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龙吸水
    话说春梦了无痕...这!这怎么还荡出波纹了???

    刘蟒使劲的揉了揉眼睛,可眼前那明显惊慌失措的清丽女人仍旧是何子清的模样。只不过,她不再是记忆中那警服加身的飒爽,而是身着浅色牛仔裤套着件柔和的米色外套,比之前又再多出三分青春气息。

    我呸!我特么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跑厕所来欣赏美女来了?

    “刘蟒?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是女厕所!”何子清这会儿也明显回过神来有些气愤的问道。

    “对,对哈!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刘蟒无言以对。

    “变态!你,你赶紧去清理一下。”可何子清明显气愤的脸上又莫名其妙的闪过一丝羞红。

    “清理?”刘蟒一愣,可当他低头看清了地上铁篓子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竟然是装废纸的东西!厕所间,装废纸!!!刘蟒脑子里嗡嗡的。而侧脸再一看,一张醒目的姨妈巾就这么掉在脚边....

    血、姨妈巾!!!刘蟒猛的转过脸看向镜子,镜子里那额头上的绯红....我特么!!众家老祖在上!!!你们,尝试过绝望么!

    什么鸡毛晦气啥的爱谁谁吧!刘蟒风一样的冲到了隔壁,水声哗啦啦响起...

    “喂!”正当他快要把额头上皮都给撸破的时候电话响了。

    “刘蟒你在哪儿?”电话那头传来了乔阳的声音。

    “三十二楼厕所,有事儿?”刘蟒不停的搓着水流水滴的脸问道。

    “赶紧过来商场这边,符箓找到了。只不过情况有点诡异,张师父吃不准。”

    “等我!”刘蟒挂了电话走出卫生间,而何子清仍旧是脸上潮红未褪静静的站在门口。

    “刚刚抱歉了,我,我不知道是你。”那声音细得跟蚊子似的,清灵含羞有点儿酥骨头。

    刘蟒闻言嘴角抽搐了一下,讪笑道:“是我自己大意了,以为这一层都放假了呢!不怪你,要是个换个保洁大妈在里面,估计我这脑子这会儿就真见血了。”

    “你还说!”何子清抬头娇喝道。

    “呃...不过话说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在省城吗?”刘蟒连忙岔开话题,方才那东西貌似余温尚存...难不成是她的?嘶!!!刘蟒脑子又开始嗡嗡的,连忙岔开话题。

    “这,是我爸的公司呀!”何子清低声道,可随即她抬起脸眼睛放光的问道:“你到这里来,难道又是来做那种事情的?”

    “你爸?”刘蟒脸颊抽搐问道:“你爸该不会就是那何董事长吧。”

    “嗯,你认识他?”何子清疑惑道。

    好吧...有钱人家世界我不懂。商界大佬的女儿做片儿警,还特么蹲草丛抓贼....

    “我还有事儿,那边等着我呢,回聊。”刘蟒对于何子清升起了本能的警惕,在没有解决这气种问题之前,任何女人对他来说都是夺命红粉,越漂亮越得躲远点儿。

    “别啊!我也要去!”何子清也不走,见刘蟒转身要跑提着小挎包就跟了上去。

    “你跟着我干什么?上次没被玩儿够啊!”刘蟒无语。

    “说什么呢!”提起上次,何子清俏脸更是红的快要滴出水了。

    呃!合着这些女人脑子里总是会自动过滤掉凶险的部分...只记得那带段子的场景???

    ............

    “刘蟒!这儿呢。”快步赶到商场底层停车场,乔阳见刘蟒带着个女人过来有些疑惑的问道:“她是谁?”

    “女厕所碰见的,赶紧的,现在什么情况?”刘蟒摆了摆手压根儿没有介绍何子清的意思。

    “这也行???”乔阳两只眼睛瞪得老大,不过一看那如凡尘谪仙般的何子清冲他微笑打招呼,不由得连忙挤出一脸猪哥笑回应着。

    唉!老天爷赏饭吃,果然长得帅就是有优势,要是换他去女厕所....估计能被打到半身不遂,直接就出不来了...

    “你先看看吧。”张廷浩与几个工人站在一个大坑旁指着坑凼说道。

    这效率可以啊!刘蟒砸了咂嘴,就这一会儿找到符箓所在不说,连这钢筋水泥的地面都愣是让他们打出了一米多宽深也有一米多的大坑。

    “铜符?”刘蟒站近一看,坑凼之下静静的平放着一道近一米的紫红色大铜块。虽然有些零散泥沙掩盖了部分,但他还是能从那上面隐约看出一些山行水势的图案,这明显是符箓格调。

    调和各种气场是符玄流的看家本事,而他们出手的符箓上基本都是外人根本看不懂的各类气场图案。

    气象万千诡秘难测,而这气场之中存在的气一般都不会是单一的一种气。

    想要达到各种效果就必须根据实际情况制符,故此这符箓之上也会针对性的勾勒出各种对应图案,而这符箓外人都称作鬼画符...除了绘制之人外哪怕是其他符玄同道来看,也只能看出个大概。

    “不错!”张廷浩点了点头,道:“这是当初与大师父一起仔细探究这地流风之后制作出的悬气符,以龙吸水的方式释放这地流风的气场混乱。”

    “龙吸水?”刘蟒闻言愣了一下。这方面的专业知识他明显就有些比不上张廷浩了。

    “你看看那里。”张廷浩微微一笑,指了指距离这坑凼只有两米多远的大立柱。

    “这是,盘龙柱?”刘蟒之前压根儿没注意到这里,方才晃眼一看还以为这是一面装饰墙呢。此刻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这是一根雕刻着龙纹图案的超大号柱子!瞧这规格,怕是起码得有两米多长宽!

    “不错!”张廷浩点头道:“感觉到这立柱上的气流了么?”

    “呃...”刘蟒仔细瞧了又瞧,还真没看出这跟墙似的立柱有什么不同。

    “咦?”张廷浩有些惊疑的问道:“你难道看不出来?”这面前立柱之上气流上行之势明显,张廷浩身为玄师自然深有感触,而对于气应该最为敏感的众家刘蟒竟好像视若无睹?

    “你额头上是什么东西?”还没等刘蟒答话,张廷浩有些好奇的上前两步想要去触碰刘蟒前额。

    “喔!那什么,些许血晦,稍等片刻自然会散去。”刘蟒反应过来连忙躲过了张廷浩的手讪笑道。

    “血晦?”

    “啥玩意儿?”

    张廷浩与乔阳同时目瞪口呆,都是内行,这血晦是个什么东西他们自然是知道的。不就是女人那几天的晦血么?同性相斥的原理下这东西能够避晦躲怨,对于他们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

    虽然血晦偶尔他们也会用到,不会觉得这东西本身有什么可惊奇的。可要是这玩意儿出现在刘蟒的额头上,那就有些玄幻了....分开这一会儿,他到底去干了啥?

    难不成...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他身旁的何子清身上。

    “嘿?看什么看,小心长针眼。”刘蟒白了他们一眼缓缓动了身子,把那早已羞得恨不能钻到那坑凼里的何子清挡在了身后。

    “说说这龙吸水吧,这一个小时内你可以把我当瞎子看。”刘蟒拍了拍额头想让那血晦气息尽快散去,这东西挡了他的玄眼...

    “咳咳,好。”张廷浩干咳一声开始跟他讲起这盘龙柱的始末。

    原先此处奠基之初气乱如毛撇开不提,从这张廷浩口中刘蟒了解到,这盘龙柱的提议竟然是出自父亲陈昌河之口。

    这里气场之乱源于这商场选址的核心,也正是刘蟒现在身处的位置。陈昌河提出,这地流风形成已久,要想短时间内完全破除这山势繁衍之气根本不可能,除非把那山峦给炸了,让它的断尾指向别处!

    撇开这些完全不可能做到的,想要在这地流风上建房那只能采取一个循序渐进的法子,关键就在于这‘泄’字上。

    所以,陈昌河让张廷浩将这盘旋在地流风之中的各种气流查验了个透彻,并绘制能将它们引向的符箓,制成了眼前这块超大号的铜制悬符!

    至于为什么用铜来制作符箓,原因无他,只因这泄地流风的气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如果用符纸那肯定是不行的,毕竟要埋到地下以防他人无意间破坏。而用铁材料什么的又怕腐蚀生锈坏了图案,所以才选了铜符!

    这里的气场因地流风的旋转而乱,那他们就反其道而行,在这地流风之中再生一乱!以这悬符为中心,将那些已经规律围着风核旋转的气往这符箓位置引!乱中生乱,欲让这地流风核心的势被生生打散。

    再说这龙吸水,此为天地异象,故此玄师们将抽气升空的法子都称之为龙吸水。

    既然铜符将这些纷乱之气都引了过来,那他们当然不会自找麻烦再在这里给自己埋个地雷。牵引过来的气需要释放,低了不行会重新被那地流风核心吸走,达不到效果。只能想办法往高处引!

    所以,立上这跟超大号的立柱为‘导管’是必须的。

    虽然更改设计很麻烦,但当时何先民在见识了他们的能耐之后已是心悦诚服,立马便叫设计单位按他的思路更改了施工图纸。由此,这根超大号艺术立柱便出现了。

    当然,光有立柱并不能发挥它该有的作用,张廷浩还以铜符符箓之中的图案为基础,绘制了这既美观又功效强大的龙形符箓,交代建设单位一定要在这立柱周身都打造上这一模一样的雕刻图案。

    本来这钢筋混泥土的大柱子就很影响美观,有这神来之笔的装饰掩盖他们自然是欣然接受。

    聚气与导气相辅相成之下,陈昌河更是告诉何先民,这商场一旦开业一定要大搞活动吸引人流,人有精气神,如果汇聚成流围着这立柱转可以对泄气产生无形的推动力量。

    以人潮为动力推动散出地流风,如此循环不息数年之后地流风自会消失于无形!

    “这法子简直就是玄学与科学的融合,大师父厉害啊!”乔阳听完之后,对刘蟒那死去老爸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然而刘蟒听完之后却是皱眉疑惑道:“铜符尚在,立柱也完好无损!那这问题出在哪里?”

    张廷浩闻言亦是摇头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