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地流风
    “不过几年不见,这大师父怎么!!!”那人估计怎么也没有想到,来到客厅之后等着他的会是一张挂墙上的黑白照片。

    “同属练气之人,对这精气神要看得开。”刘蟒捧着热茶进来,反倒是像个没事人一样出言宽慰道。

    “请节哀。”那人接过茶水放下冲刘蟒拱了拱手。

    “他吧,在我看来一直都在。”刘蟒看着那黑白照片笑了笑,自己这老爹在记忆里好像一直不怎么靠谱,可就是这些个不靠谱的点滴,反而让刘蟒每个画面都记忆犹新。

    “那现在众家...”那人欲言又止。

    “没事儿,有什么事儿跟我说就成,众家现在我接手。”刘蟒微微一笑。

    “喔,这突闻大师父噩耗忘了介绍了。”那人有些歉然的拱了拱手,道:“鄙人符玄流张廷浩,这次登门有些冒昧了,还请不要见怪。”

    “符玄?”刘蟒眼睛一亮,嘿?头先吃饭还跟乔阳闲聊这符玄人神出鬼没的,这就出现了?当真是练气人说不得喔!

    要说人家是练气之人的科学家呢!瞧瞧人家这说话的感觉,啧啧啧!什么鄙人在下的,听起来就很有文化的样子。哪儿像乔阳那家伙,喝个粥跟嘬田螺似的,整个儿一个莽汉!

    “哎呀,符玄同道上门,简直失敬失敬啊!”正想着呢,乔阳那家伙闻声而来贼兮兮的伸出了满是洗碗水的脏手。

    “这位是?”张廷浩有些疑惑的问道,当然,他很是大度的伸手跟乔阳握了一握。

    “我叫乔阳,力禅流的,嘿嘿!”乔阳摸了摸锃亮的脑门儿介绍道:“这个是刘蟒,众家独苗。”那一脸的谄媚模样,就跟见了什么偶像似的。刚才就是这货说的符玄人最骚,钱最多....

    我是不是独苗要你当着我爹黑白照片介绍?刘蟒扶额无语....

    “这位师兄,有什么事儿您就明说吧。”刘蟒笑道,当然这声师兄他得提前喊,这玄道论交讲求个辈分,鬼知道自己那死鬼老爹之前是不是跟人家称兄道弟的。万一这没大多少岁张嘴就让叫叔就挺膈应人了。

    “这...”张廷浩有些犹豫,半晌才道:“不知大师父的本事,你继承了多少?”

    “七成!”刘蟒应道。

    这话不是他托大自满,而是这日玄师的境界是通过气种传承的,就跟一个瓶子的轮廓一样,众家人传给下一代之后啥时候装满亦或是让这瓶子变大,都得看自己本事。

    而这起步便是日玄的基准点是不变的,他这些年从未懈怠,早已稳固了气种。

    这剩下的三成他不敢说满,毕竟陈昌河多比他接触了几十年的玄气江湖,那些阅历是他继承不了的。身为玄气师,阅历也是实力的一种,故此他只能自认继承七成。

    “喔?”张廷浩眉头一挑有些惊讶。

    “既如此,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分宾主落座,张廷浩缓缓讲起了他此番来意。

    符玄师,三玄之中最为让人羡慕的存在!他们最为擅长的便是对于气的摸索把握!注意,是把握而不是掌控!

    正因如此,他们不像道玄以及众玄这根独苗一样,需要日不间断的苦修练气。他们平日里钻研的就是对于各种气场的研究和分析,根据各种气场绘制与之相符的符纸,可以说手中符箓便是他们赖以扬名的唯一利器!

    这气从来虚无缥缈肉眼难见,但同样开了气门的他们却是愣生生的另辟蹊径,将自己对气的感悟通过一张张旁人看不懂的符纸绘制而出,达到或是抑制或是调和,甚至是镇压的神奇功效。

    不得不说,他们这一流派的老祖的脑瓜子是真的好用。如果说玄气一道存在与热武器一样威力的东西,那此物必然是出自符玄师之手!

    现代人信风水,无论是买房子还是下棺材,对于这两个字从来都趋之若鹜。人们认为风水宝地能够消灾来福,能够左右平安以及事业兴旺。

    其实说穿了,风水一说的关键还是在那一股气上!刘蟒身为众家传人对这一点是再清楚不过了。

    人的精气神会与交集深厚的其他气场产生莫名联系,就像那常厉用自己母亲来精准的锁定生父常山,并以常山为基点‘感染’他儿子。这便是精气神的诡异联系所造成的。

    同理,若是你刚刚逝去的先人恰好葬在了善气很浓郁的地方,那他那还未真正散去的精气神便会与后代产生联系。沾染那一丝善气的后人自然会得到些许影响。

    然而所谓富不过三代,这句话其实指的就是类似于这种功效的辐射范围。那股善气只能通过先人的精气神辐射到与之关系最近的存在,再往下,那可就会自行消散强留不得了。

    当然,这善气也不是说能保你一辈子。人们常说的头七,其实就是逝去之人精气神完全消散的日子。七日,也是一般情况下血肉之躯开始大面积腐败的时候,此时精气神自然消散无形。

    而在这七日之中,后人所得善气是最浓郁的。七日之后善气不再与之相连,而这些人所得善气就像是没了充电桩的电动车,耗完则尽。

    这民间都把到了年纪含笑九泉的人称作喜丧,正是因为这个!没有怨自然就导善,运气好埋的正,那几天打牌绝对手气出奇的好。相信这一点很多人都深有体会。

    扯远了....刘蟒知道,这风水善气一般是不会主动上门的,只能靠撞,撞到了就是你运气。

    但如果你找对了人,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也不是完全不可得。除了这常人难觅的众家,能做到的便只能是符玄流传人!他们的符箓,哪怕是道玄人都摸不透,只知道神奇的很...

    现在小到农村起宅子,大到开发商圈地起楼!很多时候都会想办法找到符玄中人,求上那么一道驱邪避凶或是聚财转运的符箓埋在宅基地里,以求万事大吉。

    毕竟谁也害怕自己的宅子会建在那种莫名其妙的地方,万一是传说中的凶地呢?花点钱买个保险何乐而不为?

    不过现在符玄吃香,那些打着符玄招牌招摇撞骗的比比皆是。估计现在那些卖符的,十个里面有九个半都是毫无符气根基的骗子。

    有这种社会环境做基础,乔阳那句符玄人最有钱可不是瞎说。这些人...富得流油!

    众家最近几代在江湖上走动少,名声依旧保持得这么广估计跟挂名正三玄有着很大关系。毕竟哪个长辈在教导后辈的时候略微一提,应该就能记住。毕竟,估计没哪个流派有他们家这么特别的....

    张廷浩几年前找到陈昌河搭手也是偶然通过长辈介绍,一如今日这般扣门寻人。

    只因当初一个开发商通过关系找到他,想要为自己的一个商业城奠基做一个法事....当然,唱唱跳跳的那一部分交给那些打锣骗鬼的,关键还是想要张廷浩给埋个符求个安心。

    俗话说学得文武艺卖与帝王家,玄师苦苦修行可不是为了伪清高,到了现代这门传承早已变成了一门手艺,对于这种生意上门张廷浩一般也不会推辞。

    可当他真正来到那地方做了个简单的气场测试之后,他便知道这单生意不好做了....

    一个字,乱!

    张廷浩离开师父行走江湖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他还是头一回碰上这种气乱如麻的宅基地势。位置虽一马平川而且不偏,但好死不死的恰好位于山峦隐指之下水道转向之沟!

    也许当初这里规划之初也是有同行看过的,所以在这块地的两边分别建立了两个公园,并未建立大型社区,以避开某些不必要的麻烦。

    莫说是类似这样的大型商业选址,就哪怕是一般人家选择宅基建房起码也得找个让人神清气爽的位置。所谓气佳则凝神,人的精气神其实对这方面还是挺敏感的,至少对于不善之地会本能的感觉不舒服。

    而这里,虽然没有恶之五气影响,但它的关键问题就是乱气横冲,常驻其间,其不安程度更胜撞上晦气。

    在这里建房,天天待在里面,精气神日积月累的被这乱气侵袭,心神不宁那算是轻的,常年如此怕是意识不清做事极端也在所难免。

    同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有能无德的人自然会大事化小草草了事。而张廷浩有着自己的操守底线,他试过推辞,因为他吃不准。但那联络人曾经找过他师父做事,算是老熟人,软磨硬泡之下实在是推拖不掉。

    而年事已高的师父精气神已然势衰,这两年身子骨有些不畅,玄气退步之下更是勾勒不了这么繁琐的符箓。机缘巧合之下他打听到了众家所在,这才找到了陈昌河想要联手破了那地方的乱气。

    “这事儿都过了几年了,难不成当是你们失败了?”听到这儿刘蟒有些奇怪的问道。

    “有大师父帮手,自然是成功了。”张廷浩摇了摇头,道:“可就在年前,我突然接到那开发商的电话,说是已经投入使用的商业城出了很多怪事,所以我又赶了过来。”

    “喔?”刘蟒来了兴致,问道:“难不成你们当时破掉的乱气又重新成型了?”

    “不错!”张廷浩点头道:“前日我去实地勘测了一番,发现那地方的乱气又恢复如初,甚至隐隐还有愈演愈烈的征兆。”

    “有点儿意思哈!”刘蟒对于这些事儿其实兴趣度还要超过帮人驱邪啥的,毕竟整天晦气怨气啥的是个人都会心烦的。这种已经不光是单单气的问题了,山川河水之气更贴近于一个‘局’字,这种事儿干着大气。

    “我爸以前有说过那地方的乱气有什么来头没有?”刘蟒问道。

    他知道这断气望气一道,张廷浩之类的符玄之流纵然接触得多,但这方面也绝对没有陈昌河懂得多。他们善于临摹,不善落款!

    “地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