘀嗒,有的形若干尸....那腐朽不一形态各异的模样说不出的渗人。

    “啊!!鬼啊!!!”一声尖叫把正屏住呼吸仔细观察的刘蟒吓了一哆嗦。好吧!这脑回路清奇的女警终于发现了这些异类。

    “闭嘴!再叫等下你也会跟他们一样爬来爬去信不信!”刘蟒呵斥道。

    这话他可不是危言耸听,既然对方能控尸那控人自然也难不到哪儿去!鬼知道这些不走寻常路的存在脑子里装了些什么,如果不信邪的大可以一惊一乍精气洞开让他试试。

    “唔!”女警这次很是听话的直接捂住嘴巴。而她的身躯却是颤抖着不住的往刘蟒身上钻,仿佛前一刻还穷凶极恶的嫌疑犯此刻已经化身了最温暖的依靠。

    “手铐给我打开,快点!”刘蟒低声道。

    “噢噢!”女警接连点头,什么飞贼杀人犯这会儿早已被她抛到九霄云外。至少身边这个男人是活的,而那边的...连肠子都挂在肚子下面来回走动....

    “哎呀!”

    “我特...”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真就是自己的克星!眼见她颤颤巍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可就这么身子一抖,那钥匙愣是在刘蟒的眼皮子底下飞了出去。直接掉在一只离他们很近的猫尸身上!

    “跑!”女警脑子一突突,叫了一声直接就往前窜去。而刘蟒纹丝未动直接又一把给她拽了回来!

    “你干什么!”女警又惊又怒!

    “你跑不过它们。”刘蟒摇了摇头,这些东西之所以能站起来,借的便是那一口浊气!人跑带风气随风动...莫不是你这娇小的身躯还能跑得过风不成?

    “瞄~~~”就是女警这一来一回貌似激起了它们的凶性,一只恶气扑鼻的猫尸“嗖”的朝着他们扑了过来!

    “小心!”刘蟒抱着她连忙一个侧身。

    “歘!”

    “嘶!!!”衣服破裂,刘蟒的肩头瞬间出现了两道清晰的血痕!

    “汪汪!!”

    “瞄!”

    也许是这一只猫尸的动作打开了沉默对峙的局面,瞬间之后一个个面目可憎的猫狗尸身闻风而动一蹿老高直直扑来。

    刘蟒的警觉性很高,视力也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可奈何他身上挂着这么一个一米七的拖油瓶,身子加重之后辗转腾挪自然会慢上不少。就是这么片刻之中,他的身上又多出了十余道血痕,痛得他是龇牙咧嘴!

    “快捡钥匙!”又一个痛呼之后,刘蟒一脚将那掉在地上的钥匙给勾了回来。玛德,什么时候这么狼狈憋屈过!

    “哦哦!”女警慌乱中一把抓了过去,连树叶带钥匙全都给抓了过来。

    “动作快!我要扛不住了!”刘蟒仍旧尽量的在帮着她抵挡这貌似无穷无尽的抓挠撕咬,一身衣衫早已被抓的褴褛不堪,那浑身浴血的模样看起来甚是凄凉!

    “咔嚓!”手铐终于解开了!

    “玛德!给老子退下!”刘蟒双臂自由精神不由得猛地一震,双手猛地一合右脚狠狠的往前一踏,“轰”的一阵玄气暴起,围拢他身前的一群牲畜尸身直接被他的狂暴玄气给掀得倒飞而去!

    “噢!”这一下子气流爆发在那女警眼中可是实打实的震撼特效,直接震惊得她一张可爱的小嘴喔得老大。

    “玄气浩然,散!”刘蟒没功夫理会瞬息痴呆的女警,脚步不停手上接连出了好几个手印,周遭晦气翻腾之下缓缓被他震出一块清明地带。

    “鼠辈只知藏头露尾!给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