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十三章 慈母无怨
    刘蟒再也控制不住那厌恶融合后的暴躁情绪,脚下一个借力整个人如同猛虎出笼一般暴起就是一脚!

    “唔!”常厉正陷癫狂,完全没想到这众家人会暴起伤人。这一脚正蹬正中腹部,那本就有些消瘦的身子整个直接被踹飞两米有余倒摔在地!

    “踹的好!”何子清拍手叫好,她虽然穿着警服,但刚毕业不久的她哪里见过这种丧心病狂的人。刘蟒的这一脚着实解恨!

    “瞄~~~”

    正当刘蟒想要继续上前的时候,一群猫尸蹿出挡住了他的去路。

    “嗬嗬嗬....”常厉缓缓坐起,瞧那嘴角溢血的模样明显这一脚挨的不轻。但他的笑却是愈发的疯狂!

    “一个玄师居然用拳脚功夫,众家人,名不符实...”常厉站起身子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道:“踢一脚是不是很解恨?如此,你们便去死吧!”

    说罢手臂轻轻一挥,越来越多的牲畜尸身朝着刘蟒二人汇聚而来!那枯叶之下猛地窜起,树枝之上突兀掉落,密密麻麻的数之不尽看得人是头皮发麻。

    “你知道凭借这些东西杀不了我...”刘蟒冷哼一声身上的无形玄气骤然升腾而起。

    “正常情况下应该不行,不过你现在身边带着这么个拖油瓶,说不准喔。”常厉惨白的脸上满是病态的狞笑。

    曾经的他并不知道隐藏在自己血液之中的是如此令人着迷的暴虐,在练气的这些年,从爬虫飞鸟到猫狗之类,最后再延伸到了鲜活的人....嗜血这两个字已经深深的嵌入了他变态的神经!

    杀掉常家父子独得遗产,要是在这基础上能多杀一个玄师,而且,还是传说中的众家玄师!对他而言这完全就是意外之喜。

    看着刘蟒身上那仍旧在流淌着鲜血的伤口,常厉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诡异的迷恋。

    玄师死了会怎么样?嗬嗬嗬....我一定要把他的尸身种满怨气,让他如行尸走肉般跟着我....哈哈,奴役众家人,想想都刺激!

    “对不起,拖累你了。”何子清歉然道。人的善恶是需要有对比的,与那疯子一样的常厉比起来,刘蟒先前骂她的那几句话根本就不算个事儿。

    “问题不大。”刘蟒微微一笑,道:“当然,如果你能不在我身边,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呃,你能不能注意点儿隐私。”

    “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乱看!”何子清气急连忙双手环胸,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刚对他升起那一丝歉意瞬间就被冲散。

    “好了不开玩笑,我有个法子能让你不影响我,事成之后我帮你把这坏家伙抓起来送你。试试不?”刘蟒笑得有些诡异。

    “嗯?当然试啊!”何子清闻言大喜。

    “爽快!”刘蟒赞道。

    “说吧!要我怎么做!”眼见那些吓人的猫狗尸体越来越多已经把二人围得密不透风,何子清也豁出去了。

    “闭上眼睛。”

    “嗯?”

    “嘭!”手刀如电,何子清那还没闭上的眼睛里尽是疑惑...软趴趴的倒在了他的臂弯。

    “封气!”刘蟒呸的吐出一口唾沫,那湿哒哒的直接就糊在了何子清那耷拉着的额头上。当然,这略微有些恶心的一幕她毫无所觉。

    人昏迷之后精气神会陷入平稳的沉寂,污秽之物能在一定程度上掩盖这种状态下的气。这时候也只能吐口水了,何子清那俏脸哪怕是昏迷都很是可爱....他真干不出来往别人脸上尿尿的事儿...

    刘蟒做完这一切直接松手任由何子清倒在地上,果然,那些畜生根本没有在意,一双双眼窝仍旧直勾勾的盯着刘蟒一人。

    “喔?”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整个过程也不过短短瞬间。常厉眉头一皱,不过随即便又恢复了冷然。没了这女人,照样杀他!

    “无用功罢了,今天就让你尝尝被晦气淹死的滋味!”常厉冷哼一声,周身玄气开始澎湃。

    “呼呼呼~~~~”深处晦气中心的刘蟒眼睛微微一眯。四周的晦气开始如潮般翻滚转动,一个个黑影在那之中犹如入水之鱼,逐渐变得行踪难觅。

    “杀!”常厉一声低喝!

    “嗖!嗖嗖嗖!”气令如同言出法随一般,一声低喝之后,一道道带着各种恶臭的黑影如同利刃一般从晦气旋涡之中激射而出,目标直指刘蟒!

    “呵!狂得很呐!”刘蟒冷冷一笑,双掌啪的合拢喝道:“玄气何在!”

    “嗡!”原本升腾在他体外的玄气骤然疯蹿,瞬息之间便将他厚厚包裹。

    “噗,噗噗噗噗!”一个个尸身狠狠的撞在刘蟒的玄气罩上,或是直接栽倒在地,或是径直被那疯转玄气陡然击飞!玄气运转讲求一个习惯,特别是习惯了凝气手印后,被铐上的刘蟒玄气就像是运行不畅一般很难爆发。

    再加上一直刻意的想要保住何子清那张脸不被抓坏,双重束缚之下才让刘蟒浑身都被抓满了血痕。

    置身玄气中心的他双目尽是冷意,怨气何须晦养?老子现在就有!

    “好强大的玄气!”常厉在晦气之外惊见刘蟒玄气爆发心里不由猛地一跳,这,这人玄气为何如此强悍!看他年纪,哪怕是从娘胎里就开始练气也不可能强到这种地步啊!

    杀了他!必须杀他了!常厉在心中嘶吼。如果让他走出这林子,自己这辈子可就全完了!

    “玄刺!去!”眼见残尸越来越少,常厉双手不住抖动着,一道道有形无色的气箭风驰电掣般在他身前爆射直取刘蟒要害。

    然而就在这一瞬,只见他左手一撤从怀中掏出一把黑乎乎的东西直接撒到地上,枯叶翻转间瞬间消失不见!

    “弱了一些...”刘蟒摇了摇头,无论这些残尸也好,还是他那看似犀利的玄气速射,在实力悬殊之下对于他而言根本就构不成威胁。

    嗯?什么东西!就在刘蟒想要出手解决这心性残暴的败类时,左脚脚踝处瞬间升起一阵麻痒!瞬息之后便传来一阵强烈的痛楚。

    “歪门邪道!”刘蟒暴怒之下抬起右脚猛的朝着地上狠狠一踏!“噗噗噗”的十来只手指长的黑色被他玄气席卷生生震得飞了起来。

    这家伙到底师从何人!这么除了心性邪恶之外,就连这手段也完全偏离了玄气师的方向!同道对战,他竟像那巫蛊邪道一般对他放毒虫!!!

    “该结束了!”就这两个呼吸之间,刘蟒竟觉得自己的脑子出现了一阵轻微的眩晕感,连带着身上的血液也掀起了一阵燥热。他知道必须赶紧结束战斗,不然要是在这林子里翻车了那就惨了。

    “玄气!爆!”刘蟒大喝一声,周身玄气如同烈焰梵天一般狂暴炸裂。

    “呼啦啦!”的气浪翻涌,围在他身边的所有残尸,包括那滚动的晦气之潮尽皆被他这玄气掀起的狂潮给掀翻冲散!刘蟒身子不停,随着气浪急速冲出朝着常厉所在扑去。

    “给我死!!死!!!”常厉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双手所控的气箭丝毫不敢停歇仍旧不要命的喷涌着。而他的身子也开始移动,方向正是那北极星位的人尸所在。

    “还要挣扎么?”刘蟒虽然左腿已经开始有些麻痹,但他有那个自信能够在这不知名的毒素完全蔓延之前将其拿下!

    “不可能的!你不应该强到这种地步!”常厉明显色厉内茬,他有些狼狈的一个滚动堪堪避开了刘蟒的一腿,单手恰好摸到北极星那根木桩的时候,他的脸上再次现出一抹疯狂!

    “歘!”木桩被他暴力拔出,一股腐败与腥臭融合的味道瞬间弥漫开来。

    “哈哈!我亲爱的母亲,出来再帮你儿子最后一次吧!”常厉狂笑着单掌运起玄气朝坑洞之中一拍,随着他的身子站起,那原本只露出一个头颅的尸身竟生生被他拔出。

    刘蟒脸颊抽搐,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

    满心只知报复的儿子笑的狰狞,而那早已失去了精气神的母亲却面目浮肿如同提线木偶般被他立按头颅。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看着那满身泥污整张脸已经开始腐败的母亲,刘蟒心中没有恶心,有的尽是身为一个旁观者的悲凉。

    这个人,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位阿姨,您赞同么?

    “这是经我之手的第一道怨气,也将是你看到的最后一道恶气!本来,这是送给我那父亲和哥哥的礼物...”常厉脸上满是得偿所愿的迷醉,他低声呢喃着:“怨气!出来吧!”

    手掌中的玄气徐徐注入女尸头颅,一阵灰蒙蒙的气息从她的七窍之中缓缓溢出,刹那之间那张浮肿的脸愈发诡异可怖!

    然而,就像刘蟒经常说的,这世上的惊喜总是会在悄然间来到你的身边。

    时间流逝,待到常厉的狂笑散去后,那原本应该升腾而起的怨气却并没有出现在二人之间。

    “不,不可能的!”常厉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难以置信的摇晃着女尸的头颅,甚至运起玄气狠狠的拍击着她的后背!

    刘蟒见他这般令人发指的动作内心怒意翻涌,一个蹿身上前拍出大手直接按在他那六神无主的脸上,冲膝狠辣,猛地将他整个身子撞得跪倒在地。

    “不懂?不信?还是到了现在仍旧对你这‘不中用’的母亲心怀恨意?”将他掀翻在地,刘蟒面无表情的一脚踏在常厉脸上。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常厉仍旧神经质般的叫道:“怨气呢?我的怨气呢!!!”

    “果然,你只是个畜生...”刘蟒啐了口唾沫。

    为何在常厉欲要激发女尸怨气的时候,刘蟒连身子都没动一下,没有阻止也没有闪退,只是双目复杂的看着。

    也许常厉对于怨气不熟,但刘蟒却深谙其道。他早已看出,这具精气神连一丝都没有留下的尸体...这可怜到了极致的女人...

    没有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