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 再续前缘
    “地流风?”刘蟒闻言一怔,在脑中思考一阵之后猛地惊道:“你们竟然对势气动手!我爸动的手?”

    山水有势,其承载繁衍的气便为势气!这种气虽是灵气分支的一钟,但其自成气势旁人一般不能影响,就连练气之人若是与这气不能相融,莫说依仗修行,还极有可能反受其害。

    众家族记中曾有记载,有依仗势气修行者,自号山神!或玄或力,在其山势之内强悍无双!这指的便是与那山势有缘的练气之人。由此可侧面印证山势的强大!

    然则山水势气强悍有缘者虽可得,但对修行者的硬性要求也很高,故此这类修者极为罕见,到了近代更是完全没了踪迹。所以三玄三力之中并未将其列入其中。

    而说到的这地流风便是势气延伸的一种,其成形的主要原因自然是因山水之势。

    山峦之尾可泄气,水流婉转可纳气!而如果有地流风出现,那它必然就在山之势气与水之清气相交前的开阔之所。无形乱气翻转盘桓,成无形旋涡意似激流,故称其为---地流风!

    这老家伙,看不出来啊!刘蟒心里很是震惊。以他对老爸的了解,像是这种一不小心会受伤的活计他貌似碰都不敢碰吧。

    “也许,也许是因为不忍见我骑虎难下吧。”张廷浩面露怪异之色叹道。

    “别介。”刘蟒摆了摆手,道:“我自己老爸我还能不知道?估计,那一趟你差不多白干了吧。”

    “也不算...”张廷浩道:“至少来回路费和餐费都是大师父承担的。”

    “呃...”刘蟒不自觉的脸上一红,果然老爸还是老爸啊!愣生生把人家一个主事的干成了一个中介,自己吃得满嘴油连汤都不给人留点儿...这行事风格的确很老爸...

    “虽然我知道你们众家规矩,凡是讲求个缘。但这次我的确是吃不准,所以不得不再次厚颜登门,谁知....”张廷浩长叹一声。

    “哈,师兄不必如此。”刘蟒微微一笑,道:“既然讲个缘分,你已登门那便是跟我刘蟒的新缘,再续前缘罢了,这事儿众家人自然是不会袖手旁观的。”

    当然,他在心里补了一句:貌似我继承了他老人家的遗产...不理你也说不过去。

    “多谢!”张廷浩很是真诚的起身冲刘蟒施了一礼。

    “别这么客气。”刘蟒哈哈一笑,又道:“这一大早的,我估计师兄是没吃的。咱这儿伙食不错的,只是方才这秃子的吃相寒颤了点儿而已。乔阳,赶紧的擦擦桌子重新上点儿泡菜。”

    “得勒!”

    “那,那就多谢了”

    “赶紧的!咱吃完开工去!”

    ............

    龙阳市区,尚龙时代广场。张廷浩驱车带着刘蟒乔阳二人在中午时分抵达。

    “张师傅!您可算是来了!”刚下车,等待在那里的两个中年人就迎了上来,看那样子满脸焦灼应该是等了很久了。

    “抱歉,久等了。”张廷浩歉然拱手,随后介绍道:“这位是众家刘师父,还有他身边的乔师父。”

    “哎哟二位好二位好!”当头的那位有些中年秃顶的男人笑着跟他们握了握手,道:“我是这尚龙广场的管理经理,姓方,你们叫我一声方老哥就行。”

    “您好。”刘蟒笑着点了点头。

    “张师傅跟我来,董事长已经在办公室等了您半天了都。”简单客套了两句后,那方经理便催促着张廷浩快些跟他走。而刘蟒两个嘛,客气客气就行了。这么年轻的存在,管他刘家王家,这根本不是重点。

    “你看,非让我刮胡子,被人家看轻了吧...”乔阳跟在刘蟒身边低声嘟囔道。

    “哈,这有啥,咱是来做事,又不是跑来装逼的。再说,刮了胡子的你顺眼多了,整个儿一行走的荷尔蒙,别哔哔了你就。”刘蟒对此不以为然,他这人从来都不喜欢什么战神归来动不动就让人跪下的脑残桥段...

    “真的?”乔阳闻言兴高采烈的眉毛都差点竖起来了。

    “骗你干啥。要不你去调戏个女施主试试?”刘蟒哈哈一笑。

    尚龙时代广场名气挺大的,在全国很多城市都有类似的商业体。就打这商业城来说,广场边儿上竖着的牌子显示它占地接近两百亩,在这龙阳市里算是数一数二的集吃喝玩一体商业城。

    然而此刻正是午休时间,可这名气不小的尚龙广场却是门可罗雀,刘蟒等人跟着方经理几乎横穿了半个商业城,看到的却是一派略显萧条的景象。

    商场人气不佳的现状看来已经维持了一段时间了,甚至这一路刘蟒还看到了不少的商家挂出了转让的信息。这对尚龙时代这么个全国性的成熟商业集团来说,应该算是一个不轻的耳刮子吧。

    “你怎么看?”乘上观光电梯,张廷浩看着刘蟒低声问道。

    “的确挺乱的。”刘蟒耸了耸肩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对于这种‘局势’类的气场他基本上没碰过也不好先下什么结论。

    方才这一路,无论是直面流风还是双脚之下那近乎微不可查的波动,刘蟒已经感觉到了好几次。对于乱这个字他已经有了初步了解。至于这具体怎么乱,还得待会儿望气之后才能有个直观推论。

    董事长办公室位于商场顶层,一出电梯,视线之内尽是别于富丽堂皇的简约大气,中西式装修的融合让人踏足其中不由觉得眼前一亮。

    看来这董事长还蛮有格调的,刘蟒心里暗道。不过转念一想,人家能够把生意做这么大也肯定不是那种土豪类的。估计这种级别的人,站那儿不说话光气势就能甩翻一片大金链子小手表了吧。

    “张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前脚踏入那阔气的董事长办公室,抬眼就看见一个约莫五十来岁的中年人从窗边转身,笑呵呵的脸上尽是老友重逢的亲近。

    “何董事长,在下汗颜了。”见那人迎了上来,张廷浩有些歉然的拱了拱手。

    老实说,刘蟒站在他身边都能感受的到他那股子羞臊。做这行的但凡有点儿职业操守,碰见这种类似通知售后维修的客户谁都会觉得不好意思。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事儿做得不干净肯定丢人。

    可想着想着,刘蟒的脸也不由自主的有些尴尬。貌似,这钱最后是让他那死去老爹撸走了....那,我勉强跟着羞臊一把吧。

    “诶!张先生的厉害我可是亲眼所见,这些话我们就不说了。”那何董摆了摆手,道:“只不过这事儿我们毕竟是外行人,还是需要张先生你多多费心才是啊!”

    “自然!”张廷浩点了点头。

    “这两位,莫非是张先生高徒?”说着,何董把视线投向了刘蟒二人。

    “当然不是。”张廷浩连忙摆手道:“何董可还记得陈昌河师父?这位便是大师父的独子,名叫刘...蟒。而他身边这位是真气流力禅的朋友,乔阳。”

    “流,氓?”何董愣了愣看着刘蟒的表情有些怪异。

    虽然张廷浩特意在介绍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但这两个字的确连起来念容易串音。当然,见多识广的他自然不会傻到问陈师父的儿子怎么会姓刘的...

    “蟒蛇的蟒。”刘蟒面对这种级别的富豪倒是没犯什么怵,微笑道:“家父三年前病故,因此事乃是他生前遗留,故此小子斗胆前来了结他老人家的遗留之事,还请何总多担待些。”

    “什么!”何董闻言一惊,忙道:“抱歉,还请节哀!”不过在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却没逃过刘蟒的眼睛。

    何董察言观色自然厉害,当初他就看出二人联手过程中,那陈昌河几乎是占着主导地位的,如今他不在了....

    “谢谢,家父走得安详,何总请放心,此事我们会全力以赴的。”刘蟒不喜装逼更没打脸的习惯,常人对于玄门中人的初级印象大部分都从年龄上来,所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就拜托三位了。我就在此等候你们的好消息!”何董微微一笑,转头道:“方经理,所有的问题你比我了解,那就麻烦你跟他们详细讲讲吧。我还有些文件需要签,就不打扰你们办事了。”

    “是!”方经理点了点头,将三人指引到了董事长办公室外的一间洽谈室。

    “这事儿看来你们集团是蛮重视的。”坐下之后刘蟒笑道:“要不然,这么个三线城市的产业也不至于让董事长亲自坐镇吧。”

    方才刘蟒见着这何董真人的时候其实还是心里不多不少的震了一把的,这何董本名何先民,尚龙集团的一把手,白手起家的全民典范,实打实的超级富豪!电视和网络上到处都是关于他的传奇,说他是全名偶像都不为过。

    “是啊!”方经理朝那办公室门口瞄了一眼,道:“现在网络上胡说八道的人太强悍了,居然说我们时代广场闹鬼!这不,董事长才亲自动身过来,这当中当然也存着一点辟谣的意思。”

    “闹鬼?”张廷浩一皱眉,道:“难道已经发生了什么事不成?之前联系我的时候为什么没提!”

    “唉!就是前天给您打过电话之后才出的事儿...”方经理叹了口气,随即一拍脑门儿:“瞧我这脑子,这事儿说来话长,我给你们倒杯水再谈!”说完起身倒水。

    “你干嘛一脸通红的,发烧了?”一转脸,刘蟒有些奇怪的看着乔阳问道。这家伙一张大脸盆子紫红紫红的,莫不是撞气了?

    “我...”乔阳看了那方经理一眼,坐过来小声道:“这可是个大人物啊!我都已经准备好自我介绍了,居然不问问我是谁....太气人了!”

    “呃。”刘蟒无语,问道:“你准备怎么介绍你自己?”

    “力禅传人,行走的荷尔蒙啊!”

    “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