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小说 > 都市小说 > 都市渡恶师 > 章节目录 第二十章 疑似搅局
    先前自己在顶层望气的时候,只看到了那很是壮观的地流风,对于这泄气的盘龙柱却丝毫没有注意。

    原因莫过于两点,一是这盘龙柱现在泄气的速度小的可怜,让他在众气之中没有明显察觉到。

    这第二嘛,怕是这盘龙柱根本已经失效,近乎完全停止了导气运转!

    “咔嚓!”一声脆响,二人一惊连忙抬头。

    “呃,我什么也没干呐!”刘蟒抬眼正好看见乔阳那夯货正满脸涨红的站在那盘龙柱边上,手里抓着一把散碎东西不知是啥。

    “这!这是!!!”张廷浩上前一看之下震惊道:“怎么可能这样!”

    众人上前,只见乔阳手中抓着的正是一块那盘空柱上的龙形雕刻一部分,然则那原本应该坚硬的东西,此刻在他手里却像是沙硕一般脆散。

    “胖子,你用力砸上一拳试试。”刘蟒沉声道。

    “真的假的。”乔阳有些犹豫。

    “砸就是了!”刘蟒点了点头,道:“这四方都有承重墙,难不成你还以为就你那些本事能把这楼砸塌了不成?”

    “那成!”乔阳后退两步开始蓄势,片刻之后两只眼睛猛地一瞪,蹬腿扭腰全力出拳!

    “喝!!!”

    “嘭!”暴喝声起,一声略显沉闷的闷响随之响起!那几个工人一看之下一张张脸上全都写满了不可置信!

    但见乔阳整个壮硕的右臂,整个一个前臂直接深深的嵌入了那盘龙柱之中,莫说他人震惊,就连乔阳自己都是一脸懵逼的模样。这可是钢筋混泥土啊!自己啥时候有这么厉害了?难不成跟刘蟒睡了几个晚上真气飙升了?

    “不是工程质量的问题。”刘蟒示意乔阳撤手,抓了一把那空洞四周的细块看了看,道:“你看这些东西明显是混凝土,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混凝土竟被生生震散了一样。”

    张廷浩皱眉看着刘蟒掌中的东西也伸手上去捏了一下,果然,那原本应该坚硬如石的青灰色颗粒就连两根指头都能轻易碾碎。

    谁都知道这建房的混凝土固化之后的硬度是很强的,更莫说这并非是民用,而是用在商场的大立柱上的,其混凝土的强度标号只会更高。

    而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实际存在,与那墙面被酸性腐蚀之后的状态极其相似!不说是吹弹可破,至少对于乔阳这般力禅而言,这盘龙柱已然腐朽!

    “这不可能的。”张廷浩明显仍旧停留在震撼之中,他看着指尖徐徐散落的粉尘道:“当时浇筑的时候我还在这里,这盘龙柱一旦成型,就算是气场侵袭也断不可能将它摧残成这般模样!”

    他跟陈昌河当时已经考虑得极其细致,这气的引导谁也不敢说死!也正因为这样,张廷浩和陈昌河才把这立柱预计到了这般巨大。怕就怕常年承载气的流动会出现什么问题,而如今...这柱子根本就已经毁了。

    “这地流风的势气局当初有多大我不知道。”刘蟒看着张廷浩道:“但据我先前的望气所知,如今这地流风的大小已经快要蔓延到了前方那个公园的边界。”

    “什么?”张廷浩惊道:“当初大师父可是说只是触及公园啊!”

    “师兄见多识广,小弟有个疑问一直想问。”刘蟒扬眉问道:“诸如此类的势气局,是否会像是天阴下雨一般不可控制突然增强?”

    “绝对不会!”张廷浩肯定的摇了摇头,道:“势气的形成和蔓延是根据各种地形机缘巧合之下形成,其诞生所需的时间对我们来说是极其漫长的。你说的这种猜测不成立。”

    “喔?”刘蟒的神色有些凝重,半晌他幽幽道:“既如此,那莫不是有什么外力干涉?”

    “你的意思是?”张廷浩一愣。

    “怕是有同行盯上这地流风了....”刘蟒对这势气局类的东西不是很懂,但他相信一点,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事会无缘无故的!如果有,那就有鬼!

    “几位师傅,你们上班是白夜班倒班么?”刘蟒转过头看向了那几个仍旧目瞪口呆的工人问道。

    “不是的,白天上班。晚上的话我们都住宿舍,就留少数值班的人。”当中有一年近五十的男子回答道。

    “那请问,在三个多月前。也就是那玻璃幕墙第一次出事之前,你们有发现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么?”刘蟒继续问道。

    “这...”那工人思虑半晌后摇了摇头。

    “那个...”在他身边的另一人抬了抬手有些犹豫的说道:“有天半夜,我从宿舍出来上厕所的时候突然感觉地面震了一下,不过很快,估计就是那么两三秒的时间,不知道这算不算...”

    “喔?”刘蟒眉毛一抬,道:“这事儿是在那玻璃炸开之前发生的么?”

    “是。”那工人点了点头,道:“大概也就是前面几天的样子。”

    “谢谢了!”刘蟒冲他们拱了拱手,道:“还请麻烦你们把这坑填回去,今天实在是辛苦几位师傅了。”

    “好!”几人应了一声便扛着工具开始回填坑凼。

    “这就填回去了?”张廷浩有些不甘心,道:“那铜符我们还没有取出来仔细查验啊!”

    “不用了。”刘蟒摇了摇头,道:“师兄,你这龙吸水的泄气之法,十有八九怕是被人给破了!”

    “什么!”

    ...........

    董事长办公室内,刘蟒询问了何董事长与那方经理二人,希望了解最近尚龙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然而换来的都是一脸茫然。

    “我们做生意的都是脸面人,一般不会跟人正面交恶。”何先民摇了摇头,道:“可如果说是生意上有些摩擦的话,对于尚龙来说那就太多了,无法一一列举啊!”

    “了解。”刘蟒无奈的点了点头。既然没办法从事主这里知道点什么,那就只有自己硬查了。

    “这样子,我上趟山,在那上面把这整个地流风全面的看一下。你们留在下面等我电话,顺便以你的方式把这四周排查一遍。”刘蟒起身冲张廷浩二人安排道。

    “好,随时电话联系。”张廷浩点了点头。

    “那我呢?我干什么?”一直跟在刘蟒身边的何子清问道。

    “子清!有你什么事儿!”何先民皱眉佯怒道。

    “他是刘蟒呀!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刘蟒。”何子清倔强的嘟着嘴道:“我想跟他一起看看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儿嘛...”

    “我知道他是刘蟒!”何先民沉声道:“人家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你不要去乱添麻烦!”

    “我不!”何子清身子一闪直接到了刘蟒身后,道:“我就要去!”

    “你!”何先民气急。

    可被他们挡在中间的刘蟒这会儿却是小心肝儿一颤一颤的!啥玩意儿?这何先民难不成之前就知道自己的名字了?莫不是何子清跟他讲的?

    想到这儿,他看向何先民的眼神就有些变得躲闪了。原本自己是来做事的,你有求于我,那倒还能弥补这相互间因身份差距产生的悬殊。可一想起自己对人家闺女做出的那些事儿....

    “咳咳咳...这,何小姐,你看我上去是做事的,你跟着的确不太方面。”刘蟒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你害我被停职了,怎么,带我去看看弥补一下也不行?”何子清不干了,直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道:“我今天非去不可!”

    什么鬼?害你停职???刘蟒一脑门子的问号。

    你抓了个犯人回去,合着半毛钱功劳没有还停职了???那常涛知道事情始末,虽然自己说过不能去看那小野狼,可看他那样子也不至于不闻不问的,这不能够吧!

    “那上山,会有什么危险么?”何先民见女儿坚决,只能转脸冲刘蟒问道。

    “倒不至于...”刘蟒有点儿心虚的干笑道。

    “那就麻烦小刘师傅一下,带她去看看吧。”何先民笑了笑道:“见笑了,小女实在很是任性。”

    “不敢不敢...”刘蟒连忙拱手。

    “诶我说刘蟒,你怎么突然这态度就变得这么恭敬?”出了门,乔阳有些疑惑的看着刘蟒道。

    “关你屁事!”刘蟒恼火回怼。

    “靠!火气这么大干啥。”乔阳撇了撇嘴,随即碰了碰他肩膀小声道:“这仙气十足的女施主,啥时候认识的?”

    “关你屁事!”刘蟒压根儿不想理他,直接赏了他个后脑勺大步离去。当然,后面还跟着何子清这么个小尾巴。

    上山的路有些陡,何先民特地安排了一辆越野车供刘蟒代步。刘蟒不碰车,这司机的职位自然就落到了何子清身上。

    何子清对于给刘蟒当司机却是没有半丝不满,看起来还很是兴致勃勃的样子。

    刘蟒有些看不懂这女人,穿着警服时的那股子英气貌似这会儿直接消失了一样,在何先民面前的那种蛮不讲理与跟自己在一起时候的羞涩娇柔...到底哪一面才是她真实的样子?

    一路上刘蟒有意无意的问起了她嘴里说自己害她停职的事儿,可当何子清跟他说清楚之后,他简直怀疑这女人的智商到底是不是负数....

    原来当何子清把半死不活的常厉带回派出所之后,这要是随便换一个正常点儿的人都能稍作修饰,把这办成一桩漂漂亮亮的因伦理悲剧引发的噬母案。

    可这女人好神奇,非要把她看见的那些极不正常的画面写到报告里,谁说都不管用,为这事儿还跟领导扯着嗓子据理力争狠狠的吵了一架。

    本来何先民就不赞成她去做什么警察,女孩子家家的你老爸我给你挣这么多钱,你不好好花掉它非要跑出去整这些,不是不务正业是什么?故此,压根儿没后台的何子清就这么被整了个停薪留职...

    刘蟒听完目瞪口呆,这居然就是她口口声声嚷嚷着的自己害的?

    我严重怀疑就你这情商,被写进小说的话连前三章都活不过去...