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天才禽兽
    这控尸之法说白了也就是玄气之功罢了!既然这些逝去牲畜暴起伤人,那这幕后之人绝对就在附近!不然这些毫无神智的家伙,也不能如此精准无误的不断扑击他们的落脚点。

    “嘿!不请自来的家伙,倒是说起主人家藏头露尾了?”果然,刘蟒的喝问落下之后一个声音在黑暗中冷冷应道。

    “嗯?”刘蟒闻声倒是一愣,他猜到这人就潜伏在黑暗之中。但,他没想过这道声音会这么年轻。

    果然,“咯吱”的枯叶踩踏声响起,就在距离刘蟒身前不过几十米的树木之后,一个清瘦的人影缓缓走了出来。

    刘蟒眼睛微微一眯,年轻!这是他对这人的第一印象。看那模样估计比自己还小上许多,至多不过二十!

    “量气门常厉,阁下闯入我行阵之所怕是得留个名号!”那自称常厉的青年话语冰冷面带肃杀之气。

    “众...”

    “江北派出所何子清!你别在那里装神弄鬼的说黑话,你已经被包围了!”刘蟒正待答话,猛地被这女警给打断得一脸茫然。这女的是不是真脑子有问题,方才这一幕她难不成就忘了?派出所?

    “喔?警察?”那常厉眉头一皱,不过随即轻笑一声道:“玄气师什么时候做事都跟官家人搅合在一起了?好笑。”

    其实也不怪常厉没认出来何子清的警察身份,就方才那数不清的猫抓狗咬,如果说刘蟒看着算是惨烈,那这何子清就属于凄凉一类。那差帽早已不知被甩哪里去了不说,就这一身警服也被撕裂得完全没了原来的模样。

    虽然何子清浑然未觉,但刘蟒却是刻意的避开了自己的视线。这女人...该露的都露得差不多了...要不说女人跟他无缘呢。碰谁谁倒霉...

    “量气门?”刘蟒对这山号脑中一片陌生,不过这也不奇怪,道玄正统虽然没几个人了,可它曾经的分支却是多不胜数,走到现在还有些什么流派在世估计那几个道玄人自己都摸不清楚。

    只不过刘蟒很是惊奇这青年的天赋,练气不易撇开不提,就如今这污染严重的世道,能够在二十岁的年纪将一手晦气用得如此厉害!这份天赋着实难得。就是不知道这种人才怎么会走这么偏!

    玄气师要寻个传人是很难的,首先得挑选精气神强大并且灵动的孩童作为备选,并传他们练气之法加以修习,需要用很长的时间和耐心来打磨后辈!

    而这气的虚无缥缈又最是难以琢磨,就算有着师父的言传身教,那弟子本身的悟性和缘分也是必不可少的!纵使你再聪明伶俐,感受不到气的存在一切都是空话。

    也正因如此,有时一个玄气师一口气收十个弟子,有可能这十个人中连一个都没办法打开气门走上玄气师的道路。因此,玄气师的传承艰难可见一斑!

    因世间气有高低,这玄气师自然也是有境界划分的,对应恶之五气,抛开玄气师气玄的聚气入门不提,玄气师同样有着五个境界。分别是正玄师(晦)、月玄师(怨)、日玄师(凶)、大玄师(厉)、天玄师(杀)!

    当然,玄师的境界跟小说不一样,小说里的人物是因境界而强大,而玄师则是刚好相反!当你强大之后,有了对付恶之五气的战绩,被你驱散消灭的恶气是什么等级,你才能拥有相应的称号。

    以前刘蟒曾听陈昌河提过一次,这玄气师当感觉自己实力足够之后,便会满世界寻找想要挑战的恶气,并在找到之后邀请同道前去观礼见证自己斗气。

    成功,称号自成!失败,围观的同道还可以救自己一命....

    而看这青年,能将晦气玩弄于股掌之间,起码已经达到了正玄师的制高点,甚至已经更够与怨气争高低也说不一定。像这种人才,哪个做师父的不当宝贝一样守着!怎么能让他乱来,还偏得这么离谱!

    虽然说正玄师貌似只是玄气五境的第一个阶梯,听起来貌似不怎么惊为天人!但刘蟒知道,这一般玄气师在凝气的气玄境界起码都会蹒跚摸索十几二十年,这人的年纪与实力相比,足够惊人!

    当然,众家在这之中属于例外....

    “众家,刘蟒!”何子清的强光手电照在常厉脸上,刘蟒被他那很是苍白的脸上一眨不眨的双眼吸引住了。面对强光,那双眼睛愣是眨都没眨一下,碧绿碧绿的很是怪异。

    “大师父?”常厉闻言眉头一皱。

    “呵呵,如假包换。”众家人很少在外走动,到如今仍旧能够使得同行心中有数,刘蟒还是免不了心中升起一丝傲然!

    “听师父说你们众家如何如何,倒不曾想,这么年轻...”常厉明显面带轻蔑之色,练气一道有多难他自己心知肚明,年纪只比自己大上三两岁的众家人,估计也不过如此...

    “同道之事不可插足,这规矩你们众家长辈难道没有教过你么?”常厉见自己的阵法被刘蟒破坏脸上显出一丝阴狠。

    “自然是有的。”刘蟒一抹自己肩头的血迹笑了笑,道:“可后面也有一句:遇邪诛之。你应该也清楚的吧?”

    “这是我的家事!”常厉怒道:“发誓忘了这里的事转身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否则....”

    “喔?”刘蟒嘴角扬起一丝弧度:“莫不是以为我这众家的正三玄名头,是让出来的不成?”

    自打这人自称姓常的那一刻起,刘蟒就猜测这里面可能有什么家庭伦理的狗血剧情,只不过不知道那被埋在桩下的又是何许人也?竟能与常家人的精气神有所交集。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常厉冷声道:“据我所知,你们众家擅长的是断气,对这玄气相斗之法好像不怎么在行吧。”

    “哈哈,传言不虚。”刘蟒笑道:“不用左顾右盼装作很大度的模样,不就是担心有我众家长辈在附近么?”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我已讲明了这是我的家事,闲杂人等还请马上离开!”常厉冷哼一声算是默认了刘蟒的话。

    “如果我说我硬要管呢?”刘蟒摇了摇头,众家人行走江湖有着自己的坚持。他们不曾想过要拯救世界,但若是路有不平他们也不缺那看不顺眼的吼声!事关人命,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江湖规矩’能让他转身走开了。

    “而且我告诉你,不用担心我长辈,我们众家人可就剩我这么独苗一颗了喔。”刘蟒这话一出不光是常厉愣住了,就连那色厉内茬强装镇定的何子清都一脸骇然。

    虽然什么气不气的她不懂,众家常家也完全摸不到头脑。可她不傻啊!眼前这个怪人明显就是因为顾忌什么而放掉他们,这,这家伙莫不是方才脑子被猫挠坏了不成?这么说,还能走么?

    “喔?哈哈。”常厉回神大笑道:“刘蟒是吧!你有点儿意思。”

    “怎么,没有顾忌了,是不是准备连我也杀掉?”刘蟒对何子清那不停对他使的眼色视若未睹。

    “杀!连她一块儿杀。”常厉回答得很干脆,仿佛即将下手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与他脚边徘徊的阿猫阿狗没什么区别。

    “喔。”刘蟒摇了摇头,从他的态度上能看得出来,这家伙不是第一次对人下手了,否则不可能这么云淡风轻。如此,他也就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动手之前,最后一个问题。”刘蟒指着那土中露出的人头问道:“这人是谁,另外我看这北极星位的气势还未激发,如果它激发之后,常家那两父子会如何?”

    “懂得不少...”常厉邪魅一笑,道:“死人是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的,不过看你是同道,便赠与你陪葬吧...这星位一旦爆发,常家两个必然暴毙!”

    “而这埋着的人...”常厉的面色愈发狰狞,哈哈笑道:“正是我那可怜的母亲。哈哈哈!”

    “玛德禽兽!!!”刘蟒真的怒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面相清秀的家伙,里子里竟会是这么一个人面兽心残杀生母的畜生!

    “呵呵,既然她这么维护那对父子...那便让她这么遥遥看着吧。”常厉森然道:“看着他们死,看着我成为那家的主人!”

    “让她的守护化作怨气,点燃那对满是晦气的父子!神不知鬼不觉,哈哈哈,有趣,哈哈,好期待!”这常厉表情狰狞看似早已疯魔!

    剧情应该挺简单的,刘蟒稍微一想就能大概猜到这常厉的出身。那家的女主人活得好好的,那这常厉的母亲不出意外应该就是扮演着一个二奶的角色,而且是那种以家庭方式存在的外室。

    而这常厉自然也就是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子....有钱人家会玩儿,就是玩出来这么一个心理扭曲还能练气的儿子,也不知道那常山会不会后悔当初没有对着墙...

    有欲望便会有动力,而这常厉练气天赋如此之高,怎奈何他的动力源泉,注定了他这一生都不可能活在阳光之下!

    “你是正玄师吧。”刘蟒强忍怒意眉心跳动着问道。

    “不错!”常厉嘿嘿一笑。

    “以晦气冲身,想用你母亲养出来的怨气踏足月玄?”刘蟒的声音逐渐冰寒。

    “不错!”常厉歪着脖子盯着他道:“不过,您这位见证,怕是活不到为我正名的时候了。不过没关系,怨气再养便是,第一次纯当练手!哈哈。”

    “我去尼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